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禦風珠(下)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就是那禦風珠?"

路霓裳雖然聽說過,卻也是第一次見,此番好奇的看著江一手中的翠綠色的珠子,對這風靈獸克星的寶物好奇不已.

"禦風珠是不是整個鬼神大陸只有一個?"話一說出口,看著眾人像看傻子的目光,江一自己都忍不住扇自己一個大嘴巴子,如果禦風珠是隨處可見的大路貨色,又怎會稱之為寶物?一時苦笑,江一轉手把禦風珠交到素衣手中,"諾,素衣姐,禦風珠到了你的手中,屆時除了修為碾壓,同級別中,恐怕再也沒有你的克星了吧!"

在江一眼中,禦風珠只是一個寶物,卻也是死物,假如之後素衣有什麼危險,有禦風珠在,也好有手段脫身,在他眼中,寶物遠遠沒有自己朋友的命重要!

其實江一也在做自己成為鬼眾後的打算,不知到時能不能和這些伙伴一起冒險,留下東西也算是個念想.

在素衣沒有反應過來,江一便將禦風珠硬塞到素衣手中,素衣將其小心翼翼的放在儲物戒指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流露出那種情緒了,素衣這人,面冷心熱,嘴上沒有說什麼報答的話,對于朋友來說太生分,但這份恩情一直藏在心里,終有一日生根發芽結果……

巫家還是一如既往地寂靜,好像除了家仆之外沒有活人似的,寒風輕輕拂過江一面頰,呼嘯的寒風平添幾分緊張的氛圍.

"再往里走走吧,巫家一向神秘,總感覺不大對勁兒."語罷,江一扭過頭,伸手做個請的姿勢,對著夜淚調笑道:"夜大少,要不您先請?"

夜淚現在的狀況比之前好了很多,吃下江一給的丹藥,身上傷恢複的七七八八,只是一臉黢黑的模樣像是剛從煤窯里爬出來似的.

這句話可把夜淚嚇慘了,黢黑的臉上奇跡般地顯出一抹蒼白,顯然還沒有從兩次的陰影中走出來.

眾人一陣低聲哄笑,江一這句話或多或少緩解沉悶的氛圍.

見氣氛回轉,江一正了正神色,"我打頭陣,你們跟上,霓裳發現我踩住陷阱用搖光鞭將我拉回來."

江一小心翼翼的朝著最近的雪堆邁出一步,心中也是頗為緊張,鬼知道前面有什麼危險,自己可不想成夜淚這幅模樣.

"咔嚓!"江一剛朝前邁出沒幾步,突然感覺腳下一空,身體咻的下落,半空中連借力的地方都沒有.

星辰劍猛地插入坑洞的土壁上,在星辰劍摩擦出的一連串火星中,驚險的停住下降的趨勢.

江一順著坑洞向下看去,這一看不要緊,頓時嚇得江一一身雞皮疙瘩,坑洞最下面,火系土系雷系各種各樣的陷阱成片堆放,掉下去連個落腳點都沒有,定會尸首全無.

眾人看到江一掉下去,也是手忙腳亂,路霓裳慌忙甩出搖光鞭纏繞在江一腰間將其拉了上來.

逃出險境的江一嚇出一身的冷汗,大驚失色之下,對巫家更為重視了起來,調息片刻之後,方才示意眾人繼續往前走.

只是這一次路霓裳說什麼不讓江一自己在前面走,非要跟他一起走在最前方,所幸江一一行人接下來的路很是平穩,亦步亦趨的向前邁進,有幾次不算大的陷阱也在二人齊心協力之下安然度過.

終于一行人走到最近的雪堆,雪堆差不多半人多高,在西北境,這樣的雪堆隨處可見,但江一可不相信這是巫家某位閑得無聊堆出來的.

江一示意周圍人向後退一些,保險有什麼陷阱,江一先用星芒劍試試水.

星芒劍輕松插進雪堆里,刺到三分之一長度的時候好像被一個堅硬的物體擋住,連續刺之還傳來當當的聲音.

江一把自己試探的結果告訴路霓裳等人,靈塵攤了攤手.

"這雪堆里應該沒什麼陷阱,要不然這麼試探,早就炸了,要不要先把雪堆掃開,看看里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江一點點頭,就要著手去做,積雪順著物體的弧度緩緩滑落,很快顯出本來的面貌.

一個巨大的水缸般的東西儼然浮現在眾人眼前,夜淚笑道."莫不是巫家人醃的臘肉什麼的."

玲瓏白了他一眼,"得了吧,我覺得巫家可沒你這麼無聊!"

說起來,江一他們打便西北,雖然現在對巫家也有點顧慮,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之意,深入人家內部之後,依舊可以做到有說有笑.

江一倒是一直沒有發表看法,眼神死死地盯著面前的水缸,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鬼獸!"江一喃喃道.

自己也被這個想法嚇得毛骨悚然,但的的確確是裝有鬼獸精血的水缸,巫家難道和鬼獸有關?

"你說什麼?!?"

江一深呼吸平靜下自己的心跳,面色少有的凝重,"鬼獸精血,和我們當初繳獲藍電的水缸一模一樣!"

江一環顧四周,"剩下的雪堆恐怕也是藏著這東西,估摸下來,只說鬼獸,起碼有十萬之數!"

"嘶……"不論是路霓裳還是其他人倒吸一口涼氣,冰冷的空氣使身體手腳冰涼.

十萬之數?當初碰見的鬼獸數量和這相比,也就是九牛一毛吧,就只是這樣思索,便讓眾人毛骨悚然.

"巫家有如此之巨的鬼獸,為什麼還願意龜縮在這里,他們……有什麼陰謀?"

江一搖搖頭,"這些尚未可知,但我能保證一點,驅動數量如此之大鬼獸,需要付出的代價會更大,甚至賠上整個巫家!或許這就是原因?"

"不對啊,巫家哪來的制造鬼獸的方法,幾乎在大陸上絕跡了!"靈塵一番話道出眾人的疑問.

江一扭頭看向不遠處的天空,神色凝重,"你們別忘了巫家在什麼地方,死亡之地,沒人探尋出死亡之地里有什麼,有去無回,難道……巫家和死亡之地有點關系?!況且你們也看到了,整個巫家從我們進入這里,就出現寥寥三人,剩下的家仆管事去哪了?"

方宗喉結艱難滾動……

"你的意思……巫家用家仆來大肆培養鬼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