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禦風珠(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巫家中,從房屋內頓時沖出一群家仆裝扮的人,看到不知名的狂風夾雜著的漫天冰凌,紛紛情不自禁打個寒戰.

一顆冰凌正巧砸到一人腦袋上,頓時頭破血流,不由得罵道:"哪里來的不知名的怪風,這種怪風平時可不常見."

"管這麼多干什麼,幸好族中長老有先見之明,我們可以用那個東西……"

一名其貌似領頭的人從懷中鄭重的拿出一枚翠綠色的珠子,雙手緊握,好像在其眼中如絕世珍寶般.

千米高空之上,江一一行人見搞出這麼大的陣勢只來了區區幾個人,難道巫家沒人了?

正當一行人納悶之際,一層淡淡的綠光自巫家緩緩升起,冰凌和狂風接觸到綠色屏障瞬間狂風改向,冰雪消融,在這漫天冰凌中,巫家仿佛是一個桃源之地,其內一片安甯.

"這……"江一對眼前這種情況驚呆了,高空中視野並不清楚,隱約看到巫家內綠光一閃,綠色屏障便已出現.

素衣漲紅著小臉,繼續加大輸出,狂風頓時聚合一起,在素衣的催動下化成雪白色的龍卷,可結果還是一樣,被結結實實的擋在綠色屏障之外.

路霓裳看出點端倪,揮手制止素衣,眉頭輕皺,開口說道.

"不要再白費力氣了,是禦風珠,我聽父親提到過,使用禦風珠可以完美的控制風的力量,說起來,也算是風靈獸的克星."

素衣無奈,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就如同路霓裳若說,有禦風珠在,風靈獸的實力十不存一,甚至還不如普通的低級靈獸.

"看來巫家早有准備,咱們打遍西北,這意思,就是專門為了防止素衣?."

方宗在一邊坐不住了,起身嚷嚷著.

"要我看直接殺進去,讓我用大火把這里燒的寸草不生!"

"不想掉下去就老實的坐著!"原莉莉撇了方宗一眼,方宗頓時一慫,老實了……

江一看著下方的場景,思索良久,看到下面成片的雪堆,略有沉吟,"方宗說的對,或許咱們可以悄悄的進去,我總覺得那雪堆不尋常,正好看看下面雪堆是什麼東西……"

說著江一輕起身,"定風珠只能對風起作用,悄聲潛入應該沒什麼問題,萬一被發現了,也還有哲罪他們."

頓時,眾人點頭,便讓那三頭巨龍降落到離巫家最近的地方,這個地方被厚厚的積雪覆蓋,從江一他們的視角很清楚看到巫家一舉一動,而巫家,卻在白天冰雪反光的狀況下很難發現他們.

……

空曠的雪原上,飛速閃過一道道身影,很快便到了巫家高聳的院牆邊,另外,那三頭巨龍被江一安排到附近待命,以自己長嘯為信號.

江一環視院牆,差不多十幾米高,比平常的院牆近高出一倍,院牆上冰晶很厚,顯然有很長時間沒人打理.

"這巫家為什麼沒有人站崗?"江一有些疑惑,而巫家院牆上方設立崗哨處,偏偏現在正是應該站崗的時候,卻沒有一人站崗.

"沒有人站崗正好偷偷翻進去,我先來!"說著,夜淚將匕首含在嘴上,縱身一躍如靈猴般翻入院牆之內.

緊接著,眾人也想跟著翻進去的同時,從院牆內傳來夜淚的一聲痛哼,眾人大驚,雙手抓住牆頭,看到夜淚正全身焦黑,四肢抽搐地躺在地上,身體旁邊還有幾塊碎掉的晶體.

江一倒吸一口涼氣,大驚失色.

"雷電陷阱,不好,有攻擊性結界!"

"額……這家伙,又踩到陷阱了!"靈塵一翻白眼,卻是探查起了四周.

"靈塵……你這小子還有心情說風涼話……一哥我知道……你最好……來救我……"夜淚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暫時的麻痹已經讓他有些不想抬起胳膊.

江一翻身輕巧落地,拖著夜淚一只手臂,隨手一顆丹藥塞進其口中,仔細看了看,方才抬頭道.

"下來,從我剛才落點下……"

江一指著地上的晶體,"額,夜淚,你把人家陷阱核心壓碎了……"

夜淚哭都沒地方哭去,上次執行任務也是,這次也是,打頭陣必定倒黴,這都快成夜淚的一種心理了,不過,陷阱核心碎裂,江一他們自然也知道該隱蔽了,正在這時,突然有聲音傳來.

"你聽剛才那邊好像有什麼聲音!"

從巫家房屋中走出二人,循著聲音快步走向江一的位置.

江一一驚,慌忙躲在不遠處的雪層凹陷之處.

"哪有什麼聲音,估計是你耳朵不好使吧,是不是被江家搞得神經過敏了."三人來到江一所在的地方發現空無一人,其中一人嘲笑道.

"剛才聽到確實有聲音啊……"另外一人四處環繞,眼睛定格在破碎的晶體上,驚駭道:"肯定有人,少主設置的陷阱被破壞了!"

藏在暗處的江一心中一咯噔,藏的匆忙沒有收好晶體,眼看著兩人抽刀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等人的位置,只能將這三人干掉!

江一拍了拍靈塵肩膀,伸出兩根手指,指指步步逼近的三人,又指了指自己和靈塵,緊接著抹了抹脖子.

三個人,不留活口!

江一屏住呼吸,全身肌肉瞬間緊繃,要求一記必殺,只要被喊出來一嗓子,所有人都危險了.

外面冰天雪地,江一等人見這些人越來越近,唇角輕勾,終于,江一瞬間暴起,一只手抓住面前之人的頭,另一只手捂住其嘴,反手一擰.

"咔嚓!"那人的脖子如擰麻花般被江一扭斷,耷拉著腦袋無力的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靈塵那邊也解決完畢,他更直接,靈劍准確無誤的捅進對方口中,反手一劍,便將另外一人喉間一次,那人吐出兩口血沫,死的不能再死.

江一正准備收拾尸體時,其中一人尸身一翻動,一顆翠綠色圓滾滾的珠子滴溜溜的滾到江一腳下.

江一將其拿在手中,霎時間感覺周身微風陣陣,細看珠子內部隱約有小股風旋轉動.

不用說江一也知道,這應該就是禦風珠,巫家,倒也真是財大氣粗,這麼重要的寶貝,竟然只放到一個家仆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