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圍攻巫家
g,更新快,無彈窗,!

盤腿坐在床上的背影突然劇烈的一顫,回過頭,見到江一,渾濁的眼中閃爍著不可置信的光芒,干枯的雙唇輕微顫抖,雙目泛紅,點點晶瑩順著滿是胡茬的臉上茵做兩行.

江一雙膝重重的跪在地上,發出一擊悶響,淚水再也忍不住滾滾流下,泣不成聲.

"爹,孩兒讓您受苦了!"

江天命手掌輕輕摩挲著江一的臉,感受到指尖真實而溫暖的觸感,忍不住再一次流淚.

"小一?你不是去幽靈學院了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父親,坐下來慢慢說……"江一拉著江天命從床上下來,由于江天命身體太過虛弱,剛下床腳下便有些不穩,江一眼疾手快一把將其攙扶住.

看著父親這般虛弱的樣子,江一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江天命看到江一細微的目光,滿面苦笑,"其實小海每天派人來送飯,只是我吃不下而已."

江一拉著江天命坐下,屈指一彈,桌子上的灰塵被靈氣吹淨,緊接著把自己一路上發生的事講給江天命.

當然江一沒有把自己成為鬼眾的消息告訴江天命,江天命現在身體虛弱,輕輕一陣風就能把其吹倒,江一怕江天命承受不了打擊,基本上是報喜不報憂.

"小一,你現在晉級煉氣化神了?"

江天命抓住江一的手腕,感受到經脈中如大河般奔騰不息的靈氣,老眼中泛著激動的目光,哪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人中龍鳳.

江一突然臉色一正,表情無比凝重,明亮的燭光下,江一的臉色有些猙獰.

"父親,我這次回來,必要幫你奪回江家的大權!"

聽到奪回江家大權,江天命臉上並沒有出現江一預料中高興地表情,反而是一臉的惆悵.

"小一,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父親是想讓我放過江海?"江一眉頭一皺,站起身來,"江海把您害成這個樣子,兩次兵變,投靠亂荒閣,綁架母親,您說我能放過他嗎?"

"但他畢竟是你的大哥,血濃于水……"江天命幽幽歎息,手心手背都是肉,割掉誰也不舍得.

江一轉身走到門口,打開門,輕飄飄一句話傳入江天命的耳中.

"父親,您的話我會認真考慮的,過幾天我想辦法接您出去……"

江一並沒有過多停留,這里現在並不是很安全,確定了父親沒事,便准備離去,他也一樣的並不想聽關于江海什麼的言語,走出門外,王涯一直在門前等候,見江一走出來,立刻迎了上去.

"我先行離開,記住好生照顧好父親,照顧不好唯你是問!"

在王涯連連維諾聲中,江一如靈猴般縱身躍起,單手撐過圍牆,找到在外等候的皓月,翻身上背,朝著巫家的方向趕去.

從王涯口中得到的消息,亂荒閣接來下要對付的是巫家,有這樣的熱鬧,江一怎麼會輕易放過?

江一到巫家的時候,天色尚有昏暗,藏身在不遠處一顆樹冠中,此時的巫家已經被亂荒閣的兵馬團團圍住,巫家身後便是死亡之地,身前唯一的路也被亂荒閣的人馬堵死,粗略一數,大概有數千之數.

寒風凜冽,大大的荒字旗在空中飄揚,鎧甲撞擊著兵刃,發出清脆的叮當響聲,強烈的殺意使空氣更加冰涼.

反觀巫家那面,一名中年人坐在馬背上,容貌和藍電有著七分相像,只是,眉目間始終散發著一股陰霾之氣,中年人的旁邊的,便是藍電,二人身後跟著一群黑衣人,約莫有五十來人,黑衣人身上冒著淡淡黑氣,眼神空洞,仿佛沒有一絲人類該有的感情.

江一心中暗笑,幸災樂禍的看著亂荒閣的人,這五十個人明顯就是那天闖入巫家藍電招來的鬼仆,沒想到巫家這麼快培養出如此多的鬼仆.

亂荒閣上空,兩個佝僂的身影懸浮在上空,引起江一的注意,皆是有些老態龍鍾,長長的發須飄在身前,仔細看便會發現兩名老者樣貌氣質極為相似,宛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的.

"這是雙胞胎?"

江一眉頭輕佻,鬼神大陸之上,不乏有自小雙修者,這樣的人,在戰斗的配合中都能展現出不凡的戰斗力!可以說,雙胞胎兄弟,不論對陣任何人,哪怕是一個人或是千軍萬馬都是聯手對敵,兄弟二人心意相通,更能發揮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恐怖實力.

"呵呵,區區巫家,就能拿出這麼點人嗎?"兩名老者心有靈犀,說話時都是異口同聲.

坐在馬背上的中年人朝空中二人拱拱手,語氣中從容不迫.

"我道是誰,原來是亂荒閣赫赫有名的雙玄二老,哈哈哈哈,玄寂,玄冥二位長老,看來我巫家的面子真夠大的."

江一心中頓時了然,亂荒閣的玄冥,玄寂兩名長老雖然都是煉氣化神金丹期的強者,但聯起手來足以與煉神還虛元嬰期的強者抗衡,且兩人又有雙修禦空之法,故而,二人方才並列位于長老之位.

"呵呵,身子骨兒再不動就生鏽了,就向閣主申請一下出門活動活動."玄冥玄寂二人眼睛微眯,一股強大的氣勢如火山般噴發而出,"巫云,那東西,你打算交,還是不交?"

"且不說我有沒有,就算我有,如果我不交會怎樣呢?"巫云好整以暇的看著空中二人,眼神中沒有絲毫應該出現的恐懼.

"殺!殺!殺!"

幾千士兵奮力嘶吼,金戈交織,戰馬嘶鳴,強大的殺意席卷上空,排山倒海般的吼聲瞬間轟碎云霄.

巫云面露譏笑,從懷中掏出一只古樸的鈴鐺,江一自然認識這個鈴鐺,這個是操縱鬼仆的禦鬼鈴,本來以為只有一個,卻沒想到巫云那里又拿出了一個.

"叮鈴鈴……"寒風肆虐中突然回蕩起一陣清脆的鈴聲,身後的五十名鬼仆全身的黑氣更加濃郁,身體輕微顫抖,眼神中閃現一抹紅光,發出一聲近似野獸般的嘶吼,四肢著地如野獸般悍不畏死沖向對面千人之眾.

"咚!"

亂荒閣的軍隊不愧是訓練有素,還沒待二人下令,重盾手擋在隊伍身前,長槍手將長槍穿插在盾牌縫隙中,弓箭手在內圈拉弓滿弦.

修仙者組成的戰陣如同一只鋼鐵巨獸邁著沉重的步伐碾向撲來的鬼仆.

一場大戰即將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