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又見江天命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的母親,在亂荒閣,我給不出,他父親,我可以帶你去看看,不過,你必須發誓,此番事了,永遠不要來找我,就當我從來沒跟你們巫家的人認識過!"

"好!"江一答應的毫不猶豫!"只要帶走了江一的父親,我巫家從此和江家再無牽扯,瓜葛,若違此誓,地滅天誅我巫家……"

這樣的誓言,江一發起來根本就沒有一點兒的壓力,反正自己不是巫家的人,天誅地滅就滅唄,反正自己發誓對准的目標又不是自己.

劉氏拉了江海一把.

"海兒,他……畢竟是你父親,你……"

江海拉下了劉氏的手.

"娘,他有把我當做長子對待麼?你知道西北雪域是怎麼謠傳的麼?曾經,整個西北雪域都說,我不如江一,就算江家新家主登基,也是江一而並不是我,而父親那,他從來都是默認這件事情,甚至在江一回歸家族之後罰我們而籠絡江一,這其中到底是什麼意思,娘你還看不出來麼?!"

江海喘息了幾聲,繼續開口.

"如果江一想要奪位,那我根本爭不過他,如果江一真的成功了,你口中所謂的我的父親,會不會因為保護我們而呵斥江一?現在是江一攀登鬼神塔失敗了,成了鬼眾,若是他未攀登,若是沒有近來的事情,他遲早登上家主大位,因為他是幽靈學院的高材生,是青天府的准女婿,是西北雪域的第一天才,是江家的驕傲,而我那?我……在江家很多人眼中,屁都不是,現在,我成功了,我成為了江家家主,為了保護你我,為了鞏固我的權利,我必須要有取舍,放棄這個父親,因為,他無論曾經,還是現在,都不會太過幫扶我,而我,最起碼也好吃好喝的養了他這麼久,現在,為了江家,他……也該奉獻自己最後的余熱了……"

劉氏沉默了,江海說的沒錯,想要保全他們兩人,那必須就要有取舍,而取舍的來源,便來自江天命,只要放棄了江天命,就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可誰又想得到,這看起來是巫家之人的黑袍人,竟然正是江一那?

江一寬大的袖子之下,已經握緊了雙拳,原本想要救出自己的父親就算了,現在聽這江海的言語之後,突然下定決心,哪怕毀掉江家,也要江海付出代價……

江一已經想要催動禦鬼鈴了,可猶豫了一下,江一頓住了,為了自己父親的安全,因為自己父親所在的門外,必然會有江家之人守護,上一次還好,有王涯帶領,雖然有些插曲,卻也還算順利的見到了江天命,這一次,畢竟還有很遠的距離,江一也不知道江海和那里的人是不是能建立什麼通訊,若是可以,或許會威脅到自己父親的安危,而江一,也是不想暴露自己,這樣,才能完美的嫁禍在巫家,順便也讓亂荒閣體驗一下巫家"囂張"的氣焰,繼續對巫家進行打壓,反正對江一來說,兩方死的越多越好.

江一暫時忍了下來,可口中依舊是頗為刻薄.

"江家主倒真像是成大事之人啊,可惜,難免會落上禽獸不如的罵名……"

江海沉著面色,言語自牙縫中吐出.

"若不是你們逼迫,我大可以安安穩穩的安排好一切,若說禽獸不如,呵呵,你們巫家的反複無常,才讓我另眼相看!"

"呵……"

江一不再說話了,他在等,在等救到自己的父親,然後,再做攻擊的打算.

江海冷冷一哼,與劉氏說了一聲,便帶著江一仿若做賊一般的從這闌珊亭後門走出,七拐八拐之間,下了一個密道,不多時,便到了關押江天命所在的庭院.

江海拍打著身上的泥土,見江一一竄而出,與那周圍的幾個護衛揮了揮手,那幾個護衛便各自退下,江海開口.

"走吧,就在里面,不過,如果你怕的話,大可不進來……"

江一知道,自己的父親就是在這里,至于江海這般說,無非是因為江海以為自己不知道,而害怕于把自己領到了一個機關險地,能這樣說出口的話,或多或少的,都有鄙夷,江海想要奪回一籌面子,奈何江一看上去似乎根本就不怎麼想理會自己.

"廢話真多,你要怕,就自己滾蛋,我只要你帶到地方就可以!"

江海真的很想動手,又怕自己一擊殺不了面前這個巫家的使者,江海壓制好自己的怒意,恨恨的推開房門,將江一引了進去.

破爛的床榻,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木桌上已經有些發餿了的飯菜,還有一根已經燃盡了的紅燭留下的最後痕跡.

江一越看越氣.

"呵呵,江家主,再怎麼說,這也是你生父,那怕你奪得大位,你依舊能用他鉗制江一,他對你已經沒有了威脅,你何必再這樣折磨他……"

江海看上去頗為不屑.

"自古兵變,皆是嗜父殺君,我未曾殺他,已經盡了孝道,再說了,我也每天供應吃喝,他不吃,那我也不能總是浪費我城中本就不多的食物,現在戰.亂在即,我總不能依舊每日浪費好的食物而養他吧……"

江一冷笑,卻不言語,想到自己上一次見到自己父親的時候,自己父親的言語,如果江海敗了,不要殺江海,可江海,又是怎麼對待自己父親的?這些帳,江一已經一一記下,只要帶走自己的父親,只要自己的父親安全了,自己,絕對不會放過江海……

而江海說完之前的那些之後,轉頭看向江天命.

"哼,沒想到你還挺值錢,跟他走吧,去把你寶貝兒子江一,換到巫家去……"

江天命這才抬頭,始終勾著笑意,哪怕江海說的傷透了他的心,可江天命還是未曾消減半點的笑意,可提到換江一的時候,江天命的笑容有些凝固,他見過自己的二兒子,卻也知道自己二兒子登塔失敗成為鬼眾,如今,又要用自己做籌碼,江天命一時間有了尋死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