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失敗
g,更新快,無彈窗,!

鬼神塔第八層,周圍死一般的寂靜,江一站在入口,能夠清楚地聽見自己心跳的咚咚響聲.

緊接著,眼前黑洞洞的空間兀地出現淡淡的霧靄,周圍變得更加詭異,隨著時間的推移,霧靄逐漸變濃,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濃郁的霧靄中,發生劇烈的升騰翻滾,一團刺目的亮光刺透江一的身體,眼睛微眯,回過神來周圍的場景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江家駐地?"

江一呆愣著看著眼前的景象,熟悉的街道房屋,還有江府的鎏金牌匾,的的確確是西北境江家!

自己不是在鬼神塔嗎,怎麼會在家里?

畫面突然一片恍惚,再度清晰起來已經到了江家的庭院內,一個紮著羊角辮孩童顫顫巍巍的在地面上行走,或許剛學會走路,孩童不小心被腳下一顆石頭絆倒,膝蓋和小手磕出鮮血,小嘴一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一名美婦聞聲快步走來,擦干眼淚,抱起孩童輕聲細語地安慰起來,幾句話便把孩童逗得開懷大笑,不一會孩童便在美婦的懷中悄然熟睡.

就當美婦轉過身時,江一腦中爆發出一聲轟鳴,那名美婦正是自己的母親黎落,懷中的孩童正是玥兒還沒有出世,三歲時候的江易.

江一穿越而來繼承原本江易的記憶和身份,江易的記憶中已經沒有這段回憶,但江一此時看到也露出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雖知是幻境,江一卻不忍心將其打破.

突然畫面一轉,江一發現身處于一座華麗的行宮內,一眼辨認出來這是亂荒閣關押自己母親的地方,自己的母親黎落坐在華麗的床邊,低聲哭泣.

江海突然出現在黎落身後,露著猙獰的笑意,雪亮的刀尖砍向低頭的脖頸,黎落似乎渾然不覺,仿佛下一秒便要人頭落地!

"江海給我去死!"

江一腦中瞬間被憤怒充斥,殺意如火山般爆發,雙目頓時被鮮血充斥,發出一聲咆哮,劍氣肆虐而出,幻境瞬間被攪得粉碎,江一喘著粗氣,本以為這樣就會結束,但緊接著看到更令他瘋狂的一幕.

黎落被人反手綁起來,挾持在身前,刀尖指著黎落的背部,美目中驚恐的神色不斷向江一求救,背後顯現一個黑色的人影,正是在江海庭院中碰到的那人.

森然的聲音,如同地獄的冤魂嚎叫,緩緩地從人影口中傳出.

"江一,你沒有履行約定,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母親,消亡!"

"有什麼沖我來,放開我母親,我的命給你!"

江一用星芒劍瘋狂地攻擊黑影,每次都會被一股無形的屏障擋住,接著一股更強的反彈力量將江一擊倒在地.

江一瞳孔陡然放大,一抹沾著鮮血的刀尖從黎落身前緩緩刺出,鮮血順著刀尖流出,黑影發出森然的笑意,將刀尖猛地抽出!

"嗤!"

頓時鮮血好像找到傾瀉口,血如泉湧噴薄而出,黎落的身體無力的倒在冰冷的地板上,鮮血順著地面蔓延而出,眼睛流著鮮血,眼神中滿含怨恨的望著江一.

江一半張臉淋上血淋淋的鮮血,刺鼻的血腥味劇烈的沖刷江一的神經,彎腰止不住的干嘔起來.

一塊翠綠色的玉佩從江一胸前滑落,在漆黑的霧靄中散發著柔和的微光,玉佩周圍的霧靄被神奇的驅散,看到玉佩,江一即將發狂的神經也在這一刻恢複些許清明.

靈魂玉牌都是由叫安魂玉的材料制作,能夠安定心神,上好的安魂玉放在身上甚至還有破解幻境的功效,亂荒閣制作黎落的靈魂玉牌顯然用的上好的安魂玉.

江一雙手抓住玉佩,如同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仔細查看,玉佩表面光滑,長時間貼身放置的原因,摸起來有些溫熱.

江一終于松了一口氣,來之前黑袍人說過玉佩沒事就代表自己的母親沒事,一顆躁動不安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神色淡漠地看著滿地的鮮血和躺在血泊中的"黎落",眼神中不甘的看著江一,好像在問為什麼不救她,江一輕笑道.

"我承認這幻境做的極為逼真,若不是我知道母親沒事,或許真的著你的道,但我的母親絕對不會露著這樣的表情."

"我的母親一直是很溫柔的人,自己有危險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冒險,就算母親被人挾持,也會讓我在第一時間拋棄她離開,絕對不會露出這種乞求的眼神!"

話音剛落,滿地的鮮血,"黎落",黑影包括江一臉上的鮮血消失不見,周圍的霧靄漸漸散開,一道閃著金光的門緩緩浮現.

第八層通關!

信步走去,手指快要接觸光門時,江一的身子如同時間定格般停在那里,看著光門,眼中流露出一絲掙紮之色.

進一步,光輝萬丈的神眾,家族聲望追漲船高,成為西北境第一勢力,但自己的母親可能要遭受亂荒閣的毒手,成為神眾擁有使用鬼神塔權力,就算亂荒閣被自己滅了,自己的母親一樣回不來.

反之則淪落為鬼眾,終生供鬼神塔驅使,江一有必要相信,江海定會從中作梗,自己的母親顯然不會被輕易放出來,定會用來威脅自己的底牌,但至少可以隨時掌握母親的狀態.

黎落的靈魂玉牌在江一手中散發著微光,照的在江一臉上忽明忽暗,好像在提醒著江一……

"母親,我定會把你救出來!"

江一看著手中的象征著母親生命的玉佩,淡笑著,掌心靈氣湧動,一掌拍向自己胸口.

江一笑了,笑得很悲哀,想他江一赫赫威名,最終還是要被他凌天看不起了……

可是,母親被人挾持,江一便處處受鉗制,精神極差之間,讓江一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但此時的仇恨屈辱早已經被江一埋藏心底,亂荒閣,這些賬,遲早都會一一討回!

"嗤!"鮮血自江一口鼻流出,視野漸漸變得模糊起來,昏迷前隱約看到泛著金光通向第九層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