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栽贓嫁禍,開始……
g,更新快,無彈窗,!

"先別說了,爹,有人來了!"

語罷,江一根本就不曾有絲毫猶豫的拉著江天命向這通道的盡頭奔去,江天命亦是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的出聲引動了什麼人而讓江一也受到牽連.

可事實上,真的有人來麼?

並沒有!

江一已經聽出了江天命的意思,說白了,江天命此刻已經萌生死志,如果江一再聽下去,江天命弄不好真的會自殺身死,江一這樣做,還是要激發江天命生的欲望.

終于,按照江海所說的路線,江一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江一探出神識,確定外面並無危險,偏偏的將上方積雪推開,向四方看去,很快,江一便確定了方向,帶著江天命與夜淚等人彙合.

路途之上,江一開口了.

"爹,我千辛萬苦把你救出來,你就好好的活下去,我現在雖為鬼眾,可我同樣有脫離鬼眾身份的契機,遲早有一天,你的兒子會再一次名揚鬼神大陸,我江家必將重建,介時,家主依舊是你……"

"小一……"

江天命欲要說什麼,江一搖頭攔下.

"爹,想想我娘,還有小玥兒,等我忙完了西北雪域這邊的事情,我便登門亂荒閣討回母親,讓你和小玥兒與我母親彙合,不過,你萬萬不要再有什麼自責,我之所以成為鬼眾,是天意,而我欲要修仙,仙,便是逆天而行,只要我能脫離鬼眾,我必封仙!"

江天命沉默了,看著江一斗志滿滿,心中那抹死志,悄然退去.

江一很快找到了夜淚等人,又發出信號招來了皓月,嬋娟,與眾人道.

"諸位,麻煩你們了,帶著我父親,還有皓月,嬋娟,彙合小玥兒,如果能讓他們進入青天府,就讓他們住在青天府之中,一切代價,我都可以承受!如果……如果不行,那就要麻煩你了,夜淚,幫我把他們安置在幽靈學院,讓他們足夠的安全……"

"那你那?你不回去?"

異口同聲一般,所有人都問出了同樣的話語,江一定了定眼神.

"我……恐怕還回不去,且不說我現在身為鬼眾,尚有任務在身,不得不執行……"江一苦笑,自知若是自己不從命令,恐怕腦海之中那黑色的雷電,可不會憐惜自己,江一繼而搖頭."另外,這里的殘局,我還要收拾,虐待我父親這件事情,我絕不會饒過江海!"

一邊說著,江一晃起了手中禦鬼鈴,那三千鬼獸,三百鬼仆密密麻麻的從周圍的雪層深出爬出,一瞬間,便包繞了江一等人的所立之地!

夜淚一聲驚呼,無光短匕甩手抽出,眾人刹那間便做好了戰斗的姿態,背靠背而立,卻依舊是冷汗直流,心驚膽戰!

江一伸手攔了一下.

"不要攻擊,這些鬼獸和鬼仆,暫時聽我調度!"

一邊說著,江一又一次晃動了禦鬼鈴,那三千鬼獸和三百鬼仆工工整整的立在雪地之旁,皆是看向江家駐地,只要江一再一驅動,必將向江家開動,繼而攻擊……

"你……江一,你怎麼弄到的……"

江一晃了晃禦鬼鈴.

"去了趟巫家,托幾個亂荒閣傻子的福,弄到了這些,我准備,栽贓嫁禍,徹底挑亂西北雪域各方勢力的關系……"

"我跟你一起!"

夜淚可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有這樣的熱鬧,他可不舍得回幽靈學院去,有了第一個,便有第二個,第三個,江一一時無奈,最後也是抽簽決定了讓玲瓏送江天命去青天府……

玲瓏的嘴巴,都快要撅上天了,卻還是應下,說起來,眾人之中當真是玲瓏最合適了,她的出身,同樣在青天府,再加上和神女的關系,把江天命塞進青天府,說起來應該不算什麼大難題,而兩只黑豹也被玲瓏一同托運了回去,這倒是讓玲瓏嚷嚷了好久,說什麼有損巨龍的威嚴,惹得大家一陣大笑,可在皓月,嬋娟的撒嬌之下,玲瓏還是將他們托上了天……

臨走之時,江天命拉著江一走到一邊.

"小一,答應我一件事情……"

見江天命面色嚴肅,江一收起之前的嬉笑,點頭道.

"爹,你說."

"如果抓到江海和劉氏,放他們一馬……"

江一突然皺起眉頭,要知道,江一已經動了殺心,若不是為了殺他們,自己又何必大張旗鼓的調動這麼多鬼獸,鬼仆攻擊江家?

見江一的模樣,江天命也是知道是什麼意思,又是加了一句.

"只放他們一次,如果他們再被你抓住,那……我就不管了!"

"好!"這一次,江一應下了,卻也同樣抿了抿雙唇,看著江天命道."不過,爹,你也答應我,萬不可再有輕生,在青天府之內好好的活著,等我有朝一日掙脫鬼眾束縛,我必血現在的恥辱,讓江家,威震鬼神大陸!"

江天命笑笑,點頭應下,江天命知道,自己這個二兒子有這樣的潛力,只要他說了,他就一定可以做到!

江天命離去了,江一心中的大石也落下了些許,現在,自己最親的人,都已經不在江家了,哪怕江家如同飄絮在風中隨意飄散,江一也不再操心了,當初自己還沒有攀登鬼神塔的時候,也曾想過帶著江天命和江小玥一同離開,那倒是少了不少的麻煩,奈何亂荒閣從中阻撓,只好多費點事,來救一趟人,順便亂一亂本就混亂無比的西北格局……

"好了,他們都離開了,咱們……出發!"

江一一聲低吟,素衣,夜淚,方宗,原莉莉,南宮無常五人皆是點頭,換上黑衣蒙面,帶著三千鬼獸軍團,向江家駐地開進……

好久都沒有這樣兄弟在側的感覺了,江一沒來由的有一種舒暢的感覺,好像有這些人在,自己就什麼都不怕了一般.

越來越近了,黑壓壓的一片終究是引起了江家駐地之內的人的注意,慌亂之間,對著這一片移動的黑影指指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