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江一的選擇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真的是搞不明白了,世人都在追求攀登鬼神塔,哪怕失敗,也依舊有人前仆後繼,可為什麼自己的母親和孤先生都是堅決反對?

黎落咬了咬下唇,向房門方向看了看,突然壓低了聲音,用只有江一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開口.

"因為,鬼神塔的人,不論神眾鬼眾,幾乎都是,有去無回……"

江一眉頭一挑.

"什麼意思?有去無回?不是傳聞之中,神眾都會歸納到大陸中央的鬼神塔中,而鬼眾則是接受神眾的指使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麼?再者,我雖未見過鬼眾,卻也見過在外的神眾,幽靈學院里也常有傳聞,神眾,鬼眾之人若是能夠擺脫鬼神塔的掌控,依舊可以恢複自由身……"

"那樣的人,太少了……"黎落沉吟."能夠在大陸上看到的神眾,大多都是七大統禦勢利的嫡系,其余的人,傳聞之中,在一定時間之後,幾乎都不會再出現在鬼神大陸上,而鬼眾,每次攀登鬼神塔的儀式開始之後,若是加入的鬼眾有一萬人的,十年之後,還在大陸之上活動的鬼眾之人,恐怕不會超過一百人……"

"嘶……"

江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自己的母親看上去也並不完全清楚鬼神塔的背後具體是什麼,可僅僅只是提出的這些數據,卻已經足以讓江一咂舌……

這樣的比例之下,那些人,還活著麼?

大陸之上舉行過多少次鬼神塔的攀登,江一不大清楚,可畢竟大陸上的人口基數那麼大,黎落說的每次一萬人?恐怕已經少說了很多倍了吧.

可江一有辦法麼?江一也想足夠強,將黎落直接從這里救出去,可事實就是,這根本就是一件目前來說不可能完成的事.

黎落又是提醒江一.

"小一,切記,千萬不要攀登鬼神塔,娘沒事的,活了數十年了,就算死了,又能怎樣那,可你不一樣,你還年輕,你的前途還很廣,等你有能力的時候,再幫娘報仇也就是了……"

"我知道,娘,我什麼都知道了,我有分寸,你放心,對了……"江一突然神秘兮兮的壓低了聲音."娘,這一次我出來,和我一起的人還有學院的神女,青天府的小公主,說不定她能有什麼解決的辦法,您在這里吃好喝好,不用擔心我,我在外面,想辦法揭露江海的事情,救你出去……"

可事實上,江一真的要依靠路霓裳麼?江一相信,若是真的依靠了,自己就再也見不到黎落了,可之所以這麼說,歸根到底還是為了安慰黎落,讓黎落雖然身在敵營之中,卻也不至于作踐自己.

"真的?"

黎落眨著雙眼,瞳孔之中尚還有些不太相信的光芒,江一淡笑.

"真的,娘,你答應我,在這里不要委屈自己,亂荒閣的人想要利用我,就不會虧待你,你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就和他們說,等我回去了,和神女他們商量一下,隨後回到學院之中,去找一下院長,說不定就能想出來什麼辦法,不過這段時間或許比較長,您不用著急,也不用操心我."

"那……那好!"

黎落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她也相信她都已經把鬼神塔的弊端都告訴江一了,江一應該也就不會再去以身犯險了.

而黎落也已經琢磨了個透徹,這一次見到江一之後,恐怕江一很難再見到自己,而自己唯一能確定江一安不安全的舉動,便是,只要自己在這里要什麼有什麼,就證明江一在外面沒事,反之,恐怕便是自己已經沒有威脅江一的能力了,江一身死,或是江海掌控了西北雪域.

為了江一,黎落也決定每日都要去"麻煩""麻煩"那些亂荒閣的人.

黎落突然想到了江小玥,詢問之時得知江小玥整日以淚洗面,一時間也是有些難受出現在心間,不過,江一也已經想好了如何去與江小玥說,便也和黎落說了一下,順便提了一嘴,要暫時帶走江小玥到幽靈學院去,來保證江小玥的安全.

正在這母子二人還在低語的時候,外面有敲門聲傳來.

"行了,江一,給你的時間已經夠多了,回去吧,不要暴露你今晚知道的一切,記住,你的行動,我們都能察覺!"

江一與黎落使了個放心的眼色,黎落點了點頭,江一便應下了門外的聲音,轉頭與黎落告別.

江一在出門之前,握緊了雙拳,卻在開門的一瞬間將所有的情緒內斂,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江一已經決定,從此以後,不再優柔寡斷,當殺就殺,當斷就斷,絕不因為心存憐憫便放過什麼明知一定會于自己為敵的人.

雖是促進了江一的成長,卻也給了江一深刻的教訓,讓江一不得不按照亂荒閣的計劃去行動.

門開了,依舊是之前的黑衣身影,他的面孔依舊有些看之不清,仿佛空間在他的面前扭曲,又或許,這人根本不想讓江一看到他的臉.

江一出來的時候帶上了房門,最後又看了一眼黎落,與黑衣身影喃喃.

"鬼神塔,我會去攀登,善待我娘,若不然,我就是死,也一定要把你們的事情,捅出去!"

"放心,既然答應了你,我們亂荒閣便不會隨意改變."

"還有,等我按照你們說的事情全做完了,若你們不還我娘怎麼辦?畢竟這件事情的主導是你們,你們不還,我又成了鬼眾,各方勢力不會再與我有拉攏,也就不會再有勢力讓我依附,我斷了前程,不可能再和你們抗衡."

這黑衣身影突然抽出一條黑色的有符文閃動的布條,交到了江一的手中.

"這東西,是江海的命符,你細細感知,不難感知得出,江海也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棋子,你心中清楚,若我們稍有遲疑,你撕碎命符,江海不消片刻便會殞命,而我們若是歸還了你母親,到時候,你也同樣要將命符還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