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激化
g,更新快,無彈窗,!

"拋開那些鬼獸和鬼仆,你……什麼都不是!"

"沒錯啊."江一攤了攤手,對于這樣的言語仿佛毫不在意."可就算如此,你又能拿我怎樣?過不了我這三千鬼獸一關,就算如你所說,我什麼都不是,你也不可能傷我分毫!"

江一倒是面不紅心不跳,反正就這麼仰著被遮住的臉顯得頗為高傲,他也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動手,殺!

那紅衣老者顯然還想要拖延時間,可江一看上去已經不想再給他們這個時間了,臨動手之前,江一又是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上吧,寶貝兒們,江海給我的江天命竟然又被人救走了,呵呵,必然就是那亂荒閣之人,殺光城內的修仙者,未有靈力者不殺,攻擊修仙者之人,免死……"

說完前半句,那紅衣老者的目光變了,因為,他竟然聽到了江海通敵,聽到後半句的時候,那些城中慌亂的居民突然又燃起了生的欲望,因為下方這些"巫家"的人說,沒有靈力的,還有攻擊修仙者的人,可以不死……

江一並非殘忍之輩,卻是知道要不得牆頭草,雖然這些人大多依舊是江家舊部,可在江天命被關押之後的狀態來看,那些所謂的舊部,或許也是沒有了留下的必要,至于沒有靈力的人,一來對他們造不成什麼威脅,二來又都是普通人,也沒有屠殺的必要.

那城牆之上,原本應該是相互幫扶共抗外敵的,可那紅衣老者卻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江海……

"你,通敵?!"

"不,不是的,朱佬,你要相信我啊,他胡說八道!"

正在這是,又有一人影跑了過來,又是亂荒閣之人,慌亂之中,那人開口道.

"朱佬,江天命沒了,守衛的兵士全部死亡……"

這倒真的是讓江一心中大呼連天都幫助自己了,那朱佬可不輪什麼何人所殺,也不論之前那人是被誰救走,反正事實就是……

巫家剛說人唄江海給了巫家,接著就接到了人失蹤的消息,若說只是巧合?這朱佬可不相信.

"很好,很好!"

這朱佬呀牙切齒的開口,見那鬼獸已經攀爬到了城牆的一半部位,更有密密麻麻的鬼獸群,已經欲要推開城牆的大門,這朱佬開口喝道!

"亂荒閣聽令!且戰且退,放棄江家!"

這一聲,同樣也嚇了江一一大跳,原本只是以為會激發出來一點兒矛盾,可現在看上去,似乎並不是一點兒矛盾這麼簡單了啊,難不成,自己的父親,還有什麼大用?

江一也只是這般想,便真的見亂荒閣的朱佬帶著數人開始跳入內牆,似是真的要撤退.

江海愣住了,心中只有兩個字.

完了……

江家的靠山沒有了,亂荒閣放棄了江家,以後就算自己江家在這次戰斗里,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他們也絕對再受不了亂荒閣的打壓,而巫家,現在看上去根本就不想與江家為友,讓狂的整個西北雪域都看慣而原本又不敢動的江家立在了一個很尷尬的局面上.

說起來,或許也算是自作自受吧,江海這般想著,若不是把江一逼得退無可退,或許僅僅是江一的威名,依舊可以震懾整個西北!

江海想要像靈家求援,卻也知道靈家恐怕絕不會幫自己,以靈塵和江一的關系,靈塵恐怕早就看出了什麼不尋常,而靈塵在靈家又已經被奉為神明,靈塵只要開口了,就算他們和江家關系再好,只要靈塵說不救,那麼,就算江家滅族,靈家也絕不會幫扶一絲一毫……

那鬼獸群到了,那鬼仆也是爬上了城牆,宛如地獄之中爬出來的惡鬼,但凡反抗者,必然遭到他們的啃食,看的城中不少人也是嚇破了膽,奈何卻又根本不敢多言.

小孩停止了抽泣,婦女瑟瑟發抖,老人蜷縮在地……

那精壯的修仙者,但凡與江家護衛軍動手的,方才逃過了鬼獸和鬼仆的襲擊.

城門破了,江一等人毫不猶豫的踏入城中,那城牆之上的江海原本正在左右拼殺,見鬼獸越來越多,又有越來越多的人似乎想要抓住他去找江一等人邀功,江海突然跳入內牆,頭也不回的向江家大院沖去……

一路之上,江海不斷的將那鬼獸和"圖謀不軌"的修仙者砍向一旁,自己更是變得傷痕累累,卻還是一瘸一拐的奔向自己想要去的方向.

……

走在寬敞的大陸上,江一左顧右盼,目光所向,皆是驚慌失措的目光,江一有些猶豫,可隨即又將這猶豫拋諸腦後,自己想要挑動西北雪域大變革,想要在以後更好的保護自己家人的安危,那就必須做這些事情,哪怕世人說自己喪盡天良……

江家大院,江海跌跌撞撞的跑了進去,這里,但還沒有鬼獸涉足,可一前一後的,江一等人很快就到了江家大院的門前,看江海進去之後,幾人相視一眼,繼續抬步,一樣進入了江家大院……

剛一進去,便聽到江海撕心裂肺一般的呼喊!

"娘!你在哪?娘!快出來啊!"

江一眉頭輕佻,說著聲音的方向尋去,見江海正在焦急的呼喚,而江海的母親劉氏,此刻也正從那屋中走出,面露慌亂,原本以為只有自己的兒子,卻是冷不丁的看到,自己的兒子身後,竟然還有幾道身影,正不緊不慢的跟了上來,劉氏一聲驚呼,江海驟然轉頭,亦是看到了江一等人的到來.

原本,江海在慌亂之中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後方,現在突然看到了身後的這些人,江海連連後退,已經有了些許兵敗之後的頹廢模樣.

那劉氏慌忙跑上來擋在江海的身前.

"你們要殺殺我,讓海兒離開!"

江海驟然抬頭,眸中光芒閃亮.

"不!不!要殺殺我!讓我娘走!一起都是我做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娘什麼也不知道,放我娘走,我任由你們……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