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被迫而出
g,更新快,無彈窗,!

雙玄二老顧不得這聲音從何而來,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不論真假,也要試上一試了,他們不知道這暗中的聲音是什麼人,就算是敵非友,也要嘗試最後的這一絲可能來扭轉戰局,若不然,他們這千人隊伍,恐怕真的要全軍覆沒……

樹冠之中,江一淡淡的勾起笑意,其實對他來說,兩方無論誰生誰死對他都有利,無非是想讓雙方形成一個制衡而已,這樣,才能做到對江一最為有利.

江一已經想好了,只要自己有機會摧毀亂荒閣的政.權,自己必然是毫不猶豫,而巫家又如同一根在西北雪域的毒牙,讓江一一樣是不得不謹慎對待.

只見那雙玄二老相視之間,在空中踩出陣陣聲爆,避開了那鬼獸軍團的攻擊,化掌為爪,已經沖向巫云,欲要按照神秘聲音的言語將其手中鈴鐺打碎!

那巫云仿佛是明白了什麼似的,抽身後退入巫家鬼仆之後,用那僅剩的鬼仆,擋住雙玄二老.

而巫云的手中,那鈴鐺依舊在"叮叮"作響,江一只是默默關注著戰局,卻也不再因為任何事情而與亂荒閣的人有任何的提醒.

終于,那雙玄二老拼著重傷,到了巫云的面前,巫云尚有慌亂,卻見藍電已經在空中勾出點點雷電!藍電驀地一推,雷電打向了玄冥老人的胸前,玄冥老人頓時吐出一口鮮血,手掌,卻已經抓在了巫云手中的鈴鐺.

巫云當機立斷自腰間抽出一柄短刀,猛地挑向了玄冥老人的手腕,頓時,血花飛濺,而玄冥老人的手掌,被巫云齊齊斬斷,繞是斷手依舊握著鈴鐺,巫云也是將其掰開,在玄冥老人猩紅眸子的注視之下,將這手掌扔到了鬼獸群之中,刹那間,手掌被吞噬全無,哪怕有世間再好的丹藥,沒了這手掌,也不可能再將玄冥老人的手臂接續.

"巫云!!"雙玄二老又是異口同聲,"老子要了你的狗命!"

巫云又一次連連後退,他有攔住雙玄老人的把握,可是,他不敢冒險,他怕這鈴鐺被雙玄二老奪取,他在短時間內就再也不能控制這鬼獸軍團.

眼看鬼獸軍團就要將亂荒閣的人啃食殆盡,那些想要逃離的人,也盡皆被鬼獸包繞在包圍圈之間,亂荒閣不少人已經放棄了反抗,並非他們不勇敢,因為他們選擇了自殺,並非他們不怕死,只是,鬼獸軍團的啃食那種痛苦,實在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了得煎熬!

雙玄二老越來越急了,只要這些亂荒閣的人被吞食殆盡,下一刻,必然是他們的末日的到來,這雙玄二老眼看奪鈴不成,想要控制藍電做以威脅,可藍電的身側卻總有幾個鬼仆在側.

這雙玄二老仿佛是破罐子破摔了一般,突然開口大喊!

"暗中的前輩!既然指點我們如何破敵,還請出來一見,幫我亂荒閣滅掉巫家,我亂荒閣必乘大情!"

江一心中一突,對著亂荒閣又多了些許反感,自己幫他們了一下,已經仁至義盡,現如今,還要把自己拖下水?

那巫家的人也是一愣,突然聽到這亂荒閣雙玄二老的話,慌忙向四周觀看,見並無人出,那巫云突然晃起了手中的鈴鐺,不少鬼獸開始四散分離,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一樣,眼看有成片的鬼獸到了自己所藏身的樹下,江一知道,若是再不出來,恐怕唯一的結果就是被這鬼獸發現,緊接著便是再也沒有逃離的時間.

鬼獸的可怕,江一心中清清楚楚,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來做什麼賭注.

江一恨恨的披上一身黑衣,遮住了自己的面孔,從那樹頂跳落,那旁邊的幾頭鬼獸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般,江一不得不暗暗運起手中的力量,口中輕喃.

"縛身一指……"

繼而,便是鬼獸片刻的平靜,江一好像信亭若步似的一揮手,只有幾道看上去有些閃亮的痕跡飄然射向了鬼獸的身體.

"彭!"

爆炸聲傳來,那鬼獸的血肉漸的漫天都是,唯獨到了江一身旁的時候,卻又絲毫不沾染江一的周身.

只有江一自己知道自己這看似平平常常的攻擊蘊含了多少的靈力,僅僅是那刹那間將鬼獸擊殺的那一下,便用掉了江一周身上下半數的靈力!

為的,僅僅只是威懾而已……

周圍鬼獸群正要上前,江一壓低了聲音,故意將聲音裝的很是沙啞,帶著點點靈力的引導,傳到了巫云的耳邊.

"巫云,如果你想讓你的這些鬼獸全部都死掉的話,就讓他們過來,我不介意,多活動活動手腳……"

而巫云之前也是看到了江一的手段,他雖然感覺到了有靈力的波動,卻並不知道江一到底用了多少,只是看到江一好像很是隨意的就定住了幾個鬼獸,又根本沒費一點兒功夫的便將這鬼獸斬殺,一時間也是不敢亂動.

他手中的鬼獸雖多,可若是這黑衣身影真的能將這些鬼獸全部殺死的話,也一樣的會讓這巫云頗為心疼.

那鬼獸在巫云的控制下暫時後退,江一淡淡的抬步上前,那亂荒閣的雙玄二老仿佛突然感覺到救星到來了一般,皆是笑開了眉眼.

片刻的停戰,雙玄二老後退到了江一的身側,他們剛才都看到了江一"大顯神威",一時間也是知道,或許江一能幫他們扭轉局面,兩人皆是有些點頭哈腰,若是平時,這還真的就絕無可能,可偏偏的,現在的局面造就了,兩人不得不依靠他人的力量來壯大自己,使自己盡可能小戰損的勝利,也好在隨後回去複命的時候有交代的言語,兩人皆是略有欠身.

"前輩,還請前輩幫我們滅掉巫家,介時,必成為我巫家的上賓,只要前輩想要,只要我亂荒閣有,必定滿足前輩的一切要求!"

"哦?"江一輕笑幾聲."當真?"

"當真!"

雙玄二老答應的斬釘截鐵,皆是有淡淡的喜意湧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