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兩節"山"
g,更新快,無彈窗,!

話語一出,頓時有人歡喜有人憂,歡喜的,自然是那劍者誅仙圖和皓月繁星圖的主人,監考老師自己都說了,給他們認為的可評定的最高分,不過七十五分而已,雖然言語之中有可能依舊會有更高的分數出現,可卻必然會經過這監考老師的嚴格把關.

兩人都是七十,在這兩人看來,江一他們就算畫的再好,也就八十分,八十五分的模樣了吧,再扣掉之前監考老師說的二十分,那還剩多少?六十多分而已,何足為慮?

江一,靈塵和原莉莉卻是傻眼了,江一頓時出聲.

"這不公平!我們要舉報你徇私枉法,以公謀私,接受賄賂,以德報怨,公報私仇!"

其實,江一倒真是胡說八道,一時間也是什麼詞都用的出來了,讓的這監考的白發老者差點吐出一口老血,嘴角都有些抽搐.

"再胡說八道,再扣十分!"

"你……"

江一停了下來,而皓月繁星圖和劍者誅仙圖的主人卻是在心中給江一加油,說的都是同樣的言語.

加油啊,懟他,懟死他!輸人不輸氣勢啊,不就是比賽被扣分,有什麼大不了?

可江一真的開口說了麼?或許是也算有吧,也或許並沒有,因為江一停止了之前那樣的怒懟,只是轉變成了威脅而已……

"行,你狠,快看圖,沒九十分以上,就是你眼睛有問題,我們一定上書告訴院長,開除你!"

"不吃你那套."白發老者滿不在意的到了江一畫板的面前,看著江一的升龍圖,原本還算平靜的面孔突然一愣,又定眼去看了看,又突然開口."你覺得你這畫,如何?"

"雖不及名家之作,又沒有能力將其蘊靈,更是不敢點睛,怕點睛之後畫反倒變得沒有了神秘的感覺,讓人覺得點睛了也依舊不過如此,可若是不點,反倒讓人覺得,若是這畫點睛,或可出現升龍騰!不過,在平級之中的比畫之中,我自認為比他們三個強的多!就算扣了二十分,最起碼也要比他們多幾分吧."

"你倒自信,不過,就算比他們強,又怎麼樣那?最後多少分,還是我決定."這白發老者嘿嘿一笑,仿佛是報了剛才夜淚的仇一般,頗為開心,見江一有點兒面色不善,卻又毫不在意."你的畫,雖然確實不錯,可就算我公平公正的去審,也最多不過八十五分……"

這般說來,再加上這白發老者需要扣掉的二十分,不過六十五分而已,依舊比不過皓月繁星圖和劍者誅仙圖……

"我給你兩筆的時間,給龍點睛,若是有韻味出現,我可以再???你旻儭分……"

江一真的很想說不為五斗米折腰,而且,一開始的時候,江一他們確實也沒想著要怎麼怎麼獲勝,對于獲勝這個概念,可以說是根本就沒有,而偏偏的,江一他們這種人就是那種別人越是不爽自己,自己就越要展示出自己的實力讓人不得不去服自己,那怕一開始不想贏,此刻也激起了江一他們欲要勝利的欲望.

誰看不起我,我就一定要讓誰顏面掃地.

"好,別反悔!"

那劍者誅仙圖和皓月繁星圖的主人頓時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上了,他們原本以為都要勝過江一了,哪怕勝之不武,可畢竟是比江一的分數高,可偏偏的,這監考老師又給了江一一個畫龍點睛的時間,兩人此刻皆是在詛咒著,詛咒江一畫筆傾斜,詛咒江一不但沒有畫出龍睛,反而還畫花了整張畫面.

江一提筆上前,輕描淡寫的一點,龍身頓時仿佛有了"神"一樣,看起來比剛剛更加靈動了一般.

這白發老者看了江一一眼,眉頭一挑,雙手負在背後抬步上前,口中輕哼之聲傳出,他們看得出,其實江一的畫功,真的已經符合了自己的要求,可就是因為夜淚的緣故,這白發老者小心眼兒倒是犯了,偏偏就想找江一他們點兒麻煩……

白發老者定定的現在畫板之前,細細的感悟,雖然畫中景物還不能做到完美的引人入勝,可在同級之中,江一的畫功,確實已經不俗,這白發老者腦瓜子一轉,信口開河.

"雖然多了靈韻,卻依舊少有一絲靈動,最多給你加五分,到現在,去掉扣除的,不過與皓月繁星圖和劍者誅仙圖分數相同而已."

那皓月繁星圖和劍者誅仙圖的主人已經有些變幻了面色,而江一依舊是有些不甘,可自己說加分,人家就給自己加分?且不說人家還想借著這件事情有冤報冤,就算沒這個想法,這分數的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吧……

"若是加上我的那?"

靈塵冷不丁的開口,白發老者一愣.

"你的是你的,他的是他的,你的只能用作你自己的評分……"

"我的畫,和他的畫本為一體,將我們兩個的分數加起來然後平分就是了!"

這話一說出口,白發老者一時間也是不明其意,眉頭尚在輕佻的時候,卻見靈塵已經抬步上前,到了江一的畫板之前,將自己的畫,接在了江一畫板的下面.

山體完美的契合,除了兩張紙相鄰的地方有云霧繚繞,上上下下的山體,仿佛出自同一座大山,而上方,盤龍欲登天,下方,猛虎欲下山,雖然整體畫風不太協調,可能夠這樣重合在一起的兩張畫,若不是白發老者親眼所見,根本就不會相信兩張畫是兩個不同的人畫出……

全場嘩然,都已經出現這種局面了,誰還能不服那?可也僅僅只是服而已,他們還沒有關系要好到為了這個簡簡單單的服來放棄自己對這場比賽的重視.

江一一笑,靈塵同樣展顏,其實,這是兩人在畫畫之中交換了眼神,于是,兩人都留出了一部分的空間畫山體,然後在兩人的默契之下,畫出了可以完全契合在一起的兩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