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了不起魚死網破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把玩著茶杯.

"沒事,我知道你能解決,再說了,亂荒閣已經盯上我們了,我們自然要拖一個下水,省的有些人在背後給我們使絆子,那……我們巫家可承受不起."

"你……"江海怒極,看江一的模樣,似乎就是要破罐子破摔似的,反正事情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那麼,了不起大家魚死網破而已,這倒是讓江海處到了一個頗為難受的境地,江海原意是要將兩家都交好,無論那方贏,自己都有退路,雖然並不認為巫家會勝,可偶然之間,似是無意一樣,巫家暴露了自己家族之中鬼獸,鬼仆的數量和實力,讓江海不得不為自己的以後著想,可那曾想到,只是友誼性的示好和給了巫家一些消息,竟然給自己找了這麼多的麻煩.

"我?我怎樣?江海,江家主,傳聞江一重新出現在了西北雪域,你這個位子,坐得穩麼?"

江海驟然瞪大了雙眼,卻還是有些倔強的咬牙.

"坐不坐得穩,用不著你們操心."

"哈哈哈哈……"江一又是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插手此事,今天,我只是有些事情想和江海家主,嘮叨嘮叨……"

"快說,說完快走!"

江海有些迫不及待,一旁的劉氏同樣有些心驚肉跳,畢竟自己兒子走的這些棋,實在是太險了,險到自己都有些夜夜睡不著覺.

"這位,是江家主的母親吧,聽聞江家主的母親現在也是統治了江家政權,倒也算女中豪傑,只是,那江天命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夫君,你便這般對待?要知道,無論如何,這江家家主大位,終究是要落到江海的手中,而你們,太著急了……"

沒想到江一一上來就是這般說,讓江海有些壓不住自己的惱火,劉氏亦是面色大變,終究是女流之輩,在江一一下子說的戳到了他的痛處的時候,讓劉氏那本就有些猶豫的心,有些受之不了……

江一這話中意思的鄙夷,似乎根本不在少數,聽得江海就覺得自己仿佛是噬父奪位,變得十惡不赦了似的.

"這是我們家事,似乎與你無關."

江一又怎麼可能會輕易地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是輕敲桌面.

"似乎是沒關系,可是仔細想想,與你們這樣的人合作,好像也挺危險,且不說你們家族之中並不和諧,就直說你同時倒弄我們巫家和亂荒閣的情報,便讓我們有點受不了啊……我們兩家誰生誰死,掌握在你的手中,這……可不是我們想要的."

江一雖然是這般說,可事實上,兩方都是想要得到江家這里的情報,無非是亂荒閣什麼都不用付出,只是空手套白狼,掌控著江海的生死,而巫家付出了不少代價而已,可江一這麼一說,無疑是等于將江家和巫家的關系挑撥開了.

"那既然不是你想要的,你就不怕我叫亂荒閣的人過來,直接將你斬殺?我依舊可以依附于亂荒閣,而你們巫家,卻再也得不到我這里的情報……"

"斬殺?哈哈哈哈……且不說亂荒閣會不會好奇為什麼我在這里,如果我直接在亂荒閣的人面前說出你倒賣亂荒閣的情報,你猜,亂荒閣的人會不會也殺了你?再者,你以為,這附近真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呵呵,那你……也太小看我們了,你看,這是什麼?"

江一突然拉出了禦鬼鈴,江海的眸子驟然收縮,他認出來了,這正是巫家獨有的,控制鬼獸和鬼仆的鈴鐺,既然江一的手中有,江海可不認為周圍沒有一個鬼仆或是鬼獸的存在,要知道,有大部分的鬼仆,都和正常人無異,說不定現在的江家駐地之中,已經有不少鬼仆混入其中,甚至就游戈在這闌珊亭之外.

江海長長的出了口氣.

"想要什麼,你說,既然你敢來威脅我,就證明了你有你的目的,你的目的是什麼……"

該問的,想知道的,江一也都確認下來了,接下來,江一也不想再有什麼遮遮掩掩,直言道.

"我們,想要江一……"

"江一是鬼眾,是鬼神塔的人,再說了,他也不在我們江家之中,你想要,便自己去找,來找我們干什麼!"

"據我所知,亂荒閣扣押了江一的母親,你關押了江一的父親,而江一攀登鬼神塔到了八層,且在頂層的門前失敗,想來也必然是和這些事情有關系吧,既然如此,那豈不是說,只要我手中有江一的父母,他自然會歸順于我們?"

江一倒是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旁敲側擊的想要帶走自己的父母雙親.

"你們要江一做什麼,且不說鬼神塔,就算他並非鬼眾,你們又看上了他什麼?"

"這你就別問了,我們想要,自然有我們想要的道理,你,只須交出他的父親和母親……"

江海沉默,江天命確實是在自己這里,奈何黎落卻並不在這里啊,這讓自己怎麼給?可如果不給的話,這面前的人真的搞一個魚死網破的話……江海都有些不敢想自己的後果.

江海一個勁兒的在心中打自己的耳光,後悔當初為什麼自己怕亂荒閣失敗而與巫家建立了聯系,現在看來,這個決定,簡直就成為了對自己的鉗制,讓自己根本沒辦法再做到行走在幾大勢力交而游刃有余.

"給不給?"江一開始催促了,其實他也只是強作鎮定而已,畢竟自己來的時候真的是太過招搖,說不得那里有亂荒閣的人,在自己進來的時候,便已經注意到了自己,所以,自己的時間,並不多,可即便是最壞的打算,就算是亂荒閣的人發現了自己,江一依舊可以將那鬼獸和鬼仆招出,介時,巫家和江家的關系,便會再一次僵化,而亂荒閣,則也必然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心生芥蒂,對江海的信任大大降低,同樣也能做到自己的目的,無非是一個比較安全穩妥,一個比較玩兒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