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評分
g,更新快,無彈窗,!

說白了,原莉莉就在宣紙之上畫了一個孤零零的鳳凰而已……

其余人也紛紛動筆了,拿起了自己最好的心態,提筆在宣紙之上勾畫,哪怕會輸,也決不能退縮和後悔.

沙漏終于快要完全流到底了,只剩下上面那一個並不大的"小三角"里還有最後的一點沙粒,江一他們終于封筆,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畫,將那筆杆丟到一旁,准備接受那監考老師的查看.

不過那白發老者並沒有動,他似乎是在等最後的時間結束,又像是在等其余的人封筆一般.

時間終于到了最後的那個"點兒"……

沙粒也終于只剩下了最後的一點殘根,在幾息之後,完全流落到了這沙漏的下面.

"好了,時間到,全部停止,再多畫一筆者,視為棄權!"

原本還有兩人未曾完全完成,還琢磨著在最後還沒有檢查到自己身前的時候在悄悄的潤色幾下,可偏偏白發老者的這句話,硬是讓的這兩人不得不放下了畫筆,面目之上有些無奈,原本壯志凌云的想要贏,現在看上去好像就只是在等待宣判……

"兩人未完成,分數為零."

這話一出,那原本等待宣判的兩個人仿佛是被判了死刑一般,紊時間面色發白,卻沒有人去憐憫他們,皆是擔心自己都來不及,更別提擔心別人是不是被踢出局了……

他們本來就是對手,若是憐憫對手,還不如自己直接棄權.

還剩下六個人了,原本九個人的比賽,已經出現了三個零分,判夜淚分數的時候,這監考的白發老者仿佛真的是氣急敗壞了一樣,咬牙切齒,繞是看上去還算慈祥的一個老頭,硬是被憋紅了臉……

江一等人無奈搖頭,可就算隨後與夜淚說,恐怕夜淚也只是哈哈大笑而已吧.

這六人面前的畫,都完成了,江一的神龍,靈塵的下山虎,原莉莉的鳳凰,其余三人一人畫的是孤狼嘯月,一人畫的劍者誅仙,一人畫的皓月當空,繁星點點……

看上去好像是皓月當空,繁星點點的那副畫最為簡單了,因為好像只是留出一個空白的地方,就成了皓月,又點綴出點點白點,就成了滿天繁星一樣.

可真正懂的人卻又都能看出來,那繁星,可不是胡亂點綴,每個星辰,都有天空之上對應的星芒……

這樣來畫的話,仿佛又不是很簡單了,那怕就這樣抱著畫板出去坐在星空之下比著去畫,也不見得就能畫出畫板之上的,並沒有太大偏差的模樣.

這白發監考老師先是到了那孤狼圖前,站定觀看,片刻之後搖了搖頭.

"無靈,無韻,無神,雖是狂傲孤狼,卻又並沒有表現出狼的孤獨和狼的張狂,不過畫功底蘊還行,勉強六十分吧……"

這孤狼圖的主人面色頓時也變得有些灰暗,他心中很清楚,六十分,就意味著自己在這些畫完的人之中,應該已經是墊底的存在,無論怎麼看,六十分仿佛都是在可憐他一般.

不過白發老者可並沒有理會這人的目光,抬步到了第二人的畫板之前,又是駐足,良久沉吟.

"劍者誅仙,劍中沒有表現出一點的凌厲,所謂的仙,也並沒有一點的飄逸,整幅畫來看,仿佛就是兩個平級的小輩打架而已……"

這白發老者仿佛就是專門兒過來挑刺兒的,看了兩幅畫,把兩幅畫的主人說的都是畫出來的"狗屁不如"……可又沒有人敢如同夜淚那樣直接反懟回來,畢竟他們可沒有強硬的後台,比賽輸了無所謂,若是因為頂撞了幽靈學院的老師而被記個處分什麼的,那可真的是他們人生之中的汙點……

學院之內,不乏有狂傲之輩,其中不少人,也是在學院的老師之中平輩論交,而這些人,要麼是個人實力極強,要麼是背後有一個大靠山,要麼就已經找到了七大統禦勢利作為自己日後生存和發展的地方.

在這些新生的眼中,江一就有狂的資本,因為江一似乎已經能夠定下了自己的未來,且不說神女的關系,就算僅憑江一自己的個人能力,江一也是能在畢業之後找到一個足以讓人無限向往的勢力作為自己日後的歸屬地.

"七十分吧……"

那白發老者思索了一下,方才給了那劍者誅仙圖做出了最後的評判,雖然依舊不高,可最起碼卻是壓過了孤狼圖,讓這劍者誅仙圖的主人心中也是小小的有了些安慰,只要自己不是墊底,就好……

白發老者終于到了那皓月繁星圖的面前,看著其上勾出的北斗七星似乎是在閃閃發亮,皓月周圍,有三道看上去是在轉動的星辰遙相呼應一樣.

"雖然這畫看上去很一般,而且必然也是有所偷懶,所有的畫中,就屬這皓月繁星圖最簡單,只用勾出星辰的位置,其余的地方潑墨而已,不過,能夠將滿天星辰記下這麼大一片,也算不錯了,畫中的星辰有些死板,皓月的周圍,沒有勾點出朦朧的光芒,七十分吧……"

又一個七十分,這皓月星辰圖的主人一愣,卻也只能接受下來,原本,這人並不是打算畫這皓月星辰圖的,可畫錯了幾筆,原來的畫實在是沒辦法改了,也就只好一下子全部塗黑,將原本的畫,轉為了漫天星辰點點.

"七十分,看來咱們贏定了嘛……"

靈塵嬉笑著,仿佛對他們來說,七十分以上,應該可以被稱作,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這白發老者見靈塵頗為自信的笑著,突然說出了一句話,宛如晴天霹靂!

"先不說我這人審畫很嚴格,七十五分,已經是我給你們預計的能夠達到的最高程度了,所以,不要高興的太早,而且,作為你們的伙伴,在辱罵了監考老師之後不但不讓其悔改認錯,反而嗤笑監考老師,只是這一點,便先每人扣掉二十分,當然,我是指……在我評出得分以後的那個得分之上,扣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