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二入學院
g,更新快,無彈窗,!

巨龍背上,星芒劍經過這次的爆發顯得頗為暗淡,作為劍主的江一,能夠感覺到其未蘇醒的劍靈現在頗為虛弱.

路霓裳長出一口氣癱倒在地上,江一見狀將其攙扶起來.

"巫家……是誰?我剛才引動了搖光鞭中的器靈,再加上你的劍靈,還有搖光星辰的輔助,為何還是會讓我們出現這樣的創傷?"

江一看著死亡之地的方向,深吸一口氣,盡量使自己的語氣平緩.

"死亡之地!巫家的那人在死亡之地,應該是脫不開身,否則追我們的可不只是隨手一道掌印!"

"咱們要趕緊把這件事情傳出去,這件事非同一般!"

眾人點點頭,一開始以為巫家只是難啃的硬骨頭,先是鬼獸,再是鬼仆,現在又多了那個神秘的人,這件事早已經不在他們解決能力的范圍.

連夜回到江家駐地,眾人都或多或少帶著不輕的傷,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夜淚,江家駐地的家仆和平民看到他們的歸來,都很識趣的沒有過多討論,有些事情,終究是不能妄加評論.

安置好夜淚後,江一回到自己的院子中,發現庭院中坐著一個消瘦的人影,月光透過黑云,照在江海蒼白的臉上.

"二弟,看來此行不是很順利啊!"

江海輕抿一口石桌上的茶水,幽幽道.

江海感覺這幾天是自己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候,看著以前被自己當做目標奮斗的江一當跑腿般為自己稱霸西北境跑前跑後的樣子,就有說不上來的舒暢.

"閉嘴,有些事你沒資格知道,帶我去找那個人!"

"江一警告你不要得寸進尺,別忘了你現在的處境!"

江海刷的一聲站起來,指著江一厲聲道.

江一不緊不慢的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張布條,在手中晃了晃.

"你的命也在我手中,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

江海雖然會算計,但極為怕死,見自己的命掌握在江一手中,不敢多言,怨恨的看了其一眼,還是將他帶到自己庭院,找到當初的黑袍人.

"你此番找我有何事?"

還未等江一開口,黑袍人先行問道.

江一瞥了一眼江海,黑袍人會意,揮手命江海走開,江海面色鐵青的瞪了江一一眼,轉身出門順手關上房門.

接著江一把在巫家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說出來,不過還是耍了些小聰明,只說那里鬼獸泛濫,無法進攻,並沒有將鬼仆和死亡之地里的人說出來.

不論是鬼仆還是死亡之地的那人,饒是亂荒閣在倉促之間也會吃個不小的虧.

可黑袍人接下來的反應卻大大出乎江一意料,沒有江一預料中的愁眉不展,反而是一種極為興奮的語氣,雖然看不到黑袍人的臉,但隔著顫抖的黑袍能感受到黑袍人心中極度欣喜!

"你說的是真的?有鬼獸的存在?"

得到江一准確的答複下,黑袍人發出一聲張狂的笑聲,黑袍無風自動,一股絕強的氣勢席卷而來,江一用自己全力抵擋險些被掀飛.

"找了幾十年,果然在巫家,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爆發過後黑袍人很快冷靜下來,但語氣中還有些絲毫的顫抖之聲.

"你此次做的很好,現在先行回去,只要你按我們說的做,我保證你的母親不會有事!"

……

從江海庭院中出來,江一緩慢的在江家行走,月光打在身上,在身後拖出長長的影子,清冷的夜風輕輕吹拂在江一面頰,猛然回想起剛才黑袍人聽到鬼獸的反常之態.

"鬼獸在鬼神大陸一直是人們避之不及的東西,強如幽靈學院也對其無比忌憚,為什麼黑袍人或者說亂荒閣對這如此感興趣?"

風向轉變,皎潔的月光漸漸被黑云遮擋……

"還是說有我不知道的辛密在里面?"

……

三天時間一晃而逝,江一也一直都在靜修,隱隱的,已經觸摸到了煉氣化神心動境的門檻.

夜淚自從三天前負傷後恢複的不錯,沒有痊愈便嚷嚷著要出去大殺四方,然後便被江一無情的鎖在房中.

這三天中,江一專門避開江海找到江天命,將從巫家繳獲的禦鬼鈴和六名鬼仆一股腦的交給江天命手上.

江一知道自己此次出行不知何時回來,以什麼身份回來,六名鬼仆能夠很好保護江天命,同時也是為了防止江海耍什麼花招.

次日清晨,江一一行人已經准備就緒,三頭巨龍在空中盤旋,等人都到了之後江一才發現路霓裳不見蹤影.

江一細問之下玲瓏回答說路霓裳已經回到青天府告知這里發生的事,時間太急便沒有一一道別.

江一了然,以路霓裳的身份實力,在這片勢力范圍中還沒人敢對付,到了學院後自然會見到她.

同父親告別後,在江家駐地平民不舍得目光下江一等人乘坐巨龍翱翔遠方.

江一回過頭看江家駐地內久久不散的人群,雙拳緊握,心中暗自發誓,下次歸來便是江海的死期!

巨龍背上,江一獨自一人坐在龍頭處,從懷中萬分小心掏出一塊翠色的玉牌,眼中流露出一絲柔和,看著這塊玉牌不由得想起臨走前一天晚上黑袍人說的那番話.

"這是我用你母親的一絲魂魄做的靈魂玉牌,你母親的狀態大可放心,這塊玉牌連接著你母親,如果你母親出事,玉牌便會碎裂."

江一拿到手便將其貼身放好,方便隨時查看母親的狀態如何.

時間過得很快……

"快看,馬上到幽靈學院了!"

夜淚興奮的大呼小叫,幽靈學院早就被夜淚當成自己的家,如今回家能不高興嗎?

包括夜淚在內其余的人也是一臉欣喜,這些天過的很是緊張刺激,回到學院沒由來感到一陣放松.

乘坐的三頭巨龍也是興奮的仰天長吼,當了這麼多天的代步工具,回到學院終于可以舒舒服服的了.

在眾人身後,江一神色凝重,腦中一直回想著這次回去自己要做的事.

攀登鬼神塔失敗,淪為鬼眾!

第一次來到學院滿懷激動和欣喜,而這一次卻心事重重,兩次進入,卻是兩種不同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