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西北雪域的大變化
g,更新快,無彈窗,!

皓月被折騰了大半天,終于逃出了江一的魔爪,而江一,也終于帶著皓月繼續趕路了.

……

冰石鎮西北雪域邊境的一座邊陲小鎮,以前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但這里卻是連接著西北雪域與外界唯一的樞紐,因此來往的商人武者傭兵絡繹不絕,從前的小鎮也發展到現如今非常龐大的規模.

在冰石鎮一個不起眼的小酒館里,一名黑衣少年正著重解決眼前的美味佳肴,在周圍座位上的武者驚訝的目光中,一盤盤熱騰騰的肉倒進那個看起來不大的胃里.

可以說這是江一這十幾天來吃的最好的一頓,這幾天在野外吃的都是獵殺靈獸的烤肉,雖然肉質不錯但始終沒有調料,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座小鎮,二話不說便沖進一座小酒館里美滋滋的吃上一頓.

由于剛進鎮時守衛告訴他任何靈獸不能進入冰石鎮,所以江一便讓皓月去野外自行覓食,在皓月幽怨的目光中進入鎮里.

江一在酒樓的目的除了填飽肚子外再者就是打探現在西北雪域的消息,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很快,旁邊桌子上二人的對話引起江一的注意.

"你還記得咱們西北雪域的兩大天才嗎?"酒桌上一個對著旁邊的人神秘兮兮的道.

"當然記得,那不就是江家的江一和靈家的靈塵嗎,聽說兩人都被幽靈學院錄取了,前段時間,攀登鬼神塔兩個人早就成為神眾了吧."

"切,如果是哪樣就好了,兩人天賦異稟倒是不假,但結果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哦?結果是什麼,快說說."另一人的興致好像被勾起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那人抬頭看了看周圍,發現並沒有人注意這里,低下頭小聲道,"最令人出乎意料的就是西北雪域第一天才江一竟然失敗了,而第二天才靈塵通過了鬼神塔,成為神眾!"

那人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在江一刻意聽清之下還是一字不落的聽見,靈塵成了神眾?

得知自己的從小到大的好友成為神眾,江一心中沒有絲毫嫉妒,甚至為其感到高興,在鬼神塔的培養下定會成為一代強者,總好過成為鬼眾.

"噗!"另一人聽後險些把口中酒吐出來,不可置信道,"江一怎麼沒有通過鬼神塔?"

"兩位朋友……"

那二人正興致勃勃的聊著天,見江一強行插嘴,皺皺眉頭,臉上皆是一臉不悅之色,如果不是有些看不透江一,早就動手開打了.

江一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張口喊道.

"店小二拿兩壺你們這最好的酒給這二位!"

二人點點頭,看著江一比之前順眼許多,江一無奈,果然吃人家的最短這個道理萬古不變……

見時機成熟,江一給二人倒了兩杯酒,問道,"二位,小弟初次來到西北雪域,不知道哪些勢力該惹哪些勢力不該惹,還請二位一一告知."

那人喝光酒杯里的酒,美美的咂咂嘴,像是打開話匣子似的.

"這你就問對人了,我常年接任務在這西北雪域行走,要說最不能惹的勢力,就是江家和靈家,這兩家之前在西北雪域無人敢惹."

"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江家……"那人好像知道些什麼事,一時間唉聲歎氣.

江一放在桌下的手猛地一攥,卻不曾表現出來,只是輕生詢問.

"江家發生什麼事,還請大哥告知."

"前段時間,江家家主的位置坐的好好地,誰知江家的大公子江海兵變奪權,上任家主被監禁起來,奪到家主之位的江海並沒有收斂,反而把矛頭對准其他周邊的被江一剿滅之後剩下的小家族."

"臣服于他的成為附庸,不甘心屈于人下的一夜之間被滅滿門,弄的西北雪域人心惶惶."

突然侃侃而談的那人聲音一低,靠著三人的中間位置小聲道,"聽說里面有七大統禦勢力之一的亂荒閣的影子."

江海果然和之前說的一樣,奪到江家的大權就要開始對周邊的小家族下手,做西北境的王!

"靈家有沒有事?"

江一擔心大權在握的江海會忍不住對靈家下手,以現在靈家的實力根本擋不住江海的進攻.

一提到靈家,旁邊另一人開口打岔道.

"要說靈家真是了不得,靈塵成為神眾,就算是亂荒閣想要對付,先要掂量掂量鬼神塔的反應."

"這不是我告訴你的嗎,怎麼好意思在我面前說."對于另外一人搶了自己的話,那人心生不滿道.

"這叫學以致用,懂什麼你!"

江一心中苦笑,自己真是關心則亂,靈塵成為神眾,靈家的地位隨之水漲船高,正如那人所講,就算是七大統禦勢力也不想輕易得罪.

"多謝二位告知,這頓飯當是小弟請客."

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江一也不在此多留,起身告辭.

那人面露疑惑的看著江一的背影,對著旁邊的人問道,"這小子怎麼這麼眼熟呢?"

"我也是這麼覺得,對江家和靈家的事很上心……"

"難道他是江一?"兩人瞪大著眼睛看著對方,異口同聲道.

……

江一在風雪中快步走出城,在森林中找到覓食的皓月,朝著江家駐地的方向狂奔而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某天,夜幕如同一張漆黑色的罩子籠罩在西北雪域上空,漫天繁星點點,一朵隨風而至的烏云遮住大片星辰,江家駐地陷入一片黑暗中.

漆黑的夜色中,一道矯健的身影如同黑夜般的鷂鷹般飛入江府,帶著皓月不便于行動,索性把它丟在江家外面,張開神識,在江家中,江一不認為憑著江海那點修為能夠察覺到有神識的存在.

在神識的幫助下,江一避開江家巡邏的,一邊走一邊頗為無奈,這是自己的家,現在還要像做賊似的偷偷摸摸的進,生怕被人發現.

江一來到一處精致的小院,確定周圍沒有人,一個鯉魚躍門推開窗戶進入屋中,後腳反身一勾輕輕關上窗戶.

不一會,房門緩緩打開,點上蠟燭,淡黃色的燭光頓時充滿整個房間,見到倚靠在座位上的江一,面露震驚之色,打開門再次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緩緩關上房門.

ps:已經凌晨一點了,又趕了大半夜的稿,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