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借兵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就真的普通是自己頗深的老前輩一樣,審視片刻,淡有言語.

"不難……"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仿佛是讓藍電聽到了天籟之音一般,可緊接著,江一又是接了一句.

"只是需要這小子受點罪……"

巫云生怕藍電再露出什麼害怕的情緒影響到了江一似的,慌忙替藍電應聲.

"沒事,沒事,只要能恢複過來,受點罪算什麼!"

一邊說著,巫云一邊拍了藍電一下,藍電亦是點頭.

"對,沒問題的!"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江一倒也就真的裝模作樣的字儲物戒指之中晃出了一枚丹藥,看上去似乎有些像是止血的普通丹藥,不過,既然出現在江一這個"前輩高人"的手中,巫云和藍電也不會僅僅把這丹藥當做普通丹藥對待.

江一道.

"將那小子的手掌斷層出重新切開,然後取來一個一模一樣切口的手臂,接上去,然後服下丹藥,固定一時三刻,便會接骨重生,記住,一定要一模一樣的切口……"

那巫云和藍電認認真真的聽著,生怕落下一個字眼,說到重新切開手臂的時候,藍電沒來由的打了個哆嗦,卻還是咬了咬牙,為了自己的手,再痛一些,也值……

藍電是一個非常狠的人,這一點,江一也是清清楚楚,見自己說到這些的時候,藍電依舊面不改色,江一都有些為之膽寒,這樣的一個人,若是不能盡早的扼殺,對于自己的以後,有可能才是最大的阻礙.

而江一也是很不負責任了,因為他說,要一模一樣的切口,萬一接續不成功,那就不怪自己了吧,只能怪你切口沒有切好……

而江一略加思索,顯得頗有長輩風范似的,又是取出來一枚一模一樣的丹藥.

"算了,好人做到底,我這里一共就只有兩顆這樣的丹藥,當初也是廢了大代價,之前本來想逗逗你們,讓那亂荒閣的人為難你們一下,引你家那個老東西出來見我,可看上去,那老家伙好像還沒有出的來,反而給你們引起了些許麻煩,這倒是我做的不對了,都是老朋友了,突然有點愧疚,哈哈哈,既然如此,再給你們這一枚,便當做,是之前的賠禮,還有借用你們巫家鬼獸的租金……"

江一倒是解釋了一下,畢竟之前那雙玄二老暴露了自己讓巫家對自己有了芥蒂,雖然自己蒙混過關了,可他還是怕自己再次提到借鬼獸的時候會被這巫家的人有所懷疑,干脆一切都推脫到想要引巫家那老祖宗出來這件事情上去,至于這聽上去好像很是珍貴的兩枚丹藥,實際上丟到丹藥轉賣的地方,當真就屬于那種隨便丟點兒錢就能買上一大把的東西……

這巫云一聽江一這麼說,也是賠笑.

"前輩說的那里話,既然是老祖宗的朋友,那開些玩笑與我們這些小輩,也是我們的福氣,鬼獸只要前輩想用,隨意去用便是!"

江一也是爽朗一笑.

"哈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這兩枚丹藥,夠你讓那小子有兩次接骨的機會,記住,一定是完全吻合的切面,若不然,就算接上了,也是無法使用,只能重新切開,重新接續……"

僅僅是說出來,聽上去,就有些血淋淋的感覺,讓藍電都有些心頭打顫,而為了自己的手臂,藍電狠狠的點頭,恭恭敬敬接過了江一手中兩枚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丹藥.

"怎麼切,你們自己看著辦,另外,那亂荒閣的人,還沒死的,都關押了吧,就當是打他亂荒閣的臉,鬼獸借于我用一個月,一個月之後,我必回重回巫家,哪怕有亂荒閣的人搗亂,我也都幫你們給攔回去!"

江一倒是給了個空頭支票,至于回不回來,又怎麼可能是巫家的這些人說了算?

巫云仿佛是突然又抱上了一條大腿一般,原本,他們巫家真正能指望的只有鬼仆和鬼獸,真的到絕強高手的襲擊的時候,巫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老祖宗始終未出,現在有了一個和老祖宗同期存在的人物,讓巫云突然有了種他們巫家各自成為第八個統禦勢力一般.

"多謝前輩,多謝前輩!"

江一毫不介意的擺擺手.

"不用,就將外面的這些鬼獸借給我就好,再借我三百鬼仆!我要去做一件事情,若是成了,或有大機緣……"

至于是什麼,巫云不敢問,只是琢磨著,或許這前輩高人會與他們分享一些所謂的大機緣?哪怕只是一星半點,也是能讓巫家吃喝不完!

"好,前輩稍等,我這就為前輩調度!"

一邊說著,巫云一邊開始調動起尚存的鬼仆收監亂荒閣的人,那亂荒閣的人本就已經被嚇得屁滾尿流,如今能夠不死,皆是老老實實的投降,卑躬屈膝的做了戰俘!

而那雙玄二老一樣的被鬼仆壓了下去,雖有不甘,可卻是感覺到了江一的"不平凡",他們知道,他們惹錯了人,想要把這個消息傳出去,恐怕已經不可能了……

三百鬼仆,這巫云有調動了一些鬼獸,將這外面的鬼獸增夠三千,便將那禦鬼鈴交到了江一的手中.

臨走之時,又是千恩萬謝于江一,恭恭敬敬的送江一帶著三百鬼仆和三千鬼獸離去……

約莫著走出百十里,江一已經控制著鬼仆和鬼獸盡皆隱入雪底,這樣招搖過市,終究太過惹眼,而黑豹皓月已經在江一發出的信號之後重新出現,它的身邊,同樣有黑豹嬋娟……

回來西北雪域也有一段時間了,黑豹皓月被江一放了出去,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黑豹皓月去了哪里,找到了黑豹嬋娟.

與兩只黑豹交代了一聲,讓他們潛伏在江家附近,一旦再一次收到他的信號,便帶著自己的父親離開西北雪域去青天府,繼而,江一揮了揮手,便讓兩只黑豹暫且隱去,自己也換上了與巫家相似的服飾,帶上了寬大的斗篷,控制著雪地下的鬼獸群,向江家開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