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神秘老者
g,更新快,無彈窗,!

皓月!這只黑豹正是皓月,鬼神大陸上黑豹雖然不少,但江一和嬋娟皓月相處很長時間,憑著江一的眼力,就算扔在黑豹群中也能一眼認出來,絕對不會認錯!

"這只黑豹起拍價五十萬兩!"

"李家主,無論如何,就算是讓李家傾家蕩產,必須!把這只黑豹買下來!"

李洛心中也是一驚,從昨天見到江一還沒有發過如此大的火,直到黑豹出現才發覺江一看上去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不曾想到爆發的殺意如此令自己膽寒.

心里這麼想著,李洛的聲音依舊不慢,高聲道.

"李家一百萬兩!"

價錢整整翻上一倍,不少人開始重新審視這只黑豹,紛紛猜測這只黑豹究竟有什麼秘密.

"亂荒閣,出價一千萬兩,這頭黑豹看起來不錯,回家正好燉鍋肉吃!"戲謔的聲音緩緩從上三層傳來.

江一眼中殺機迸現,這句話無異于觸碰江一的逆鱗,心里已經給那個聲音的主人打上死亡的標簽.

"這……鬼使……"

李洛面露難色,繼續競價無異于同亂荒閣撕破臉,雖然江一承諾欠李家一個人情,但那是以後的事,人情償付之前李家可能就被亂荒閣滅了.

江一深吸一口氣,現在做什麼都無濟于事,就讓皓月那家伙手中多呆一會.

江一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緩慢坐下殺意沖天的人不是他似的,緩緩道,"我知道李家主有其難處,人情的事依舊算數!"

李家主不禁松了一口氣,看著旁邊的少年陰沉的臉色,心中不禁為亂荒閣的人悲哀,拍賣會結束後亂荒閣的人恐怕有麻煩了!

接下來的拍賣會相對平靜很多,一方面是拍賣的東西沒有吸引人的,另一方面也是怕上三層的神眾攪局.

轉眼間一個個拍賣品被拍走,這中間引發一個小騷動,上三層的囂張的神眾似乎感覺拍賣會頗為沒意思,隨手在座位上放下一兩銀子,拿起雪蛟戟禦空離去.

隨著時間流逝,拍賣會按部就班進行,但此時江一的心思早就不在拍賣會上.

靜下心來,江一仔細想了一下,皓月嬋娟被自己留在西北境江家守護自己的父親,皓月被神秘的人賣來東南境,嬋娟在什麼地方,自己的父親難道遭遇什麼不測?

一想到這,江一的心再也靜不下來,這時,一陣喧嘩聲打亂江一的思緒,身穿黃袍一高一矮的兩人從上三層緩步走下,身後繡著一個鎏金大字.

荒!

"亂荒閣!"

江一很好的隱藏住眼中的殺機,默不作聲站起來,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一面黑色的斗篷,寬大的帽簷很好的遮住江一的臉,順著擁擠的人流不緊不慢的跟著他們.

亂荒閣的二人拉著裝有皓月的鐵籠子,走到一處拐角處,轉身走進一道狹窄的胡同,剛准備跟上,一只蒼老的手卻是在江一將要轉身的時候將其一把抓住.

"哎,這位少年……"

江一眼看著跟丟人,一看拉住自己的是一名形態邋遢,衣衫襤褸的老者,挑起眉頭.

"做什麼?"

一邊說著,江一便要掙脫老人的手掌,這一掙脫不要緊,江一驚駭的發現自己仿佛背著一座大山,一動也不能動,甚至一根手指一個轉頭的動作都不能!

旋即老人松開江一,後者頓時感覺全身一松,豁然發現自己的手腳竟然可以動了.

經過剛才一幕,江一再也不敢看不起面前這位其貌不揚的老人,頓時恭恭敬敬,"前輩叫住晚輩有何事?"

"嘿嘿,小伙子,老夫看你骨骼驚奇是……"

"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將來維護大陸正義與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前輩您是不是想這樣說?"

江一感覺頗為無奈,這倒背如流坑人言語,怎麼還被人用到自己的身上了?

老者搓著手,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宛如一朵盛.開的老菊花,顯然被江一說出自己要說的話很尷尬.

"前輩要是只有這句話,沒什麼事晚輩就先走了,我還有事,後會有期."江一的神識感覺到亂荒閣的二人正在快速離開自己的神識范圍,心道再不追就來不及了.

"少年別急啊,老夫看你初入煉氣化神境界,這里有一個完美金丹之法要不要試一試,不要錢的不要錢的."

江一一聽愣住了,金丹就金丹,哪里有什麼完美金丹,難道現在修煉的金丹都是不完美的?

江一決定不再聽老者胡言亂語,哪知一道白光從老者眉心射出,咻的一聲鑽進江一腦中.

這期間江一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隨後感覺一陣頭昏腦漲,在那之後突然感覺記憶中多了很多東西,當回過來神的時候,面前的老者已經憑空消失.

"小娃娃,你跟蹤的人已經出城了,往南走就能追上……"

"多謝前輩指引!"江一雙手抱拳對虛空恭敬一拜,隨後朝著城門方向狂奔.

虛空中,方才衣衫襤褸的老者此時已經模樣大變,一身白色長袍隨風搖擺,銀絲般的胡須垂于胸前,眼神中散發著睿智的光芒,與之前一副老乞丐模樣判若兩人.

"有趣的小娃娃,叩門開辟識海八百里,千百年沒有發現一個,就是實力太弱,雖然是鬼神大陸的人,可問題也不大,還好老頭子我早有准備,或許能夠修成完美金丹……"

老者話音剛落,身體在虛空中緩緩變淡,直至在空中消失.

金銀城外,一道黑影閃電般劃過天際,如靈巧的猿猴般幾經起落,停下時已經身處幾十米遠的位置.

江一面露一絲喜色,從出城後順著老者指引的方向一路狂奔,果然神識范圍內又出現亂荒閣二人的蹤影.

屏息靜氣,翻身進入路旁的樹林中,樹葉沙沙作響,江一宛如林間黑豹般在樹枝上奔襲,跳躍,幾個呼吸之間逐漸逼近前方二人.

"不知哪里來的朋友跟蹤我們二人多時,不知能否出來一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