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黎落所在
g,更新快,無彈窗,!

那空間隧道之內,左右皆是極致的黑,江一正左右觀望的時候,那前方身影突然開口.

"別分心,若不然,掉了進去我可拉不出來你,快到了……"

當這身影話音說完之後,前方突然一片開闊,雖然江一知道是夜晚時分,可前面的光芒,卻也閃的江一有些睜不開眼.

終于出來了,江一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處看上去頗為華麗的行宮之中,周圍珠光閃爍,那黑衣身影淡淡的開口.

"這里,是我們亂荒閣在青天府一處秘密行宮,我們不會虧待你母親,但也希望你按照我們的想法做,明白麼?"

江一不言,在見到黎落之前,江一不想發表任何看法,聽江小玥所說,自己的母親丟失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看上去這里雖是富麗堂皇,可誰又知道自己母親過得怎麼樣?

若是不好,江一必然也會翻臉,他清楚自己的價值,亂荒閣應該不會隨意殺了自己,只要殺了,青天府,幽靈學院必然會尋根求源的找到亂荒閣,介時,反倒會讓亂荒閣多很多麻煩,而只要自己不死,而是成為鬼眾,那就變成了另外一副局面.

江一能感覺得到亂荒閣所圖甚大,具體是什麼,江一不知道,只是感覺,或許跟當初的九大靈劍之事有關聯.

其實江一也有些郁悶,也不知道萬寶靈尊遺千年究竟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這麼短暫的時間里,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可想了想,江一也是釋然,既然亂荒閣都能算計到自己身上了,想必也能摸到遺千年心中的小算盤,隨意用點計謀將其引開,亂荒閣的人便也能肆無忌憚的出現在江家的土地上.

黑衣身影將江一領到了一個看上去點綴頗為華麗的房門之外,與江一指了指.

"就這間,你自己進去吧."

語罷,黑衣身影身型一閃,便已然消失不見.

江一在門口沉默片刻,伸手輕輕一推,房門便已然打開,緊接著,江一便聽到里面有言語傳出.

"我說了,我不吃,你們都出去!"

這聲音之中,帶著虛弱,可江一清楚的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正是黎落,江一張了張嘴,想要叫出聲,卻是未有聲音從他的嗓子里傳出來,江一又是清了清嗓子.

"娘……"

不知為何,江一的嗓子似乎是沙啞了一樣,可僅僅這一聲,卻是讓的里面的身影突然轉頭,江一看到黎落此刻面色蒼白,顯然因為這段時間未有進食,而虛弱不堪,好在黎落也是修仙者,所不然,撐不撐得住,都在未可知之間.

"小……小一?"

"是我,娘!"

江一反手關上了房門,快步走到黎落的面前,黎落努力的想要站起來,試了一下,卻又放棄了,身體的虛弱已經讓黎落疲憊不堪.

江一慌忙去扶,母子見面,江一有些心酸,而黎落卻是失聲痛哭.

良久,黎落的哭聲停了下來,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不對,這里是亂荒閣的行宮,小一,你怎麼進來的,快想辦法出去,出去告訴你父親,江海是叛徒,已經叛離江家欲要圖謀西北雪域整片冰原地帶……"

"我知道."江一輕聲開口,黎落愣住了,江一確實順手抄起了桌面上的一些靈果塞進黎落的手中."先不說這些,娘,最近,亂荒閣的人,沒為難你吧……"

"我不重要的,小一,重要的是你……"

"亂荒閣的人還要用我,他們不會傷害我,只是……娘,孩兒沒用,一時半會兒救不了你,只能……只能等我做完一些事情之後,才能回來把你救出去……"

黎落一愣,下意識的開口.

"小一,切勿助紂為虐……"

"我知道的,娘,我有分寸."

江一始終帶著笑意,可真的不會助紂為虐麼?只要江一決定救黎落,那江一就必須選擇助紂為虐.

"他們,他們要你干什麼?"

黎落豈是平常之人?又怎麼可能猜不出這一切,從江一進來之後,到之後江一說的所有話,黎落稍一計議,便從中分解出了潛在的意思,江一一定是答應了亂荒閣什麼,而此次,也只是江一短暫的來看望自己而已.

江一正幫黎落剝著果皮,聽到黎落的話,手中動作一頓,卻還是將果皮剝乾淨塞入黎落的手中.

"娘,你先吃,吃完我告訴你!"

黎落的狀態已經很差了,江一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桌面上的靈果很新鮮,江一也不相信亂荒閣會在自己在這里的時候依舊選擇在靈果之中做手腳.

雖然黎落沒有回答江一亂荒閣的人有沒有為難她,可江一卻也同樣看得出,黎落應該是並沒有受委屈,或許最大的委屈就是,黎落被關在這間屋子里,不得外出,而自己剛剛進來的時候,聽黎落話語的意思,應該是有人給她送吃的才對,無非是黎落未吃而已.

可果脯雖然到了自己的手中,而江一卻不說到底發生了什麼,黎落又怎麼可能吃的下去?黎落有些催促似的想要江一說出他到底答應了亂荒閣什麼,可在江一的堅持之下,黎落也只得先吃了些許,江一方才繼續為黎落剝著果皮,一邊淡淡的開口.

"我答應他們,攀登鬼神塔."

"什麼?!"黎落大驚失色,原本已經吃了些許的果脯被黎落又扔在了果盤里."不行!這絕對不行!小一,你出去告訴他們,拒絕這個條件,就算我死,也不能讓你攀登鬼神塔!"

"我已經答應了,行了,娘,萬一我成功了成為神眾了那?"

江一牽強的笑了笑,他又怎麼可能把所有的真相告訴黎落.

"神眾也不行!"

見黎落依舊如此堅決,江一終于是又一次勾起了孤先生曾經給自己提醒的回憶,江一下意識的喃喃出聲.

"為什麼?娘,你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我曾經遇到一前輩,那前輩一樣說不可攀登鬼神塔,到底是為什麼,鬼神塔有什麼世人不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