第三百二十一章 蹊蹺
g,更新快,無彈窗,!

奈何,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被江一所用.

這些人分了江一給出的珠寶之後,紛紛出城,見城中終于空無一人了,江一左右環顧,看著這個自己頗為熟悉的地方,看著那江家大院,有些沉默,良久之後,江一突然開口.

"方宗,把這里……燒了吧……"

"燒了?"方宗一愣."再怎麼說,這也是你們江家駐地,燒了,這……"

"燒了吧,不能便宜了外人,遲早有一天,我還是要在這里,重建江家,讓江家,重新威震西北雪域……"

說著,江一晃動著手中的禦鬼鈴,那三百鬼仆與三千鬼獸,整整齊齊的立在城中.

"還有這些鬼獸和鬼仆,雖然好用,卻終究是邪靈,一起燒了吧,借用他們的力量,我終究是有些覺得自己與巫家人一樣殘忍暴戾……"

江一抬步就離開了,其余幾人相視一眼,終究是點了點頭,方宗突然揚起火焰,丟在了鬼獸與鬼仆的正中間,這鬼獸和鬼仆雖然尚有掙紮反抗,可在禦鬼鈴的操縱之下,卻還是立在原地一動未動,靜靜的等待著被這方宗的火焰,燒做焦炭……

幾人離開了,臨走之時,那漫天大火燒盡江家,在江家之側的靈家大驚,慌忙讓不少修仙者禦起靈力,抵抗著江家大火向靈家駐地之中蔓延.

火勢竄天,一直燒了七天七夜,這江家駐地才真的化作了雪地中的團團焦炭,靈家的人進入探查的時候,卻是什麼都沒發現……

誰也不知道江一回來過了,誰也不知道下令燒掉這江家駐地的人,正是江家二少爺,江一……

……

又過九天,依舊是荒蕪的冰原,有六道年輕的身影在那冰川之上鑿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大洞,看那雪魚上游,立刻便將其撈上來收入身旁的筐中.

"哈哈哈哈,江一,看來你要落後嘍,你看我這個,哎呦,臥槽!這麼滑!"

南宮無常還剛沒有興奮片刻,這半人長的雪魚,便在南宮無常懷中一個翻騰,重新跳入了那冰川之上鑿出的孔洞之中,冰涼的水濺了南宮無常一身,讓的南宮無常一個激靈之間,抖出一個又一個的哆嗦,一時間也是惹得周圍眾人一陣哈哈大笑.

"南宮,萬事那,要等敲定了再說,要不然,這打臉真的是啪啪啪的響啊,哈哈哈哈……"

面對無情的嘲笑,南宮無常頗為無奈,這段時間,或許真的算是比較開心的一段時間了,幾個月前,原本他們都已經准備各自回家族一趟了,江一突然登塔失敗,從云端跌落泥潭,緊接著,江一被帶走,為了尋找江一,他們走遍了小半個北方,好不容易找到了,又遇到了江一正要報仇,如今,一切都過去了,他們又可以在一起盡情的嬉鬧了,只是,有一件事情始終如同魚刺卡喉,讓眾人頗為難受,卻沒有一個人當先說出口.

終于,在這火堆隆起之後,那雪魚被處理乾淨,一一架上了烤架,原莉莉忍不住了,原莉莉先開口了……

"江一,之前聽聞你鬼眾的任務是尋找八種力量,有頭緒了麼?"

江一搖了搖頭,不過這件事仿佛並沒有影響江一的興致,江一依舊認認真真的刮著魚鱗,仿佛對這件事情毫不在意.

"那脫離鬼眾,需要先成為天階鬼眾,你知道這個東西,是怎麼晉升的麼?無論怎麼說,鬼眾終究是太過限制你的自由了,現在還好,西北雪域畢竟人煙稀少,說是在中州繁華地帶,一旦有神眾發現了你,那你就真的如同奴仆一般了啊……"

說到這里,江一突然頓住了.

"我一直有件事情很奇怪."見眾人紛紛側目,江一接著開口."除了霓裳,你們見過其他的神眾麼?"

眾人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卻還是搖了搖頭,幾人的身份都不算太簡單,他們都沒見過,就更別說什麼生活在鬼神大陸上的普通修仙者了,而江一接著開口道.

"當初,我似乎見過一個,不過,是在一所幽靈學院附近的城池拍賣場,且沒有見到真人,分不出真假,後來我想了想,就算是真的,應該也是幽靈學院和霓裳地位相仿的那種人,撇開這個不說,還有一個問題……當靈塵登上鬼神塔之後,你們見過靈塵麼?"

眾人又是一愣,又一次搖了搖頭,已經感覺到了似乎江一要說的事情是一件頗為不尋常的事情了,果不其然,江一開口了.

"當初,我娘在我進去幽靈學院之前,便不允許我攀登鬼神塔,我曾詢問過為什麼,我娘並沒有告訴我,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我娘知道一些什麼才對,只不過不太好說,另外,在我和靈塵去幽靈學院的時候,經過這一片三千里冰原,遭到了當時的一個勢力的追殺,我們兩人走失,我意外到了一個村落里,遇到了一位占卜大師,他也告訴我,不讓我攀登鬼神塔,可歸根到底,我還是不得不攀登,但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便有兩人這麼說,世人又少有能夠見到神眾者,你們不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麼?"

夜淚突然眯起了雙眼.

"你說到這里,我倒是突然想起來……"夜淚其實在沉思,似是在組織自己的言語,而眾人又已經將目光轉向了夜淚."當初我本意是要攀登鬼神塔的,畢竟我曾經也告訴過你們,這是我的夢想,哪怕我失敗了,也心甘情願,可鬼神塔攀登開始前的幾天,我爹找到我,無論如何也要阻止我,當初,他說了一句話,那時候我還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可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說什麼……"江一低語,眾人同樣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計,皆是要聽夜淚說出當初夜浮沉所說的話語.

只聽夜淚開口道.

"我爹說,鬼神塔,並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神眾,鬼眾,也並不是世人所謠傳的那樣真正的是一個高高在上,一個倍受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