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魑魅魍魎跪兩邊!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在暗處默不作聲,自己一路上小心翼翼,藏得極為隱秘,二人不太可能會發現自己.

"朋友似乎不肯出來,要老夫請朋友出來嗎?"

突然,矮個子的人袖袍鼓漲,幾道氣勁破體而出,朝著江一所藏的角落爆射而去.

"轟!"江一原先所處的地方發出一聲劇烈的爆炸,殘枝橫飛,樹葉飄散,江一所在的那顆四人合抱的巨樹也在這一擊之下被攔腰轟短!

江一身影一閃,再次出現已經到了二人身前不遠處.

亂荒閣二人此時已經脫下身上的黃袍,一高一矮,一少一老,那少年身穿華服,雖長得眉清目秀,狹長的眼眸中不時的閃過一絲狠厲之色,宛如黑暗中的毒蛇.

這家伙就是吵著要燉了皓月的人,江一眼睛微眯,在他眼中這少年不論什麼背景,必死!

老者佝僂半個身子,拄著一副拐杖,雞皮鶴發,顫顫巍巍一副風一吹就倒的樣子,江一可不敢對這老者大意,方才凶猛的氣勁正是由這看似弱不禁風的老者施展的.

江一大馬金刀的坐在路邊一塊石頭上,星芒劍插入地面,猖狂道,"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從此路過留下……籠子里的那東西!"

"呵呵,朋友莫不是以為我們亂荒閣好欺負?"老者陰測測道.

"一個處于煉精化氣之融合期的人,和一個煉氣化神之靈寂境的人,這陣容就敢參加拍賣會,今天小爺搶的就是你們!"

自從叩門開辟八百里識海之後,江一的識海比同級別要大得多,另一個好處便是,在同一境界之下,江一可以看出來比自己高一個小境界的人,也就是說面前的老者靈寂境,差一個小境界,可以拼一下,要是換成金丹境強者江一可就看不穿了,只能扭頭就跑.

老者面色一變,旋即猙獰笑道,"不過是初入煉氣化神境界卻能夠看穿老夫的修為,身上定是有什麼看破修為的寶貝,小子老實的交出來吧!"

"陰風爪!"

老者右手握成爪狀,黑色的靈氣彌漫而出,向前一揮,一道五丈長度的巨大鬼爪朝江一拍去.

跟著老遠,江一能清楚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陣陣陰風,絲毫不敢大意,單手一招星芒劍應聲拔地而出,劍尖輕鳴,周身乍然出現漫天劍影.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陰風巨爪對碰上漫天劍影,剛一接觸,劍影便猛地分散開來,交織成密集的劍網,陰風巨爪穿過劍網的瞬間被蠶食殆盡,但其中一道氣勁依舊是透過劍網轟在江一身上.

江一感覺到一陣鑽心的劇痛,好像被什麼毒蛇叮咬似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同時一股陰冷的氣息迅速從疼痛處蔓延開來,如蝕骨之蛆一般鑽進自己體內.

江一頓時面色大變,憑借著遠超同級的神識找到這股鑽進體內的陰冷氣息,分出一股靈氣試圖壓制住這縷陰冷之氣.

"小畜生,陰風如體的滋味好不好受,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你就會全身發冷,到時候老夫再把你所有的秘密一一挖出來!"老者陰森森笑道.

"呸,老狗你真不要臉,對付後生晚輩竟然用偷襲."江一張嘴吐出一口血沫,臉色稍微好上一點,那股陰冷的氣息已經被牢牢壓制住,還好早有准備,不然真的著了這老狗的道.

"老狗,有本事今天殺了小爺,否則全大陸人都會知道亂荒閣的老狗倚老賣老,偷襲後生晚輩,亂荒閣到時候會因為你這老狗威名顯赫的!"

江一左一句老狗右一句老狗,這名老者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般頓時被氣得三尸神暴跳七竅內生煙,"小畜生,再讓你囂張一會,老夫這來取你性命!"

老者絲毫不見佝僂的樣子,扔下拐杖如一只大馬猴般沖向江一,雙手高舉頭頂,狂暴的靈氣在老者宛如雞爪般干瘦的手中聚集,在江一震驚的目光中一座黑色古碑虛影緩緩浮現.

一只龜形靈獸馱著一塊巨大的黑色古碑,古碑陰氣森森,江一在其上面甚至感受到濃郁的死氣,古碑上刻有兩個繁體大字,黃泉!

"小畜生,能死在這招之下是你畢生的運氣,古碑鎮黃泉!"

古有黃泉,陰靈肆虐,玄武馱仙山古碑鎮于黃泉!

黃泉古碑以泰山壓頂之勢當頭壓下,強烈的風壓壓得江一呼吸困難,背脊微微壓彎,古碑上黑氣滾滾,鬼哭狼嚎之聲不絕于耳.

"束人于野!"

老者身下出現一道光陣,大量劍影自光陣中飛出,劍尖所指,老者頓時感覺深陷泥潭,黃泉古碑下降的速度減慢了少許.

法則第二式雖然不能把黃泉古碑完全困住,但減緩速度已經給江一很多反應的時間,

江一閉眼靜心,再次睜開眼時,整個人的氣息被陰冷所取代,淡淡的黑氣自體內緩緩溢出,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幾分,黑氣在空中凝聚成一個個身形暗淡的鬼臉環繞于江一周圍,空洞的眼神閃爍著幽幽鬼火,口中陰風陣陣.

豎于胸前的星芒劍同樣黑氣纏繞,其上緩緩凝聚成一道七丈長的黑色劍芒,陰冷的氣息中散發著霸道之氣!

更令人震驚的是,方才圍繞著江一肆意吼叫的鬼魂見到黑色的劍芒宛如見到自己的王者般紛紛跪伏在地.

"苦海無邊劍猶在,魑魅魍魎跪兩邊!"

"鏘!"

黑色劍芒宛如黃泉之劍,劍身纏繞無數鬼魂,與半空中掙脫法則飛速下降的黃泉古碑毫無花哨的碰撞在一起.

兩股不同的陰冷之力迸發出激烈的碰撞,黑色劍芒周圍的鬼魂仿佛見到殺死他們的仇人般朝著黃泉古碑瘋狂的撕咬,在天空中激蕩出一層層能量漣漪.

二者交纏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黃泉古碑上的黑氣已經被鬼魂蠶食殆盡,不複方才威能,相對的黑色劍芒光芒變得更加暗淡,周圍的鬼魂也消耗殆盡.

"咔嚓!咔嚓!"

黃泉古碑和黑色劍芒由于激烈的碰撞產生細密的裂紋,在某一瞬間達到臨界值,陡然爆炸,爆炸能量傾瀉而出,江一和老者瞬間被同時掀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