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你想報仇麼?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單膝跪伏在地,面色顯出不正常的青色,嘴唇發紫,震鬼劍訣第三式苦海無邊江一晉級後勉強使用的出來,方才一瞬間的脫力體內的陰氣隱隱有些壓制不住.

反觀老者,蓬頭垢面,臉上僅有一抹病態的蒼白,慢慢直起身,顯然還有一戰之力,比江一的情況好了太多.

江一一顆心漸漸沉入谷底,靈寂境強者果然非同一般,單單是靈氣量便是自己的幾倍,使出剛才的招式僅僅是消耗過大臉色蒼白而已,自己現在幾乎已經燈枯油盡!

方才二者激烈的碰撞確實讓江一驚訝不已,能夠感受到老者並沒有把這本武技發揮到極致,否則單憑苦海無邊自己根本抵擋不下.

江一殊不知老者的心中也如翻江倒海一般,這本黃泉古碑本是一次機緣巧合下殺人越貨得到的,甚至用此招越級轟殺過煉氣化神金丹境強者,沒想到之前無往不利的武技這次卻敗在一道黑色劍芒手中.

江一悄然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把丹藥囫圇吞下腹中,丹田內靈氣全無,還有一個少年在一邊虎視眈眈的站著.

雖然修為不值一提,但現在的江一,就算是修靈境的人也能輕易斬殺.

感受著丹田內逐漸升騰而起的靈氣,江一的心里略微放松下來,開始思考眼前的對策.

老者看到江一跪在那里一動不動,心里以為江一此時已經力竭,猙獰笑道,"桀桀,小畜生,剛才不是很厲害嗎?"

老者隔空一道氣勁,轟在江一身上,後者悶哼一聲,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向後倒飛出去,口鼻溢血,在空中留下一連串血花.

江一重重的摔倒在地,雙眼緊閉,面色蒼白,看上去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

"不自量力的小畜生,差一個境界,以為就可以殺掉老夫了,小畜生,你的東西歸老夫了,你……也該歸西了!"

老者眼中透露出貪婪的目光,伸手摸向江一身前,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江一的衣服里,卻沒有看到江一的一只手悄然摸向腰間的腰帶,不遠處的少年立刻臉色大變,慌忙道,"邢老小心有詐!"

"老狗,誰生誰死現在還不一定呢!"

淡漠的聲音傳入老者的耳中,瞬間感覺汗毛直立,如芒在背,抬頭一看原本晴空萬里的空中突然出現數百根手指長度寒光閃閃的鋼針.

數百根鋼針同時刺下,聲勢絕對嚇得一個人不敢動彈.

老者不愧是靈寂境強者,雖被貪欲占據身心,但身為強者的經驗和反應速度依舊在,雙手一揮,磅礴的靈氣轟然爆發,絕大數鋼針還沒有接近老者周身便被強橫的靈氣彈開,但依舊是有兩根鋼針依舊透過靈氣紮進老者的眼中!

"啊!"

道路上空突然傳來淒厲的慘叫,老者捂著雙目在地上來回打滾,雙目流出血淚,披頭散發的樣子宛如地獄中的惡鬼.

"嗤!"一顆大好頭顱沖天而起,隨著江一劍芒落下,那切口處噴射出半人高的血柱,滾燙的鮮血散落一地,發出令人作嘔的味道.

見強敵已死,江一不禁松了一口氣,在想對策的時候江一就知道硬拼拼不過,只能靠偷襲,還好老者很自信自己的實力.

剛才那一掌江一硬撐著挨下,就是為了讓對方完全放松警惕以為自己已死,利用腰帶的鋼針偷襲將其斬殺.

那兩枚刺入眼睛的鋼針,自然是腰帶中隱藏的殺招,破靈針!

破靈針之所以免除靈氣阻隔,是因為打造時摻入了破靈石,破靈石是對靈氣最為排斥的珍貴礦石,摻入尋常武器雖然不能夠提升武器整體品質,但能夠輕易擊穿任何靈氣.

經過消化腹中的靈藥,江一狀態漸漸好轉,提著星芒劍朝著少年走來,鮮血順著江一腳下的地面上留下點點血花.

"你要殺我?"

少年冷冷的看著江一手中的染血靈劍,語氣中竟然沒有絲毫害怕.

江一詫異,看著少年的表情不像是裝的,任何人對死亡或多或少都會產生恐懼,但江一在面前的少年眼中沒有看到一絲恐懼,甚至看到隱藏在眼神深處那一抹深仇怨恨!

江一收劍而立,這少年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宛如飽經風霜的老者,根本不像拍賣會那種聲音,除此之外江一對其產生一絲興趣.

"如果你告訴我拍賣會中除你們二人之外還有什麼人,我就可以放過你!"

突然少年面露猙獰,十根手指插入肉掌中,額頭上青筋突起,如一只擇人而噬的野獸,可他猶豫了一下之後,低沉開口.

"陳彥……那個畜生,是亂荒閣的嫡系!"

見這身影的模樣,江一笑了笑.

"你似乎很恨他?"

"對!"這身影頗為憤怒,"或許我本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母親本是亂荒閣一個丫鬟,那個畜牲的父親醉酒之後有了……我姐姐和我……因為身份低微處處受欺凌,母親一直忍辱負重,直到有一天……"

這句話宛如一個導火索,點燃炸藥最後一寸引線,少年的仇恨再也遏制不住,如同山洪般爆發出來,聲音近乎歇斯底里道.

"那個畜生竟然趁著醉酒之後要殺我姐姐,說我姐姐是野種,不配活著……母親發現後卻被他殘忍殺害,姐姐……最後姐姐也難逃一死,就因為那個畜生是亂荒閣少閣主,他做的一切都沒有人阻止!"

江一眉頭輕佻,自然知道這陳彥的父親指的是誰,正是亂荒閣閣主陳星變,卻是沒想到陳星變還有這麼段黑曆史.

江一能夠看得出來少年臉上的表情都不是裝的,甚至對陳家父子恨不得生飲其血生啖其肉的地步.

"那麼,那個畜生陳彥去哪了?"

少年深吸一口氣,把躁動不安的情緒壓在心里,道,"先行回到西北境了,似乎亂荒閣有什麼大動作!"

江一回想起來黑袍人異常的反應,暗道,難道是和死亡之地有關,看來,自己還是要馬上回到西北雪域才行.

江一看著眼前的少年,對亂荒閣有很大仇恨,在亂荒閣的地位雖說比不上陳彥,但他沒被陳彥殺掉,就證明他應該也有些地位,或許能成為了一顆很好的棋子!

心中打定主意,江一用充滿誘惑的聲音道,"那麼……你想報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