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血債血償!!!
g,更新快,無彈窗,!

越往西北,天氣越加嚴寒,幾人都是下意識的緊了緊身後的披風,一邊向下方觀看.

"快到了……"

靈塵一聲沉吟,讓所有人皆是戒備了起來,畢竟江家具體的情況,他們不大清楚,具體會發生什麼,也很難說.

"先去我家?"

靈塵又是詢問出聲,江一點了點頭,開始告訴黑龍哲罪方向,在高空之上極速掠過,在下方去看的時候,根本不見身影.

靈家,此刻,靈影序正身披戰甲,站在城牆之上,與下方不少身影說些什麼,好像欲要整兵待發,此番,不僅僅江家腹背受敵,靈家一樣的也被牽扯入其中而不可脫身,只不過,似乎這所有勢力攻擊的重點,是江家而已.

繞是如此,靈影序也依舊不能獨善其身,一是離得太近,二是攻守同盟,雖然陳家也參與進來了,可畢竟陳家太遠了,調兵遣將,要比靈家與江家幫忙困難的多.

此刻,天空之上突有疾風掠過,靈影序嚇了一大跳,慌忙欲要讓弓箭手放箭,卻見其上有三頭巨龍盤旋,正嚇得滿身冷汗,有看到靈塵露出了一張略有凝重的臉.

具體發生了什麼,靈塵不知道,可僅僅看這靈家駐地的狀況,處處殘破不堪,便能想象的到被重點攻擊的江家,是一種什麼樣的局面.

靈家周圍,似乎並無外來修仙者攻擊,反倒靈家駐地之內,不少修仙者已然翻身上馬,仿佛欲要出征一般,突然看到了三頭巨龍,這些修仙者亦是嚇了一大跳,看到自己的少主在其上,又皆是有了一種似乎就要結束了這場戰斗的情緒蔓延.

誰也不想與人拼死搏殺,原本他們不得不戰,現在,伸出幽靈學院的少主回來了,帶回來了三頭巨龍,只是這分量,應該已經足夠大了吧,再者,幽靈學院的人,誰人敢動?誰人敢殺?!

見到下方的狀況,江一似是心中也是頗有種不妙的感覺,當即從黑龍哲罪的身上跳下,與城牆之上的靈影序直面相對!

"靈叔叔,不知,我家族那邊,狀況如何!"

靈影序這才反應過來,有看到三頭巨龍之上皆有身影出現,男男女女,加起來一共九人而已,可就連靈影序,也不敢小覷!

這些,可都是幽靈學院的人啊,整個鬼神大陸上公認的,最不可招惹的青年一代修仙者團體,九人,看似不多,可誰都知道幽靈學院老師的數量,甚至都會高于全校學員啊,這些人,可不能當做普通人對待,哪怕落單,哪怕對面的是生死仇人,對方敢不敢動手殺人,都很難說.

一見江一,靈影序先是震撼片刻,震撼于江一竟然帶回來了這麼多人救場,靈影序雖然不知道江一他們怎麼得到了消息,不過僅僅看他們先來了自己靈家打探消息,也證明了江一知道靈家相對安全,而這次帶人回歸的主體,則是江一……

緊接著,靈影序又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慌忙開口.

"快,江一,快回去,再晚,就來不及了……"

江一面色大變,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狀況,可靈影序能這樣說出口,也同樣證明了江家現狀的危急!

江一來不及再與靈影序敘舊,面色大變之余,伸手招下黑龍哲罪,翻身而上,與靈影序拱了拱手.

"靈叔叔,若是隨後有時間,我必登門拜謝近日靈叔叔幫我江家之恩……"

"不必,快去吧,我靈家軍團,隨後就到!"

"告辭!"江一有時略有欠身,拍了拍黑龍哲罪的身子,黑龍哲罪沖天而起,其余兩頭巨龍亦是僅僅跟隨,消失在天際!

靈家距離江家已經不算很遠了,以三頭巨龍的飛行速度,只是半刻鍾,便已經到達了江家駐地的邊緣,江一看著下方尸骨堆積,那殷紅的血跡尚未被飄雪掩蓋而去,地面上,雜亂的馬蹄印證明著這里不久之前發生過一場惡戰,而躺在地面上的那些身影,有江家的人,同樣也有不少其他的勢力……

江一看到了自己江家一個執事的尸身,尤記自己在江家的時候,這執事也經常保護自己,仿若長輩,可現在,他卻是死在了這冰冷的雪地里……

"離天宗,弧月盟,蒼狼幫……"

江一看著下方一個個的身著戰甲死亡的身影,那胸口的標志,證明著他們的出身,江一一一將他們記在心中,只要日後有了機會,必然一一登門,雪今日之恥……

江一心中一樣的在喃喃,喃喃自己家中的人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所不然,江一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無論是自己的父親江天命,無論是自己的母親黎落,還是自己那個調皮可愛的妹妹江小玥……

江一的周身,一時間殺氣凜然,越是向內,越能看得到那四周圍到處都是打斗過後留下的場面.

遠方,那最後的城牆上,厮殺之聲已經不斷的向四周圍傳蕩,繞是江一等人離得還很遠,卻依舊聽到了那城牆之上的厮殺聲,聽到了城牆之上不甘的叫罵,看到了江家的人,自城牆之上落下,無聲的死亡……

江一看到有人緊緊的抱住了敵人的腰身,口中一邊爆喝出聲.

"走!走啊!"

江一目呲欲裂,他看到,那被抱住的身影,是一弧月盟之人,此刻正揮舞著刀槍,仿佛是要刺死前方不遠處那已經摔倒在地的婦孺,而那婦孺,江一也認得,正是江家旁系血親……

這弧月盟的人見自己不得掙脫,突然回身將手中的刀刺入身後江家守護者的脊背,一時間,鮮血噴湧,可那江家之人,依舊死死地保住弧月盟之人的身體,不甘于這樣毫無意義的死亡……

"你們等著,我們雖死,可二少爺還在幽靈學院,只要二少爺知道了這里的事情,遲早要你們,血債血償!!!"

這最後的聲音,頗為淒厲,江一已經靠的越來越近了,突然耳朵一嗡,周身氣勢達到巔峰,隨即爆喝一聲!

"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