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豐厚的戰利品
g,更新快,無彈窗,!

報仇?少年猛地抬頭看著江一,眼神中泛著濃濃的不信,道,"報仇?我就算修煉一輩子未必有那一天,憑你現在那點微末的修為,差的遠!再說了,我為什麼相信你能給我報仇?"

江一啞然失笑,萬萬沒想到今天會被修為比自己還低的人嘲笑.

"你覺得我能打贏那只老狗嗎?"

"單憑修為,說實話,單打獨斗你並打不過邢老."

少年搖搖頭,沉吟道.

"那你看沒看到你說的必贏我的人,現在他的下場你已經看到了!"江一伸手遙遙一指,邢老的尸身躺在地上,鮮血還在潺潺流出,已經染紅周身的地面.

"至于我是不是和你統一戰線,告訴你一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少年愣住了,再次看向江一時,眼中已經沒有任何的不信任,取而代之的是看見希望的目光,沒錯,這人都能越級打敗邢老,跟著他,或許自己報仇也不是天方夜譚的事情那?

江一看到少年的眼神,便知這事已成,相互介紹畢後,陳楓問道.

"現在我該怎麼做?"

"很簡單,放下身後的鐵籠子,回到亂荒閣,那老狗已經死了,我想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如何把這件事圓過去,在這之後,該做什麼你自己心里應該明白!"

陳楓眯了眯雙眼,突然點了點頭,抽出隨身長劍,一劍刺進自己的右臂,鮮血順著手臂流下,這期間陳楓面色不改,好像傷的不是自己的手臂似的.

江一在一旁看的眼皮子直跳,刺傷自己連眼睛都不眨,這還是人嗎,于此同時江一心中也暗自警惕起來,陳楓這人對自己就這麼狠,對別人也不用說了,說不得事成之後會反咬自己一口,自己要提早做好打算.

江一掏出一枚漆黑的丹藥,遞到陳楓面前,面無表情道,"這是用毒蟲熬制的丹藥,吃下他,如果你有了害我之心,這毒蟲便會把你從內到外吞噬乾淨!"

陳楓看著面前的丹藥,眼中堅定之色一閃而過,仿佛也是知道若是自己不吃,江一必定有疑似的.

"我吃!"

說完伸手抓過丹藥,塞進嘴里仰頭一口吞服,隨後轉身朝著亂荒閣的方向離去,甚至根本就不曾與江一告別.

至于那枚漆黑的丹藥,倒還真不是江一說的毒蟲煉制的,江一身上也沒有那種東西,只是隨手搓的一個泥丸而已,只是為了有一個限制陳楓的理由.

以陳楓的智商早晚有一天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毒蟲丹藥,但到那時,江一的實力已經不是一個陳楓能夠撼動得了的了!

目送著陳楓緩慢離去,江一走到邢老尸體身邊,摸下他手指上的儲物戒指,邢老已死,儲物戒指上的禁制也就不複存在.

江一輕松把神識探入其中,里面的東西零零落落的不少,最讓江一感興趣的就三個東西,一本武技,一件玉盒裝著的東西,最後一件則是一個褐色的護腕.

江一打開武技,上面寫著黃泉古碑四個大字!

江一呼吸急促,神色灼熱的看著手中的武技,要說對這武技不眼饞是假的,單憑老狗使出武技的威勢看絕對不弱,真正的威力估計比震鬼劍訣第三式還大,絕對是個強大的助力.

接著是第二個玉盒,打開後感覺一陣藥香撲面而來,聞過之後感覺一陣神清氣爽,剛才受的傷勢仿佛好了很多.

玉盒中安靜的躺著一枚彩色的果子,波浪狀的外形,果子上長著一排排鱗次櫛比的細密鱗片,表面隱隱有流光轉動.

"五彩鱗果?"

江一呼吸一滯,對于五彩鱗果江一只是只聞其名未見其形,如果不是果子奇異的香氣細密的鱗片和波光粼粼的流光,都不會想到是這等天地奇寶!

五彩鱗果生長在西北雪域極北之地,這等天材地寶一般都是由靈獸在旁守護,守護五彩鱗果的正是名為五彩天蟒的靈獸,這等靈獸天生擁有神龍的一絲血脈,出生起便有煉氣化神心動境的實力,隨著年齡的成長,到成年後便有煉氣化神金丹巔峰的修為!

成年之後的五彩天蟒吞食五彩鱗果會激發體內的血脈,有幾率晉級為五彩天蛟,修為更進一步!

江一舔舔嘴,沒想到這老狗還有這麼好的東西,肯定是從亂荒閣的庫存中偷偷克扣下來的,用來自己突破金丹所用,沒想到到頭來卻便宜了江一.

第三件深褐色的護腕江一拿在手中,感覺頗為沉重,表面黯淡無光,看不出是什麼材質,搞不懂為什麼會把不知材質的護腕放在儲物戒指里.

好奇心之下江一將其戴在手上,瞬間臉色狂變,感覺全身的靈氣轉動變得極為緩慢,好像靈氣後面拖著一座大山似的.

江一將其拿下,靈氣好像突破某種束縛,從潺潺而流的小溪瞬間變成奔騰洶湧狂流,霎時間的靈氣急速流動的暢快感讓江一情不自禁呻吟出聲.

江一面色狂喜,這件護腕堪稱最大的收獲,護腕帶在身上對靈氣有非常好的壓制作用,就好比走路行走一直背著一座大山,相當于無時無刻不在處于修煉狀態!

"你有著壓制靈氣運轉的功能,就叫你束靈護腕吧!"

江一美滋滋的為其取了名字,也不管自己這個舉動是不是很白癡……

江一檢查完戰利品,右手帶上束靈護腕,提起星芒劍,在束靈護腕的作用下感覺星芒劍比之前要沉重很多,一劍劈開鐵籠,頓時一個碩大的黑色腦袋鑽到江一懷中不停的蹭來蹭去,險些把江一撞倒.

離別之後的重逢也讓江一很高興,如果不是今天自己參加拍賣會,皓月的下場可想而知,一想到這心中的殺意便有些遏制不住.

短暫的重逢之後,江一詢問起江家發生什麼事,皓月大致上也能將自己的意思傳達給江一,看的江一一時間心中怒火燃燒.

看來自從消息傳來江一登鬼神塔失敗淪為鬼眾後,江天命聽到後一病不起,江海適時奪權,在亂荒閣的幫助下很快取得江家絕大部分的力量,作為家主的江天命則是被軟禁起來,江海同時也想對付兩只靈獸黑豹,皓月為掩護嬋娟逃跑被抓住送往東南境拍賣.

江一翻身坐上皓月脊背.

"皓月,我們回到西北雪域!"

ps:最近現實中超級忙,有些寫的稍有倉促,各位讀者大大如果覺得那里不好,請留言,必虛心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