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靈氣鑄凶兵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繼續剛才的動作,雙手虛握,從丹田內彙聚的靈氣聚集到雙手,不一會的功夫便彙集和剛才一樣大小的兩團靈氣漩渦!

"轟!"

兩團靈氣在空中高速旋轉,狠狠地敲擊其上,費了很大的功夫取得一些成果,再一次的撞擊使得神識之門的縫隙又張大些.

但還是不夠!

這次江一打算換一種嘗試,兩團靈氣彙聚到雙手上,雙手合並,靈氣交織糾纏在一起.

如果不是江一煉精化氣的基礎很紮實,先前兩次大規模的靈氣消耗已經使其燈枯油盡,現在吸入轉化的靈氣和消耗在一個相對平衡的位置.

屏息凝神,江一再次睜開眼睛,整個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一往無前!

"靈氣,給我凝!"

江一大吼一聲,靈氣漩渦外好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瘋狂壓縮似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縮小,從剛才的五人之高壓縮成現在的三人之高.

靈氣的大小雖然在減小,但其質量呈幾何倍暴增,江一感覺自己正舉著一座小山,稍一松懈,自己的靈魂就要被碾爆.

"靈氣,給我凝!凝!凝!"

江一覺得遠遠不夠,靈氣漩渦再度被壓縮,已經縮小到一人大小,江一手臂劇烈顫抖,已經接近脫力的極限!

靈氣旋渦瘋狂旋轉,其內部竟然響起金鐵之聲,刺穿天地的鋒銳之氣緩緩彌漫開來,仿佛靈氣漩渦中孕育著一柄絕世凶兵!

"鏘!"

一抹雪亮的劍尖緩緩自漩渦中飛出,圍繞著江一發出歡快的劍鳴,在慶祝自己的新生.

單手一招,長劍乖巧的躺在江一手中,長劍通體雪白色,由于是靈氣所鑄,靈氣縈繞劍身.

看著手中的長劍,江一頗為可惜,這把劍的確是自己親手鑄造出來,但只能用一次,在自己腦海中才會誕生靈智,放在外面不消片刻便化為靈氣消散!

江一單手一揮,長劍所指神識之門,神識之門發出一陣轟鳴聲,好像對這柄劍極為忌憚!

"殺亦有道因果報,生死路上有黃泉!"

霎時間劍氣肆虐,長劍泛起清脆的劍吟,迎風暴漲,丹田內的靈氣被其瞬間抽干,漲到三十丈堪堪停止.

"轟!"

巨劍和神識之門撞擊在一起,迸發出刺目的火花,二者僵持不下,巨劍一時半會奈何不得神識之門.

"給我破!"

江一大吼一聲,雙臂陡然發力,與此同時,一抹璀璨的星光從江一某個部位激射而出,融入到巨劍中,頓時巨劍威勢陡然暴增,幾乎是瞬間劈開巨門!

"轟!"

神識之門轟然打開,一股莫名的吸力把江一吸入其中,江一回過神來發現身處一片混沌中,濃濃的霧靄遮擋住江一的視線.

徒手摸到一處石碑面前,石碑上亮起幾個大字.

問世間,何人稱霸?

八百里識海,我亦稱雄!

"八百里識海……八百里!"

江一對眼前的景象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根據鬼神大陸曆史記載史上開拓最大的識海才七百五十里,那人早已證大道,成就真仙.

外界,江一睜開雙目,兩道精光自眼中透出,塔外,站在一邊的黑袍人猛地看向一層的位置.

煉氣化神心動境!

江一在里面晉級的不亦樂乎,外面的學員快要炸開鍋了.

"江一進去這麼長時間,怎麼還在第一層?"

"果然還是新學員,年輕氣盛,最簡單的第一層估計過不去吧!"

鬼神塔內,江一面含淡笑,神念一動,神識瞬間覆蓋鬼神塔一層絕大部分空間,任何的動靜都難逃江一的探查.

江一雖說有八百里識海,卻難以真正實現探查八百里,原因就是實力太低,現在江一的識海如同是一個巨大的水缸,水缸空有體積,但其中的水很少.

神識似乎探查到前面有什麼東西,江一面前出現一座直徑十幾米的巨大陣法,江一笑笑,反手取出了儲物戒指之中當初亂荒閣之人給自己的藥劑,緊緊的握在手中,雙拳有些顫抖,只要喝下去了,自己必會失敗……

江一長長的舒了口氣,將這藥劑重新放回,自己剛剛晉級,說不得,也能靠這鬼神塔提升自己的實力,江一也想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到哪里……

江一一只腳剛踏進陣法,陣法泛出淡淡的微光,五只靈獸出現在江一的眼前.

雪狼!

初入三千里冰原碰到的靈獸,如果不是走狗屎運激發星芒劍劍勢,自己和靈塵早就成一坨糞便了.

再次見到雪狼,早已經是物是人非,江一也不再是那個初次離家的毛頭小子.

星芒劍出,江一反手持劍,幾道殘影一閃而逝,再次落地江一儼然出現在雪狼身後,面前一道光門悄然出現.

江一看也沒看雪朗一眼,轉身消失在光門中,在光門消失的一刹那,呆立原地的雪狼脖子上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劍傷,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塔外,二層的位置又出現一道光點,新生們紛紛歡呼起來.

"我就說江一一定不會卡在第一層的,來來來下注,我把全部的積分賭上,賭江一成功!"

這位新生話音剛落,其余的新生一同賭上自己的積分,一時間熱鬧非凡.

鬼神塔內,江一再一次解決第二層的靈獸,三只銀線蟒,這種靈獸最擅長的隱匿自己,一擊必殺,口中的毒液能夠使一名煉精化氣的高手瞬間斃命.

當然在擁有神識的江一面前,這三條銀線蟒如同黑夜里的三盞明燈,星芒劍一揮,在其隱匿暗處時便斬為幾段!

上到第三層,從陣法中走出來一具黑色的傀儡,身穿黑色的武者服,做得極為精細,不仔細查看還以為是一個真人站在那里.

這種東西和鬼仆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知疲倦,沒有痛感,全身的運動靠著中心的靈氣運轉,靈氣耗盡自然成為一具死物.

面前的傀儡憑氣息大概有煉精化氣融合境修為,江一絲毫不敢大意,傀儡沒有痛覺,戰斗起來都是以傷搏傷的戰斗方式,稍有不慎可能陷入危險.

星芒劍在手,江一飛射而出,平平無奇的一招直刺傀儡胸口.

"鐺!"

傀儡一只手平穩的接住星芒劍,擦除點點火花,另一只手掌心突然伸出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劍,同樣刺向江一心窩.

江一翻身躲開,抽身而立,方才接下星芒劍的手掌只是有些凹陷,要是一雙肉掌,現在早已經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