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扭轉
g,更新快,無彈窗,!

非江家之人的圈子之內,那飄雪完全落地,里面的場景已經讓人為之生恐,實在是江一等人太蠻橫了,僅憑九人三龍,愣是讓這戰圈成了一片修羅場,戰圈之中,尸體橫七豎八的散落在地面上,至死,面孔之中都還閃現著迷茫.

"非江家及江家友盟之人,今日,都別想活著離開這里……"

江一見這廂戰斗結束,暫且停止了和自己父親等人的敘舊,似是做了宣判一般,低沉的聲音,帶著一股死寂,在這落針可聞的江家大院之前彌漫.

雖然江一他們人不多,平均修為也並沒有面前的那些人高,可之前的突然攻擊,已經讓的他們暈頭轉向之余,對江一等人充滿了恐懼.

玲瓏和素衣平靜的從天空之上落下,漸漸輕點地面的時候,才更加引起了對面敵人的恐慌,能夠禦空而行的修仙者,到底……有多強!

江一他們其實真的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可他們能怎麼辦?他們只能盡力的偽裝,來恐嚇這些人數依舊遠超自己家族人數的敵人.

江一等人依舊屹立,依舊是一個包圍圈,個個面色如水般平靜,仿佛依舊還有戰斗的能力一般.

江一持劍抬步,作為這次最主要的受害家族二公子,又作為幽靈學院眾人的主導者,他無論如何都要上前.

"承蒙各位之家族,勢力抬愛,此事過後,我必一一登門拜訪!"

江一說這話的時候,並不需要帶有什麼威壓在其中,只是他胸口那幽靈學院的勳章,便已經格外耀眼.

路霓裳同樣抬步上前,看著對方其中有數道黑衣身影,修為都在煉氣化神境界以上,這幾人散發的氣息,與其余人相比,皆有異樣.

路霓裳一眼便看到了他們腰間的玉牌,這幾人尚在暈頭轉向之間,一時半會兒,還來不及對腰間玉牌進行隱藏.

那腰牌之上,字體黑白相間,唯有"亂荒"……

"亂荒閣的人."路霓裳一聲喃喃之後,手掌一翻,自己的手中一樣出現一枚玉牌,其上鍍金,書有"青天"二字,路霓裳接著說道."在我青天府的地盤兒里,你們也敢跑這麼深,真是不想活著回去了啊,看來我青天府一段時間不曾立威,真的是什麼人都想要欺壓一下,什麼人都要咬上一口了啊."

這亂荒閣的幾個人這才反應過來,皆是一愣,因為路霓裳手中的腰牌,可並非普通青天府成員可以佩戴,其中一人瞪大了雙眼.

"鞭修修仙者,青天府嫡系……你,你是神女路霓裳?!"

"怎樣?許你們在這里興風作浪,就不與我過來除暴安良?別忘了,這里是青天府!就算除暴,也是我青天府的事情,不需要你亂荒閣橫加干預!"

那亂荒閣其中一人突然發狠.

"大哥,神女又如何,我看著幾人修為並沒有他們展現的那麼強,那兩個虛空飛行的女子,應該是借住了什麼外力才對,若不然,他們怎麼可能請的動那些高手?只要咱們把神女殺了,對于我們亂荒閣來說,也是大功一件啊!就算我們死,也是戰死,我們的家眷,自會受到亂荒閣的上賓之禮對待……"

那亂荒閣為首之人突然一巴掌打在這人臉上.

"你想死麼?!"

這人尚還不解其意,依舊有些喃喃.

"我們來這里,不就已經報了死志?死又何妨?"

"別忘了,那是神女,神女的背後,是整個青天府和整個鬼神塔高層的勢力……"

亂荒閣周圍,一同來攻江家的人已經有些絕望了,誰又能想到到了最後竟然直接引出了神女啊,在青天府境內,若是招惹一下江家也就算了,就算江一回歸,無非也就是受到幽靈學院的打壓,而亂荒閣已經提出了不少好處,就算幽靈學院打壓,他們一樣也可以從中取利,可路霓裳不一樣啊,當亂荒閣之人說出路霓裳的身份的時候,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

青天府掌舵者路家小公主,幽靈學院神女,鬼神塔神眾……

無論哪一個身份,都足以將人壓的喘不過氣,更別說什麼三個身份合在一起.

亂荒閣那人突然面色煞白,他反應過來了,可已經來不及了,即將迎接的,便是來自路霓裳的憤怒!

路霓裳再次動手,卻只是將長鞭揮向了亂荒閣,天空之上,三頭巨龍掠陣,但凡亂荒閣之人有所反抗,必然迎來三頭巨龍頃刻而至的攻擊!

江一同樣動了,他去收割人頭,這里的,都是敵人,沒有朋友,既然如此,能不留活口,絕不留活口,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江一深解其意!

其余幾人並未動,他們都在調息,也都在借著江一他們攻擊他們,而來分散這些江家敵人的注意力,以此,防止隨後有可能再次出現的戰局.

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被鎮住,一是因為江一他們表演一樣的攻擊,二是因為路霓裳的身份尊崇,頃刻的無人反抗,卻已經來之不及,江一,已經占了主場!

那些人欲要反抗,天空之上三頭巨龍突然發出一陣龍吟,在這空曠的雪域里,傳出很遠,格外嘹亮!

有一次被鎮住,有多少人在後悔他們為什麼要聽亂荒閣的話而攻擊江家駐地,可現在後悔,又怎麼可能來得及!

路霓裳又開口了!

"停止反抗,或有活路,再反抗者,青天府軍團很快就到,所有參與宗門,全部連根拔起,所有參與勢力,毒絕千里,雞犬無生……"

不少人原本已經高高舉起的刀,無聲的放下,在他們的家族或是宗門之中,都有他們的牽掛,自己死了不要緊,若是真如路霓裳所說,那才真的是讓他們死不瞑目了.

路霓裳依舊在攻擊著亂荒閣的人,亂荒閣一時間根本不敢反抗,而江一聽到路霓裳的聲音,暫且停下攻擊,一個眼色之下,江家之人頓時抽身而上,兩人一組,將這外來的敵人全部扭倒在地,捆縛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