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金銀城的拍賣會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家的青年被江一拉著後衣領一陣拖拽來到李家門前,一路上,李家的青年一直老老實實的,免得再受些皮肉之苦.

他雖然沉迷酒色,但卻不是傻子,對方有恃無恐的敢拉著自己來李家,或許自己真的不開眼惹到什麼惹不起的人物.

李家的守衛看到自家少爺被人像拖死豬般拖回來,哪里忍得了,嗷嗷亂叫著要把青年救下來,可無一例外都被江一打翻在地,留下身後躺在地上哀嚎的守衛,拖著青年走進李家.

"小友來我李家所為何事,不知能否先把小兒放開?"

李家空曠的上空傳來中年人的聲音,不知何時江一面前站著一名中年人,看容貌和青年有著八分相似,一雙不時泛著精光的雙眼讓人提不起任何輕視之心.

"李家的家主?"

青年看到自己的父親出來,慌忙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淒聲道.

"爹,快救我啊,殺了這家伙,這家伙敢不把我們李家放在眼里!"

"閉嘴,小爺還沒讓你說話!"

江一眉頭一抬,抬腿對著青年小腿就是一腳,後者抱腿打滾哀嚎.

李家家主看著自己的兒子這副慘樣子,壓住心中的火氣,咬牙切齒道.

"我便是李家家主李洛,犬子哪里得罪小友,要這般對待?"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方才小爺和令郎起沖突時令郎不小心把小爺的雪蠶甲弄壞了,請問李家家主怎麼賠啊?"

雪蠶甲是西北境珍惜的靈獸雪蠶吐出的絲煉制而成,清涼透氣,防禦力極其驚人,能夠抵擋金丹境強者的全力一擊.

"爹,我沒……"

"這有你說話的地兒嗎,你是記吃不記打吧,要不要再打你一頓啊?"

被江一這一威脅,青年立刻閉口不言,真的是被打怕了.

突然,李洛的語氣兀地冷下來,屬于金丹強者的氣勢完全釋放開來,威脅道.

"這位朋友,看來這個梁子非結下不可了!"

李洛怎能不知江一是在信口雌黃?雪蠶甲?讓自己這不成器的兒子隨便砍,都不見得能砍得破……

江一冷笑一聲,從懷中摸出一面玉牌,丟給李洛,道.

"李家主不要下這麼早的結論嘛,雖說我地位不高吧,卻也不至于任人欺負."

江一這話毫不講理,無論怎麼看,好像都是他在欺負別人似的……

李洛揮手將江一扔過來的玉牌接過,看到玉牌上鬼神塔的浮雕,瞬間臉色煞白,恭恭敬敬的將玉牌還給江一.

"李洛不知是鬼使大人,冒犯之處還請鬼使大人見諒!"

雖然江一是最低級的人級鬼眾,但凡是牽扯鬼神塔的,都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李家可以招惹的.

江一心中暗笑,果然作為鬼神大陸主宰的鬼神塔其鬼眾玉牌可以給一般的勢力給予不小的壓力,這些小勢力整日夾縫中生存,並不想得罪鬼神塔,而江一倒也樂的扯著虎皮當大旗.

看到李洛的反應,青年不高興了,忙道.

"爹,這家伙蔑視我們李家,為什麼反過來……"

青年話音未落,一只大腳直接將他踢暈了過去,這次不是江一動的手,而是李洛.

"鬼使,犬子不識大體,如有冒犯之處還請鬼使大人不記小人過."

"當然當然,仇已經報了,自然不記他的過錯."

對于這般,李洛只能滿臉賠笑.

江一好像忽然想起什麼事般,笑著問道.

"我看外面來往人極多,就算東北境地處繁華,也不應該人會這麼多."

"鬼使真是明察秋毫……"李洛不聲不響的拍一個馬屁,接著道.

"鬼使來的很巧,明天就是金銀城的金銀商會舉行的大型拍賣會,所有金銀城乃至東北境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此地參加!"

"不過哪些真正的大勢力明天回來,金銀商會為他們准備專屬的坐席."

江一心中有些無奈,金銀城,金銀商會,用金銀命名,不愧是財大氣粗的東南境.

對于拍賣會,江一頗為感興趣,上次在西北境同靈塵參加的拍賣會至今記憶猶新,金銀城的拍賣會按理說會比在西北境的更盛大,不知道有沒有解除識海中黑色雷電的方法.

"那個……"江一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金銀城的拍賣會我頗為感興趣,不知李家主……"

江一的意思很明顯,小爺沒錢,快給錢!

李洛是老油條,豈不知江一的意思,暗罵一聲臉皮真厚,臉上卻笑眯眯,拍拍胸脯道.

"鬼使盡管放心,這次拍賣會鬼使的花銷都由李家承擔!"

"那就多謝李家主的好意了,以後李家有什麼麻煩盡管找我."

江一會出手幫李家嗎,自然不會,只是隨手扔下一張空頭支票,不然怎麼讓李家為自己開開心心的掏錢?

……

翌日,金銀城的拍賣會如期舉行,出乎江一的預料,清晨敲自己房門的不是丫鬟侍從,而是一臉懼怕的李煥.

李煥看起來精神很不錯,顯然昨天用了上好的藥,要不然江一那一腳可不是一天能下來床的.

"怎麼,昨天沒打夠,意猶未盡,早上還想來一頓?"

李煥如一只受驚的兔子般跳起來,不斷後退,顫聲道.

"拍賣會快開始了,父親命我來叫鬼使一聲."

李洛什麼心思,江一怎麼會不懂,無非是看中自己鬼使的身份,讓自己的兒子多和自己親近親近,好把自己拴在李家.

江一和李家父子坐著李家的馬車浩浩蕩蕩的前往金銀商會,此時商會門前已是人山人海,一看到李家的馬車,紛紛讓開道路.

李煥和李洛最先下馬車,李洛走到江一馬車前,放下下馬車的踏腳,一只手托著門簾請江一下車.

圍觀的眾人一片嘩然,何時見過李家的家主如此恭敬的對待一個人?

"這……我沒看錯吧,這是李家家主?"有一人揉揉眼睛,不可置信道.

"這少年是誰啊,讓李家的家主如此小心對待?"

"定是七大統禦勢力中的公子,不然尋常勢力得不到這種待遇!"

後來的小勢力暗中記下江一的樣子,打定主意日後一定打好關系,就算關系不好,也不要與之為敵,甚至還有的盤算著家族里有沒有什麼年輕女子配給人家當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