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裝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我要是想要你們兩個的命那?"

"隨意拿去……"雙玄二老剛剛說罷,突然感覺好像有點不對,慌忙改口."不不,前輩這是什麼意思,我們……"

"你們?怎麼,以為亂荒閣很厲害嘍?鬼神大陸七大統禦勢利,而已……"

這而已兩字說出,讓人真的是有些不寒而栗,鬼神大陸之上,敢這麼說七大統禦勢利的有幾個?似乎傳說中有幾個人物敢這麼說,可那幾個人皆以不問世事,早就不知道身在何處了,更別提什麼出現在西北雪域.

那麼,還剩下的,似乎就只有一個勢力了.

鬼神塔……

"莫不是鬼神塔的前輩?或是神使?"

除了這兩類人,真的讓七大統禦勢利有些敬畏,其余的人,包括鬼眾在內,真的不被這七大統禦勢利的人有絲毫的在意.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爺今天很不爽!"

緊接著,"啪!啪!"的兩聲,傳蕩在了這冰原上,所有在場的人皆是一愣,因為江一這兩耳光,竟是打在了雙玄二老的臉上.

兩個家伙倒也是老態龍鍾了,縱橫一世何曾被這般打過耳光?兩人皆是僵著面孔,有些生硬的轉頭,卻又不敢發作,他們現在還要指靠江一,萬一江一怒了,他們或許真的就吃不了兜著走.

"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玄冥老人還是有些窩火的詢問出聲,倒是讓江一呵呵一笑.

"我既隱在暗處,便是不想讓人知道,我只是看這里好玩兒而已,而你們,卻要逼我出來,我不殺你們,已經看在你們閣主的臉面了!"

江一倒是裝的極像,好像自己真的就是前輩高人一樣,而這雙玄二老也是刹那間意識到了自己的過失,慌忙唯唯諾諾的道歉,卻見江一已經踏步到了巫云和藍電不遠的地方.

兩人下意識的後退,欲要和江一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而江一好像是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藍電的手臂.

"巫家主,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怕是我們做不起……"

巫云始終對江一保持著警惕,因為在江一出來之前,那雙玄二老已經說過江一曾經幫助過他們了,巫云還真的就怕江一再坑他們一下.

"我幫你把他的手臂複原,你,把你手中的鈴鐺給我,我需要一批鬼獸,幫我完成一些事情,而你們的爭斗,我不再管……"

這巫云和藍電突然眸中一亮,藍電的目光驀的便轉向了巫云,有些希翼.

"當真?"

巫云眯起了雙眼,斷臂再生,已經不是普通人可為的事情,巫云雖然心中有些波動,卻又不敢完全去相信,而那亂荒閣的雙玄二老心中大呼不好,原以為以他們亂荒閣的名頭,他們完全可以駕馭住那所謂的前輩,卻沒想到這前輩根本就沒把他們看在眼中.

而雙玄二老現在已經在琢磨如何逃跑了,一旦這所謂的前輩和巫家的人統一了戰線,他們可就真的在劫難逃……

"當然!只須一粒丹藥,只須一煉氣化神境界之人的手掌即可,雖然不會如同以往那般靈活,也不會如同以往那樣自然,可最起碼,手掌可以重現,而手掌所需的質量有點高,我看這雙玄二老的,倒是很合適……"

江一這話一處,雙玄二老面色大變,欲要倉皇逃竄,卻見巫云已經晃動手中鈴鐺,將他們兩人所處的地方環成了一個鬼獸包繞的包圍圈!雖然鬼獸未動,可只要雙玄二老有任何異動,這鬼獸軍團必然會不顧一切的將他們吞噬至死……

雙玄二老慌了,慌忙與江一賠不是,寫到也真的算是成也江一,敗也江一了,若不是他們兩人把江一逼得不得不出來,只等他們敗勢的時候,江一自會想辦法相幫,怪就怪兩人太過盲目信任與自己身後勢力的力量.

"怎麼相信你!"

江一但是沒有盲目的去說什麼自己怎麼怎麼樣的話,倒是淡淡輕吟.

"回頭,與你家中老祖宗問好,就說老友重出,看他什麼時候出了死亡之地,我等再做一敘……"

江一其實是在賭,他也不得不如此,若不然的話,除了武力威懾,江一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在這種千軍萬馬的境地里取得這巫家之人的信任而順利脫身.

而江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利用巫家的神秘人了,據他的猜測,應該是這樣,故而隨意一般的說了出來,這巫云頓時變了臉,知道自己家族中那個人的人,整個鬼神大陸,都不多……

"原來是老祖宗的故友,既如此,那看來我兒的手臂,真的有複原的希望了?哈哈哈哈……"

江一不由得悄無聲息的出了一口氣……

幸好,幸好自己猜對了……

若是有知情之人在側,便真的不得不佩服江一的勇氣了,真正厲害的人,並不是提著刀槍架在別人的脖子上,而是別人的刀槍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卻依舊敢面不變色的談笑風生……

而顯然,江一做到了!

藍電一樣的未曾生疑,以江一的八百里神識海,只要他想偽裝自己,比自己高兩個大境界以內,絕對無法看穿自己的真實實力!

藍電認識的那個江一,不過是煉精化氣之融合境而已,且修為能被看穿,與現在的這個比起來,哪怕身形相近,藍電也絕對不相信面前這個人就是當初暴露了自己鬼獸消息秘密的江一……

此刻的江一,雖有靈力若隱若現,可在巫云和藍電看來,已經是深不可測的,老一輩頂級修仙者隱隱流露出的溢滿周身的靈力.

"這個……"巫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小兒的斷掌,還請前輩看上一看,然後……"

"我知道怎麼處理."江一頓了頓,在面巾之下的唇角輕輕勾起,斜眼看了一眼藍電,心中暗自喃喃.

老子今天不玩兒死你,老子就不叫江一……

只聽江一開口.

"把手臂伸出來,讓我看一看手掌斷裂的切面……"

這藍電倒是頗為聽話,趕忙拉起自己的袖筒,那已經凝合的切面暴露在了江一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