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江家二少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使了個眼色,夜淚等人頓時閃動身影分開而立,將這劉氏和江海圍在了正中央,兩人有些絕望了.

是啊……若是換作自己抓到了敵人的首領,或許也絕對不會再選擇放他們離開了吧,江海認命了,卻還是有些希翼奇跡的誕生,哪怕僅僅只是讓他母親離開,劉氏,倒是有著和江海一樣的想法,無非她的想法,是想讓江海離開罷了.

"住手,你們都住手!有什麼事情沖我來,放開家主!"

這聲音冷不丁的傳來,讓江一等人和江海,劉氏皆是望去,只見那王涯捂著自己的左肩,那鮮血依舊順著王涯的指縫不斷的向下流淌,王涯此刻的面色,看上去頗為蒼白,那耷拉著的手掌,整有些無力的握著一柄已經斷裂的長劍.

"哦?"江一似乎是笑出了聲."沒想到,還有個忠心護主的人嘛,那……就算我把你們都殺死,誰又能奈我何那?"

一邊說著,江一已經抽出了一枚斷刀,這一次,倒並不是尖牙短匕,只是一枚普通的匕首而已,這江一,已經伸手像江海劃去,那王涯仿佛發瘋了一樣,驟然沖向江海的方向,在江一斷刀落在江海的胸口之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下了江一手中的短匕.

江一心中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這王涯真是要和自己一唱一和的來個苦肉計,而江海可並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樣一個意思,見自己的大管家這般忠心護主,又在自己快要垂死的時候挺身而出,頓時覺得,自己的眼光沒有錯,自己就是應該相信王涯會對自己忠心不二,可惜,他們都要死了,江海苦笑著,如果他們能活下去,他相信,只要自己有東山再起的一天,王涯絕對會是自己最忠實的左膀右臂.

"這是我第一次抓住你們."江一的聲音有些沙啞."我放你們離開,小爺一天只出一刀,既然你沒死,算你命不該絕,快滾!等小爺再一次抓到你,絕不會讓你安安穩穩的死去……"

至于真正的原因,江一又怎麼可能告訴這兩個人?而此刻,江海和劉氏突然瞪大了雙眼,原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卻突然有了轉機?

江一倒是讓開了道路,反倒是方宗有些猶豫.

"真的要讓他們走?"

"嗯,讓他們走!"

"可是……就算你有你的規矩,我們也可以代你出手吧……"

"能抓住他們一次,就能抓住第二次,這一次,我帶隊,便我說了算,下一次,他們必死無疑……"

"這……"

"行了,走吧."

短短的幾句對話,決定了江海和劉氏的生死,那種死里逃生,無與倫比的喜悅,讓劉氏和江海興奮的欲要暈厥!

那方宗恨恨的哼了一聲,又踹了江海一腳,方才跟著江一一同離去.

江一行走在最前方,心中暗自喃喃.

"爹,我答應你的,我做到了,下一次,就並非是我心狠手辣了,他要治我于死地,又算計你和母親,我絕不會輕易的饒了他,我一定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江一又轉頭看了一眼,那江海和劉氏相互攙扶,一邊拽著看起來仿佛是奄奄一息的王涯,似乎生怕江一他們再反悔了一樣,匆匆忙忙的離去……

唯有江一看到了,那王涯悄無聲息的轉了下頭,與江一露出了些許成功的笑意,繼而收斂,便跟著江海和劉氏消失在江一等人的視線里.

等江一重新回到江家駐地的時候,那鬼獸群正熙熙攘攘的在城中爬行,修仙者,基本上盡皆身死,江一的目的也達到了,將那城中百姓聚攏在了一起,剩下的,不足兩千人而已.

這些人,原本生活在大陸的最底層,可正是因為他們的弱小,讓他們有了這一次活下來的契機.

這些人依舊滿心恐慌,他們不知道江一要做什麼,他們怕他們的結局和江家駐地之中的修仙者一樣.

看著這些顫顫巍巍的人群,江一突然拉下了自己寬大的帽子,還有那臉上的的蒙面巾.

這些人看到是江一之後,皆是一愣,繼而有人開口.

"這是,二少爺……"

"怎麼會是二少爺,我明白了,江海兵變,二少爺被迫成為鬼眾,現在,二少爺回來報仇了!"

"一定是二少爺,不會假的,如果不是二少爺,我相信整個大陸上也絕不會有人會憐憫我們的命,也絕不會有人顧及我們的生死!"

"二少爺萬歲!"

……

一人說開,其余人紛紛接下了言語,原本這里仿佛修羅場一般,現在看上去,似乎又變得歡天喜地,這不得不說,江一還真的有他自己獨特的魅力.

江一笑笑,制止了眾人的言語.

"拜托大家,答應我一件事情……"

"二少爺請說,只要我們能做的到!"

"不要將我在西北雪域的事情說出去,從此隱姓埋名,不要再提起今天的事情,就算有人找到了你們去詢問,也只說,是巫家的人……"

"二少爺放心,這一點,我們一定守口如瓶!"

一旁的夜淚倒是有些皺眉,這些人終究是活口,有活口就不可能建立起不透風的牆,他低語在江一的耳邊,告訴江一不如殺了他們滅掉後患,卻被江一搖頭拒絕了下去.

江一不認為自己是個仁慈的人,卻也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是有必要的犧牲,什麼不是……

若是江一怕的話,根本就不會露出自己真正的面孔在眾人的眼前.

江一揮手之間,一座小山一般的金銀珠寶堆積在了這兩千人的面前.

"這些錢,你們分下去,然後立刻出城,從此,再也不要回江家,當然,如果有一天,我江家重建,家主是我或者我父親的話,也同樣歡迎你們,歸來……"

那兩千人看著小山般的金銀珠寶,並沒有第一時間就去劃分,反倒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彌漫在心間,看著江一有些落寞的身影,那依舊燦爛的笑容,讓他們都有種想要幫江一沖鋒陷陣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