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離去
g,更新快,無彈窗,!

"海兒,你……真的變了,爹不想傷害你,也不想傷害小一,同樣不想看你們兩個人打的你死我活,所以,不要怪為父不幫你威脅小一……"

一邊說著,江天命突然抽出一根藏于鞋底的尖刺,就欲要刺在自己的喉嚨里,江一嚇了一大跳,慌忙伸手一甩,一枚短匕打落了那尖刺,緊接著,短匕被江一重新收回袖中,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江海並未看見江一甩出去的是什麼東西,便見江一又收了回去,可江天命卻是看的清清楚楚,因為那柄短匕,是曾經他送給江一的武器……

那個用四翼風蛇皇的獠牙做成的短匕,尖牙……

江海亦是一聲驚呼,惱羞成怒之間,已經開始訓斥江天命.

"你……你想害死我麼?你想害我江家從此完全覆滅不成!"

可江天命卻是愣愣的看了一眼江一,見那寬大的帽子之下,那僅僅可以看到的下巴輕輕搖晃了幾下,江天命已經知道,這個所謂的巫家黑衣人,正是江一……

江天命不敢多說什麼,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他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是在江家駐地的腹地,而且,這江家駐地之中,似乎還有亂荒閣的高手駐紮,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致江一與死地……

江天命繼而低下了頭,那江海毫不猶豫的上前,一把抓起江天命得衣領,似乎因為之前被江天命的恐嚇此刻欲要動手好好教訓教訓江天命,卻被江一攔下.

"江家主,你動他一分,我,屠你滿門……"

雖然這滿門之中,也包括自己,可這江一的話,一樣是怒極,他又暫時的不能過分動手,只能冷冷的開口,威懾江海不敢輕易地毆打江天命.

江海依舊在懼怕自己的事情敗露,一旦敗露了,對于江海來說,真的是與屠滿門無異,江海停住了,而江一上前,一把從江海手中奪過江天命,淡淡開口.

"告訴我一條絕對安全的出路!"

江海此刻恨不得趕緊送這個大瘟神離開,當初,他本欲要殺掉江天命,可亂荒閣的人不知為何,不讓其將江天命斬殺,江海又考慮在人言可畏,若是落個不忠不義的罵名,哪怕自己統治了江家,難免也會有人揭竿而起,自此,江海算是留下了江天命一條性命,此刻,江天命被這所謂的巫家之人帶走,江海倒是沒有一絲的想要挽回或是懊惱之意.

反正自己用不上,反正亂荒閣的人這麼久了,看上去似乎也並不打算用江天命做什麼,等亂荒閣發現了,就算怪罪下來,一切推倒巫家就是了,只要做的像一點,弄些"證人",讓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去死,那就沒有一點兒的問題,就算亂荒閣去查,那自己也沒說謊啊,江天命真的在巫家駐地……

江海反手甩出一張地形圖,與江一道.

"從你來的地方,回闌珊亭,再從闌珊亭假山背後,左行三丈,還有一個通道,其內有數個分支,左三可以出去!"

江一還真的不知道這江家什麼時候修建了這麼多密道,看江天命的表情,似乎江天命一樣的並不知道自家駐地的這些變化,不過江一點了點頭,便輕語道.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如果你騙我,相信我,我絕對可以讓你後悔……"

語罷,江一還不忘晃了晃夾在自己中指和食指之間那個看上去有些陳舊的鈴鐺.

江海面色鐵青,恨恨的道.

"快走,剩下的,我來處理,記住你的話,永遠不要說,我和你們巫家認識……"

"呵呵,放心……"

江一淡淡一笑,拉著江天命便向外飛掠而去,江海鐵著面色出門,將那門前的守衛盡皆叫入房中,一一毒殺,做出了許多看上去就像是截人被殺的場景,悄然離去.

闌珊亭,江一帶著江天命又回到了這里,那劉氏尚在闌珊亭中未離開,見江天命蓬頭垢面的出來了,劉氏想要說點什麼,抬步上前,剛要拉住江天命,迎來的便是江一的怒吼.

"滾!"

這一聲,帶著冷戾的殺意,讓那劉氏抬起的胳膊突然頓住,那臉上的表情驟然凝固,江天命悄悄的拉了一把江一,江一確實沒有絲毫態度的轉變.

"如果你不想你兒子跟你一起死,就馬上消失在我的視線里!"

劉氏一時間進退兩難,卻見江一冷冷一哼,已經拉著江天命離去,而事實上,是江天命暗中推著江一,離開了此地……

江一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印象之中,自己的父親一直都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可自從這件事情之後,仿佛就變成了老好人一樣,誰都不願傷害,無論自己如何,也都不願意怪罪他人.

那闌珊亭的假山後面,江一和江天命跳了下去,終于,江天命終于敢開口了.

"小一?"江天命先是有些詢問的言語,接下來好像就確定了一般."沒錯,你絕對是小一!"

江一探開神識,規避著一切有可能發生的危險,便摘下了自己寬大的帽子,那一張看上去有些蒼老之態,卻輪廓格外清晰的臉,出現在了江天命的眼前.

"爹,出去之後,我讓人送你去青天府,到時候……無論如何,你都不要回西北雪域,如果……我……我現在的身份有點特殊,如果青天府不接納你,你就跟著我的伙伴,他們自然會尋地方安置你,讓你絕對安全!"

看著江一認真的面孔,江天命又一次老淚縱橫.

"小一,是我們拖累了你,聽那江家護衛在門外說的多了,我全都知道了……如果不是你母親被江海和亂荒閣的人聯手劫走,你根本就不會攀登鬼神塔失敗,如果不是我被截,你也不會處處受制,還要冒險來救我,我早就想一死了之,可是我覺得我欠你一個交代,所以,我沒死,現在,一切都說清了,我實在不想再拖累與你,小一,爹對不起你,爹不想……"

說到這里,江一突然皺眉出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