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父子相見
g,更新快,無彈窗,!

"二少爺?!"那里面的人頓時嚇了一大跳,見到是江一之後,慌忙對著江一恭敬地行禮,語氣中透露著些許緊張之色.

江一隨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壺清茶,將其倒滿倒滿,唇間一抿,輕笑聲在房內回蕩.

"上好的天螺茶,看來你在江家日子過得挺不錯!"

來者便是臨走時江一留在江海身邊的一道暗棋,落葉盟的俘虜,王涯!來到西北雪域時江一就想到這道暗棋,想要了解江海的所作所為,這道暗棋不可或缺!

"托二少爺的福,小人已經初步奪得江海的信任,成為江家的總管."王涯身上的冷汗蹭蹭地從背上冒出,語氣動作愈發的恭敬,在他心里,這個喜怒無常的二少爺比手握大權的大少爺更加恐怖.

"看來你有些手段."江一隨口贊揚一句,繼續問道."江海最近有什麼大動作?"

"回二少爺的話,您走後,江海奪權,老家主被監禁起來,後想要修複江府,發現庫房空虛,江海便增加賦稅,弄的駐地里的人們個個怨聲載道,而後在亂荒閣的幫助下吞並西北雪域大小勢力."

江一輕輕一笑,與自己預料的果然沒錯,從幾次江海的庭院看,江海已經習慣享受,定會忍受不了江家殘垣斷壁的感覺,而庫房中早已經為了給平民修築房屋變得空空一片,想要錢必然會增加賦稅,從平民中摳出點錢,可以說現在江海已經失去了民心.

"對了!",王涯一拍手,面露恍然之色,"就在昨天,幾個亂荒閣打扮的人找到江海,小人上茶的時候聽到巫家兩個字,但江海不讓我多呆,揮手把小人趕下去."

江一手指輕輕轉動手中精致的茶杯,腦中飛速的運轉,巫家一定有亂荒閣很感興趣的東西,亂荒閣幫助江海統一西北應該也是為了這件神秘的東西,只是自己的發現讓亂荒閣提前計劃而已.

"我父親現在被關在什麼地方?"沉吟過後,江一還是先問起了這個問題,面露焦急之態,不論怎麼說,這才是江一最關心的問題.

"現在被禁足在老家主的房內,二少爺如果想去看老家主,小人或許能幫的上忙."

……

江家庭院中,江一身穿一件黑色的長袍,寬大的帽簷將整張臉完全遮住,在王涯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幾次被巡邏的守衛看到上前詢問都會被王涯強硬的呵斥走.

幾經穿梭,江一和王涯來到江天命的庭院,江一記得以前這里是一片靈花靈草,冰天雪地之中,雖然種植不宜,可這里被自己父親也是打理的枝繁葉茂,每天都有專門的人來修剪,而現在靈花靈草早已經枯萎,花壇內雜草叢生,積雪覆蓋,一幅淒涼景象.

江一發現江天命門口站著兩個手持長槍守衛,神識粗略的一掃,旋即心中冷笑,江海還真怕父親逃跑,竟然用兩名煉精化氣融合境的修仙者看守父親.

王涯一副交給我的樣子看了江一一眼,走上前剛欲推開門,兩杆寒光閃閃的長槍突然擋住王涯的去路.

"家主有令,任何人都不能見他,除非有他自己親自下的命令."

在黑夜中的月色,映的王涯的臉色一會紅一會青,頓時氣的暴跳如雷.

"兩個混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江家的總管,見一面老家主都不行?"本想著在江一面前表現一下,誰知碰上這兩個油鹽不進人.

而其中一人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把王涯氣的吐血三升.

"家主說過,沒有他的命令就算是總管來了也不能進."

江一伸出一只手拍了拍痛罵中王涯的肩膀,手勢示意交給自己來處理,王涯頓時有些尷尬,卻是後退之余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讓二少爺親自出手,只能說,這兩個人,等著倒黴吧!

"你是什麼人,我在江府里怎麼沒有見過你."

守衛見江一身穿黑袍,隱約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兩柄冒著寒光的槍尖對准江一,一旦察覺對方有什麼異動,便會立刻在其身上捅兩個血窟窿.

夜風輕輕吹拂,黑袍隨風飄動,江一的雙手閃電般地從隨風搖擺的袖袍中探出,以二人反應不過來的速度抓住二人手腕.

"縛身一指,縛!"

對方比江一低一個大境界,很輕松的將二人體內的靈氣鎮壓住.

二人宛如雕像般立在原地,江一松開雙手,手呈刀狀,揮刀向上,手刀帶著破空聲呼嘯而過,在二人驚恐的眼神中,重重的砍在二人後頸上.

看了眼癱倒在地的兩人,江一歎了口氣,最後依舊沒有忍心下死手,再怎麼說也是江家的人,現在江海權勢滔天,良禽擇木而棲,再正常不過.

身後的王涯神色呆滯的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在自己眼中高不可攀的融合境強者,在二少爺手中宛如嬰兒般毫無毫手之力,兩下就被放倒在地.

江一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個瓷瓶,轉身扔給王涯.

"你現在修為太低,這樣可當不好江家的總管,記得每日服用瓶中的丹藥."

王涯頓時跪下雙手攥緊瓷瓶,對江一千恩萬謝,江一剛才的那番話王涯又豈會不明白,就算江一奪權,老家主回歸,自己這總管的位置依然是穩如泰山!

對于王涯剛才的表現,江一倒還算滿意,因有了上個總管的前車之鑒,使得江一對選人方面格外仔細,從王涯這麼短的時間就坐上總管的位置,可謂是有些小心思的.

江一先是用實力震懾住王涯,再給予丹藥許以高位,可謂是一個大棒加個甜棗,王涯現在對江一可謂是忠心至極.

深吸一口氣,江一手緩緩搭在門上,好像怕驚動江天命似的輕柔的推開房門,而王涯很識趣的將昏倒的守衛搬走,並在門口做起守衛的職責.

腳步輕柔的走進房間,漆黑的夜色下房間並沒有點上蠟燭,顯得有些昏暗和沉悶,昏暗的房間中,一道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聲音中有著掩飾不住的疲憊與悲涼.

"飯菜放在桌子上,然後就退下吧……"

江一腳步輕柔的走到桌前,點燃其上的蠟燭,明亮的燭光充斥著整個房間,身旁不遠處一張華麗的床上,映出一個干瘦而蕭索的背影.

思念如潮水般席卷江一心中,口中如鯁在喉,身體由于激動不停地顫抖,眼中泛起薄薄水霧,一個朝思暮想的字從口中緩緩吐出.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