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江海的野心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用了,進去吧."

江一眯著眼,抬步進入江海的房間之中,江海緊隨而入,房門在兩人進入的一瞬間關閉,一道結界的光芒自江海的手中出現,江一看得出,只要江海將這結界部下,內外的聲音,將會完全隔絕.

江一並沒有阻止,他也不想知道江海到底有多大的陰謀,他只想找到自己的母親,至于江海要說什麼,他聽著,也就是了.

江海很快布置完畢了,世界仿佛一下子變得更加安靜了,江海落坐在主位之上,又是煮了一遍茶水,與江一換了一杯.

"你若不怕我下毒,便請,你若怕,可以不喝."

江一也未言語,也沒有回答江海的話,只是自顧自的將自己欲要知道的事情說出了口.

"說吧,你要做什麼?之前我只是懷疑你居多,現在,我可以肯定,所有的事情,或許都是你搗的鬼……可我想不明白你的動機,你應該清楚我,我絕不會與你奪權,下一次家主選舉,依舊是長子上位,可你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韙,甚至不惜兵變,似乎……沒這個必要吧……"

"哈哈哈哈,江家?我,又怎麼可能只甘心于統治江家?"江海此刻的模樣看上去頗為張狂."我要整個西北雪域,都臣服在我的腳下,我要做西北雪域的王!沒錯,這次兵變是我引動,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掌控,包括各大勢力來攻擊江家,知道江家為什麼能支撐這麼久麼?就是在等你回來,好進行我的下一步計劃……"

江一笑了笑.

"這麼說來,我的一切舉動,從我出幽靈學院開始,你就已經知道了."

"沒錯,所以,在我算好了大致時間之後,我讓所有勢力全面來攻,正好,你們回來了,戰局,解了……"

"這般兵變,你的目的那?"

"蕩平西北所有勢力!"

"如何說?"

江海突然露出一副桀驁的模樣.

"你帶著幽靈學院的人和神女回來了,有他們在,但凡攻擊江家的人,必然會被你們聯手剝削,之後,我也可以憑借你的余威,蕩平這些勢力,一一吞並,等我足夠強大,完全可以直取靈家和陳家的大本營,實現西北一統……"

江一心中一突,眉毛不由自主的挑動.

"計劃倒是好計劃,只不過,你這般告訴我,就不怕我把這事情都說出去,讓你的計劃根本就無法再執行?"

"不怕!"江海直言不諱."因為,我還掌握著你的母親……"

江一都不知道到底該用什麼樣的目光去看待江海了,總的來說,江海就好像是部下了一個完美的局!正如江海若說,借著江一,蕩平西北,而自己稱王,又鉗制著江一的母親,讓有可能對他構成威脅的江一也是不得不從.

可江一聽到自己母親的消息的時候,還是怒火叢生.

"我母親在哪?"

"別急,我不會動她的,她……對我來說,很有用,我要借你的勢,而我又必須除掉你,可你的身份也決定了我不可能輕易的殺掉你,所以,我必須讓你走,我才能完美的統治這里……"

"就不怕我回歸?"

"怕,當然怕!可是,我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打算,做好了完全的准備,一樣的,也給自己留了後路,若是失敗,了不起逃亡而已,你……也不見得就能殺掉我."

"亂荒閣?"

江一只說了三個字,卻直中江海要害,江海正在喝茶,突然頓了頓,想到白天的時候被發現的亂荒閣身影,也不再隱藏了.

"沒錯,我的身後,確實有亂荒閣的人,在幫我."

"有意思……"江一抿唇."我很好奇,你怎麼聯系上的亂荒閣,又怎麼和他們熟識?"

江海突然大笑.

"哈哈哈哈哈……因為,當初亂荒閣的人來找過我,配合李天殺你的人,也是我!當初為了奪劍,是因為亂荒閣有一個計劃要實行,之所以扶持我坐上西北王座,也同樣的,是為了在青天府中插上一根釘子,而我,甘願做這個統禦一方的傀儡,這個答複,滿意麼……"

"我早該猜到……"江一握緊了手中的茶杯,靈力湧動之間,茶水瞬間被蒸干,而茶杯的杯體,也因為江一用力一握之下,化為了粉末."我早就想過是你,可修為不對,但我能看出,你並沒有隱藏修為……"

"修為這東西,丹藥,同樣可以提升……"

"為了殺我,你可真夠下本錢的……"

兩人一人一句,沒多久,已經說了很多,當初的真相大白了,江一也知道了當初的一切,可現在,說這些,似乎已經有點來不及了,江一現在已經不得不將側重點放在自己母親那里,自己也不得不接受江海的威脅.

如果自己現在殺了江海,江一相信,恐怕暗中幫助江海的亂荒閣之人,會讓自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母親.

江一也知道了江海的野心,可現在,他沒辦法阻止,正如江海所說,有可能成為他江海最大羈絆的人,有弱點鉗制在他江海的手中.

江一不想再詢問這些事情了,因為江海雖然說了,可自己出去之後,哪怕是路霓裳,江天命等人,都沒辦法去說,江海能夠從自己出了幽靈學院就把自己監視起來,而現在又毫無顧忌的說出自己想要做的一切,無非是自己的母親在他的手中,若是自己亂說,恐怕江海不會讓自己的母親太好過……

江一沉吟片刻.

"我會離開西北,把我母親放了,我帶她,去幽靈學院……"

這是江海的目的,江一心中清清楚楚,無非是自己離開而已,只要自己走了,江海可以肆無忌憚的擴張自己的領土,可江海卻是笑得有些戲虐.

手中把玩著已經沒了茶水的茶杯.

"就這樣說說,就想帶著你母親離開?江一,你當我三歲小孩兒啊,你說走就算走了?若是你回頭再來找我麻煩,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