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戰始
g,更新快,無彈窗,!

兩股力量沖撞到一起,弓箭手彎弓搭劍,附著著靈氣的箭矢如同箭雨般射向鬼仆,一排鬼仆被齊齊射倒在地,只是這一番箭雨的洗禮,巫家的人已經折損半數有余……

雙玄二老眼中滿含笑意,區區五十人還不夠這千人組成的戰陣塞牙縫的,要知道,這可是亂荒閣以引為傲的王牌軍隊,亂荒軍!

但很快,雙玄二老臉上笑意開始收斂,取而代之的,是那滿臉的驚愕與不可思議.

只見那被弓箭射倒在地的鬼仆一個接著一個爬起,一把撕下身上的弓箭,大片血肉被連根帶出,身上鮮血噴湧,如同恍然未覺似的前赴後繼,張牙舞爪的撲向亂荒軍.

亂荒軍的長槍瞬間刺穿最前排的鬼仆,但這還遠遠沒有結束,後面的鬼仆直接踩著同伴的身體,手腳並用繼續向上爬,被刺穿身體的鬼仆依舊未停止進攻,抽出腰間的長刀瘋一般的劈砍盾牌,巨大的力量在玄鐵打造的盾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跡.

"咔嚓!"

就算是玄鐵所造的盾牌也沒能抵擋住鬼仆自殺式的瘋狂攻擊,而其中一塊盾牌經受不住連續劈砍,在士兵驚恐的眼神中化作漫天殘片,突然一張血盆大口咬住士兵脖頸,鮮血潑灑,血星四濺.

其余的鬼仆好像是聞到鮮血的猛獸一般,放下手中目標朝那士兵瘋狂的撕咬,發出陣陣瘆人的慘叫,殘肢斷臂飛被隨意扔出,慘叫聲終究是越來越弱,最終……歸于平靜.

好像這一個修仙者未能滿足他們的胃口似的,鬼仆們意猶未盡的看著剩下的修仙者,沾滿鮮血的大嘴咧嘴一笑,牙縫中還塞著清晰可見的肉絲,活脫脫一個個從地獄中爬出的餓鬼.

一顆沾滿鮮血的頭顱咕嚕嚕的滾到一名年輕修仙者的腳下,那尚未瞑目的眸子,正驚恐眼神無神的看著年輕修仙者的臉,那被啃食時猙獰痛苦的表情,尚還依舊凝固在他的臉上.

年輕的修仙者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騷臭味自胯.下溢出,褲襠頓時下面滲出一灘水漬,一手只顫抖的指著正在進食的鬼仆,神色驚恐.

"他們不是人!是怪物!"

這句話瞬間打破所有修仙者內心里最後的防線,紛紛丟盔棄甲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千人之眾雖說死了數百人,從一個方向逃跑很是擁擠,不少人被周圍的同伴絆倒,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張血盆大口!

這一幕,看的江一都是眼皮子直跳,這些鬼仆比自己上次對付的更加嗜血凶殘,食人血肉,被鮮血吸引,完全是野生靈獸的行為!

不僅江一被嚇到,連見多識廣的雙選二老也被這一幕驚的半天說不出來話,這些人難道不怕死,難道不知道痛嗎?

如果讓別人知道堂堂亂荒閣王牌軍隊亂荒軍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五十個人打的丟盔棄甲,潰不成軍,還不得笑掉大牙?

雙玄二老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點點頭,雙手交疊而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殘影,頓時鋪天蓋地的靈氣掌印朝著下方的鬼仆爆轟而去.

靈氣掌印轟在鬼仆的身上,磅礴的靈氣轟然爆發,怎麼都弄不死的鬼仆在雙玄二老面前如同螻蟻般被寸寸碾爆,原地炸起一團血霧.

鬼仆無法禦空而行,對著空中的雙玄二老只能發出憤怒的獸吼,在雙玄二老眼中這些看似恐怖的鬼獸只是一個個活靶子,瘋狂攻擊之下,大多數鬼仆難逃被轟爆的命運.

整個過程,巫云始終面含莫名笑意,仿佛絲毫不心疼這些鬼仆到底會變成什麼結局.

"這道開胃小菜吃的還算滿意吧,現在該上大菜了!"

"叮鈴鈴!"巫云單手一拋,靈氣瘋狂湧入禦鬼鈴,一股難以形容的音波自禦鬼鈴中飄出,震動空氣形成淡淡漣漪.

江一不禁神識護住自身,雙手堵住耳朵,接下來出現的,不僅令他,還令身為金丹高手的雙玄二老震驚的一幕.

鋪天蓋地的黑潮從巫家身後的死亡之地中噴湧而出,瞬間目之所極之處遍地是這股黑色的浪潮.

江一對這些"黑潮"在熟悉不過,這些黑潮正是由鬼獸組成,遮天蔽日的鬼獸以人的眼力根本數之不盡!

"叮鈴鈴!"禦鬼鈴的頻率一變,鬼獸潮好像聽到某種命令似的,前赴後繼瘋狂的像中間聚集.

鬼獸群飛快堆積,中間部分高度急劇增高,很快到達和雙玄二老平齊的高度,宛如一個不斷翻湧著的滔天巨浪.

巨浪中間,鬼獸劇烈翻湧,突然睜開一只豎眼,猩紅的豎眼中透露赤裸裸的殺意!

"吼!"

巨浪發出一聲不似靈獸的怒吼,對著二人狠狠當頭拍下,如此重量之下,就算是一座山峰也能瞬間被夷為平地!

巨浪的速度不是很快,雙玄二老輕松分散避開,二人手中多了一圈純粹用靈氣組成的光環.

唯一不同的是,玄寂手中的光環燃燒著熊熊烈焰,灼熱的溫度燒的空氣都有些變得扭曲,甚至將漫天風雪融化,化成蒸汽縈繞周圍.

玄冥手中的光環則是用寒冰雕刻而成,細密的紋路清晰可見,宛如一件最完美的藝術品,強烈的寒氣甚至凍結寒風中的冰渣,非常清晰的懸浮在周圍!

"大日炎環!"

"急凍冰環!"

冰火雙環自雙玄二老手中飛出,閃電般的劃過空中,化成一紅一藍兩道光線瞬間穿透黑色巨浪,頓時留下兩道十幾丈長的傷痕,前後通透.

巨浪一邊冒著濃濃黑煙,發出陣陣惡臭,一邊傷口處被大片冰層凍住,成群死亡的鬼獸自黑色巨浪之上掉落.

"吼!"

巨浪似發出一聲痛吼,傷口處瘋狂湧動,大量的鬼獸自下面湧入傷口處,不一會的功夫便又恢複如初.

二人冷哼一聲,雙環再次數出手,結果依舊是對巨浪造成不小的傷害但依舊被後面的鬼獸把傷口填滿,幾次下來,二人都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這怪物,根本就打不死!

晉級金丹以來,何曾受過這等憋屈?

正當二人焦急萬分之時,一道沙啞的聲音突然鑽進二人的耳朵.

"你們兩個蠢貨,打碎巫云手中的禦鬼鈴,鬼獸浪潮可自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