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瓜分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頓時坐正了身子,眉頭一挑.

"你……打發要飯的那?"

路霓裳等人同樣轉頭,緊緊的盯著這個呂家的胖子,呂家胖子看著這些少年,終究還是有些懼意.

"那你們要多少……"

"你說的這些東西,再翻三十倍,半個月之內送到!"

"你們打劫那?"

"沒錯,你若不服,可以不救……"

那俘虜人群中,繞是呂家之人虛弱不堪,依舊掙紮著開口欲要讓呂家之人把自己帶走,可呂家之人又豈能不知道自己家底究竟有多少?江一的要價,把呂家全部變賣了,也不見得夠啊……

這呂家胖子頓時一拍桌面!

"你們別欺人太甚,我們各家聯合,也不懼你江家!"

江一笑笑,突然朝後方喝道!

"來人,將呂家之人找出來,當場格殺!將這些呂家來的人全部留下!金銀珠寶收走,人……除了這個胖子,全部殺掉!"

"是!"

後方江家護衛軍動手了,在不少人的怒罵聲中,完成了斬殺,其余各家俘虜嚇得面色煞白,僅僅是一言不合,這里仿佛就變成了屠宰場,讓他們不禁想到了若是自己家族來此,自己會怎麼樣……

那呂家胖子頓時慌了,而江一卻是不緊不慢.

"回去和你們家主說一下,一個月內,江家江一,必登門拜訪……"

這胖子帶來的人,江家護衛軍真的一一動手斬殺了,原本這押送之人怎麼說也應該用些高手才對,奈何呂家生怕江一他們有所顧忌而不放他們呂家之人離開,派來的押送之人,最高的也就只有煉精化氣之融合境而已,在江一等人面前,也根本就不敢放肆,稍加反抗,終究是擋不住江家之人亂刀所向.

呂家胖子當即就被嚇癱在地,看著周圍鮮血流淌,很快將腳下的積雪都染的有些殷紅,而帶來的珠寶,皆是被那江家護衛軍收繳,恭恭敬敬的擺到了江一等人的面前.

江一打開寶盒,其內也算珠光燦爛,江一又瞪了那呂家胖子一眼.

"還不快滾!"

呂家胖子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離開好遠,方才充滿驚怵的回頭看著江一等人越來越渺茫的身影,勉強站直了身子,思索著那家駐地比較近,而欲要先過去將這里的事情傳訊到家族之中去.

而江一等人則是將這珠寶瓜分,放在了自己等人的儲物戒指里.

其實,南宮無常略有些猶豫.

"江一,我們幫忙是因為我們是兄弟,其實……你不用覺得欠我們的或者其他什麼的,你們家族駐地被毀,需要重建,而重建需要大量的資金周轉,你將這些錢都給我們,那你家族怎麼辦……"

江一亦是有些躊躇,看著周圍破敗的駐地,又看不少受苦平民勉強搭起臨時房租避寒,繞是如此,他們依舊滿面紅光,看到江一等人的時候,雙眼之中都閃現著帶有崇拜的明亮.

這些人眼中,江一等人就是救世主.

而江一看了一眼遠處的江家大院,依舊很是殘破,雖有人已經在修補,可想到用不了幾個月之後,亂荒閣的計劃展開,而自己江家很有可能就會短暫的落到江海的手中,江一有些不甘,他想給江海留一個爛攤子讓他自己折騰去,可看到那些無辜受難的人,江一還是有些為難.

一口歎息從江一的口中傳出,江一也明白,哪怕自己等人真的收繳了整個西北雪域的財富,也沒有人會多說什麼,哪怕有人不願意,也絕不會露在表面,可西北雪域的財富真的很大,最起碼那十幾家僅次于江家,靈家等家族的勢力財富,都能修建起好幾個江家駐地,更別說還有一大批的末流勢力.

"家族……"江一頓了頓,"如果我們要收繳的話,整個西北雪域的財富真的太多了,我怕全部放在家族的話,會有人鋌而走險,畢竟諸如傭兵團這樣的勢力,流動性很大,行走在仙鬼二界,如果他們圖財的話,只要不被我們當場抓住,我們很有可能永遠追不回,所以,我在想我們留下重建江家駐地的財富,剩下的,我們暫時放在我們的身上,最起碼,現在以我們的身份還沒有人敢在青天府地域中跟我們明著作對,行走在外,難免需要花錢,介時,諸位也不用客氣……"

南宮無常尚還有點猶豫,路霓裳從中攪局.

"行了,拿著就拿著唄,了不起江家沒錢的時候大家再對出來也就是了,反正是搶來的錢,嘿嘿,花著肯定要比自家的過癮多了……"

路霓裳此言一出,江一滿頭黑線.

不過,江家駐地之中,沒有人敢來問江一等人討要什麼收繳來的東西的問題,倒是江一看暫時沒有其余的家族來贖人,與眾人說了一聲,又轉頭回到了江家駐地里.

畢竟現在依舊是自己父親執政,畢竟江家駐地之中很多人依舊視江一等人為神靈,江一也不能讓這些人心寒,只要把"度"把握好了,江一相信就算到時候江海真的統治了江家,江一等人回歸的時候,依舊是民心所在,稍加推波助瀾,必然有人跟著江一等人造.反.

只是這件事情不能明說,江一也只能琢磨著怎麼提醒一下江天命,讓他做好拉攏人心的事情.

而這段時間,必然也不能讓江海露面,甚至不能讓江海出江家大院,畢竟大多數人的認知中,江海依舊是江家大少爺,同是江家之人,哪怕內部有矛盾,也有解決的時候,江一了不想有什麼徒作嫁衣的事情發生,也不想在拉攏人心這方面讓江海有一絲半點的插手的局面.

江家大院,大殿之中,江天命正焦頭爛額的處理著一些江家護衛軍上報上來的事情,聽到外面有腳步聲越來越近,江天命下意識的抬頭,見江一離自己越來越近了,苦中作樂似的笑了笑.

"小一,你來了……"

江一點了點頭,徑直走到江天命的桌案之前,沉吟片刻之後,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