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撥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是什麼東西,靈獸軍團?"

"不對,咱們西北雪域的靈獸,似乎沒有這樣顏色的吧,那里面,似乎還有人?"

"是什麼?那是什麼!我好像聽到他們在磨牙……"

但凡看到的人,一時間都是有些毛骨悚然,可真正認出來的,卻並不是非常多,畢竟鬼獸這種東西當初被整個鬼神大陸所排斥,有很多普通人根本就未曾見過這種東西.

隨著人們聲音的越來越多,也終于引起了江家之人的注意,不少有些見識的人紛紛登上了江家駐地的城牆,卻在看到這靠的越來越近的黑色蹤影之後紛紛白了面色.

"鬼獸!是鬼獸!"

"怎麼辦?這麼多鬼獸圍城,我……我還不想死啊!"

"要不然,咱們逃吧,城中還有這麼多人,應該足夠鬼獸吃飽了才對,吃掉了他們,也省的他們再找我們的麻煩啊……"

一聽到江家之人這麼說,一瞬間,便引起了城中人的恐慌,修仙者都這麼懼怕的東西,讓他們那些普通人又怎麼承受的住啊……

城內噪亂起來,江海也終于匆匆的趕到了城牆之上,見那帶隊之人,竟然看上去有些熟悉,似乎正是不久之前從自己這里離開的那個巫家之人,江海頓時有些氣急敗壞了,可他能怎樣?他又怎麼敢大喊大叫說什麼巫家之人不講信義?這樣一來,不也同樣的就等于是暴露了自己?

江海都想要罵娘了,卻見江一他們突然停了下來,那鬼獸亦是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了他的身旁.

"你們巫家什麼意思,我江家,可從來都沒有如何過你們巫家!"

江海當先開口,欲要占一個上風,奈何江一根本就不在意江海的言語,反倒是嘿嘿一笑,抿唇說道.

"讓這里管事的人上來,你……滾!"

這話,聽得倒是有點意思了,江海名義上已經是江家的家主了,可江一顯然還根本沒將他看在眼中.

江海面色一會兒變的鐵青,一會兒又變得有些發白,一半是氣的,一半是羞的.

"我是江家家主,這里的管事者就是我,巫家,不要以為你們真的可以不顧忌各方勢力的聯手攻擊,真的打起來,我江家也不見得懼你!"

江一仿佛頗有興致的調笑江海.

"據我所知,你聯合亂荒閣抓走江一的母親,逼江一鬼神塔攀登失敗,又關押江一的父親,才兵變成功,現在,這江家真正的管事者,是亂荒閣的人吧,而你……最多也就算是一個傀儡罷了……"

江一之所以這麼說,也是想以不屬于自己的身份,來還原一個屬于自己的真相,告訴江家駐地中的那些人,他們的二公子並非真正失敗,告訴江家駐地中的那些人,他們現在的家主,之所以登上高位,無非是因為陰謀詭計,也告訴江家駐地之中的人,現在的江家,早就不屬于真正的江家……

而這些事,顯然是很多人並不知道的事情,當他們張目結舌的姿態出現之後,不少人對江海的尊敬已經跌落谷底,雖然知道這江家有兵變發生,可江海的謊言一直都很圓滿,讓不少人都是並沒有太過在意于過去的事情,雖然現任家主有些失民心,可還沒有到那種眾叛親離的地步,可現在這樣一說,這城中眾人開始吵吵嚷嚷起來,甚至這種時候的言語,已經壓過了對鬼獸的恐懼.

畢竟江一曾經被封做戰神,被稱為西北雪域的驕傲,更是在還未回歸幽靈學院的時候,盡收民心,如今突然戰火連連,讓眾人一時間也是想起了江一,想起當初快要被滅城的時候江一從天而降解救江家水火之中,卻被江海和外人聯手陷害?這倒是讓此刻的江家,一時間內憂外患起來.

若是城內民心不其,修仙者各有心事,城外再舉兵來攻的話,這江家駐地還真的就不夠這些鬼獸的啃食和攻擊……

城牆之上,突又飄過一道身影,這身影滿身紅裝,白發童顏,江一並不認識,不過看其胸口之處的刺繡,也是可以認出此人的來路,正是亂荒閣……

以前在江家駐地的時候,江一也見到過幾個亂荒閣的人,只不過,這個滿身紅衣的老者,倒是第一次見,原本,江一還在琢磨著如果是那個之前聯系過自己的亂荒閣的深不可測的那個高手的話,還不打算太過靠前而讓這些鬼獸進行攻擊的,可現在來看的話,似乎就算自己隨著出手,也並不是不行.

城牆之上,那王涯一樣是有些慌亂的跑了上來,看到江一的時候,突然松了口氣,卻又沒有太過表現出來,這王涯裝的很像,仿佛真的很恐慌的到了江海的身旁,一邊恭恭敬敬的說些什麼,幾句交談之後,便恭恭敬敬的立在江海的身後.

而那城牆之上的紅衣老者終于開口了……

"哼!巫家,真的以為自己無敵了不成?"

江一心中暗笑,口中卻是說道.

"無敵但是不敢當,只是,我只知道前段時間哪怕是你亂荒閣,也一樣在我們巫家吃了敗仗,聞名天下的雙玄二老現在尚在我們的牢獄之中,你們亂荒閣,又那什麼跟我們狂?"

江一這些話說罷,便已經等于是在江家和亂荒閣的共同見證下,徹底將西北雪域的大格局全部攪亂,矛盾更是完全激化!

可以說,只要江一不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那麼,江家再也不會選擇和巫家有信息上的往來,反而會刀劍相向,亂荒閣也會繼續加兵,攻擊巫家,這場戰斗,看上去似乎是三個勢力得糾紛,可仔細去算的時候,江家已經被排除在外,江家的存在,無非是變成了一個交通樞紐罷了,真正的斗爭,還是要看亂荒閣和巫家……

亂荒閣調兵不易,很有可能會在這西北雪域巫家也折損頗多,這算上去,倒是合了江一的意……

繞是看著下方三千鬼獸,這紅衣老者自知不敵,也是有些惱羞成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