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禦鬼鈴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遠處,江一一邊把一名紫袍人劈倒在地.

"現在可不是逞強的時候,你重傷在身小心把小命丟了!"

江一等人對話得聲音,並沒有引起藍電的注意,顯然,藍電已經認為,自己贏定了,江一他們一定會死在這里……

"我可沒有逞強,藍電這家伙因為鬼仆的原因放松警惕,你們任何一個人突出去肯定會讓他警惕起來,我現在沒有任何戰斗力,定能打他個出其不意."

"素衣姐,你還有沒有多余的靈力調用風,夜淚現在行動不便,有風力的加持成功的把握更大!"見夜淚有了決定,江一猶豫了一下,突然與素衣開口,素衣輕點了點頭.

"還剩余一些,也僅僅催動一次的,接下來靠你們了."

素衣素手一揮,淡青色的微風圍繞周身,原本虛弱的小臉此時更顯蒼白,現在已經接近燈枯油盡.

"你們好好看著就行,接下來交給我了!"

夜淚掙紮著站起身,手中的匕首冒著幽幽寒光,神色萎靡,其眼中戰意灼灼.

"這一次小爺要報上次的仇了!"

"所有人掩護夜淚,紫袍人的進攻交給我們三人!"

江一一身令下,所有人像是打了雞血似的,開始比剛才更加凶猛的進攻,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等人的進攻強一分,夜淚成功的機會也就大一分,也就越安全!

與此同時,素衣的風也准備完畢,長發隨風飄拂,周身布滿細小的風旋.

一只白皙的小手向前緩緩推出,全身的風旋彙聚到手中形成一個嬰兒頭顱般大小的風球,飛射而出.

夜淚長嘯一聲,用盡自己最後的力量沖出隊友支撐的缺口,半空中和素衣的風球接觸,在兩股力量的協同下,瞬間速度暴漲,在空中只能看到一道道殘影.

"轉移攻擊目標!"

小隊瞬間矛頭轉向藍電,霎時間,鋪天蓋地的火球夾雜著呼嘯而至的弓箭,突然朝著藍電的方向急射而去.

"雕蟲小技,垂死掙紮而已!"

藍電輕蔑一笑,雖然對江一等人的攻擊愣了一下,可這種強弓末弩般的攻擊,他還是認為自己能很輕松的躲過去,而在那之後,自己的鬼仆會將江一等人完全撕碎,噬其血肉!

漫天火球箭雨中,一道淡淡的身影如同黑夜中的幽靈悄然摸至藍電身前,匕首的寒光一閃而逝.

"嗤!"

藍電突然看到一只斷手從自己眼前飛過,手中還拿著一只古樸的鈴鐺.

"發生了什麼……"

藍電疑惑剛起,一抹撕心裂肺的劇痛從右手腕傳來,滾燙的鮮血淅淅瀝瀝的灑在雪面上.

失去禦魂鈴的控制,六名鬼仆如同木頭般呆立在那里,江一等人齊齊松了一口氣,卻又不敢完全放松警惕.

藍電半跪在地上,痛的面色猙獰,披頭散發之間,抬頭看著江一,半張臉上布滿鮮血,宛如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魔.

"江一,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藍電此時對江一恨之入骨,之前仇怨不提,斷手之仇也可以暫且不說,還把家族給的禦魂鈴丟了,一想到家族知道後給自己的懲罰,藍電不由得打個寒顫,對江一等人殺意更甚!

"方宗,你去看看夜淚怎麼樣."

方宗把夜淚抱過來的時候夜淚已經昏迷過去,所幸性命沒有大礙,隨手喂了其一顆丹藥,江一看到夜淚手中死死攥著藍電的鈴鐺.

江一把鈴鐺拿在手中,鈴鐺不算大,被一條看似用草編制的麻繩穿過,似乎是年代久遠的原因,鈴鐺上有些許青銅鏽跡.

放在外面,這只不過是平常的大路貨色,路邊一個金幣能夠買到不少,但江一心中清楚看清其貌不揚的東西都不簡單!

晃了晃手中的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原本呆立不動的鬼仆竟然齊齊一動,鬼仆的動作如臂指使.

看到江一手中拿著的禦鬼鈴,藍電嚇了一大跳,似乎是在懼怕江一控制著鬼仆攻擊自己,可他的面目之上,依舊充滿憤怒.

"還給我!"

江一眼中泛著笑意,又是晃悠了幾下.

"藍電,你幼不幼稚,我的東西,給你?"

不顧及藍電的表情,江一仰天長嘯一聲,三個黑點從遠處快速飛來,幾個呼吸之間三頭巨龍盤旋在巫家上空,他已經准備離去.

江一隨手一揮,六名鬼仆被甩上了三頭巨龍的背部,這個也是戰利品,沒有鬼仆,禦鬼鈴就是個擺設而已,六名鬼仆雖然不多,卻完全可以當作底牌,不怕死不畏懼疼痛,還有比這更好地肉盾嗎?

幾人縱身跳上巨龍背部,巨龍緩緩升空,看著下面張狂叫囂的藍電,江一調侃說道.

"多謝饋贈,我倒是突然不怎麼想殺你了……"

而事實真是如此麼?又怎麼可能……只不過江一等人也是強弩之末,還真的有點懼怕力量尤在的藍電,江一等人正要離去,又有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

"小輩,在我巫家為所欲為,把禦鬼鈴和鬼仆交出來!"

突然,從巫家旁邊的死亡之地中猛地伸出一只巨大的黑色大手,大手遮天蔽日,三頭巨龍的體型不算小,但在這巨手面前如同螻蟻般渺小,江一毫不懷疑就算是一座小山在這巨手面前被生生碾碎!

"哲罪,最快速度離開!我來擋住他!"

路霓裳搖光鞭呼嘯而出,鞭身散發著璀璨的星光,空中已經夜幕降臨,北斗七星的搖光星與其遙遙呼應.

淡淡的星光自搖光鞭中緩緩升起,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聚集成一名手持長鞭的女子,與此同時,江一感覺自己體內一陣悸動,未等江一召喚,星芒劍儼然出鞘.

銀色的星河匹煉自劍中噴薄而出,率先和巨手碰撞在一起,空中星光組成的女子深深地看了一眼江一身前的星芒劍,同時甩出一條巨大的鞭影席卷而去.

江一和靈塵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星河匹煉是什麼二人再清楚不過,星芒劍的劍勢,除去在三千里冰原江一生死危機觸發劍勢之外,這還是第一次星芒劍自主的發出劍勢.

"轟!"

兩股未知的力量和巨手狠狠地沖撞在一起,三股力量相互纏斗,迸發出一團閃耀的光芒.

最終巨手在兩股力量的合力之下,崩離解析,引發一團巨大的爆炸聲,江一他們借著這股爆炸產生的力量遠離巫家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