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隨便扣
g,更新快,無彈窗,!

要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時辰,江一他們方才停止了說說笑笑,硯台中的墨汁,看起來應該已經足夠江一他們作畫了,幾人這才停下,輕有言語.

"畫什麼?"

"額,不知道啊……"夜淚甩了甩沾染在手指之上的墨汁."若不然隨便畫點好了,唉……我爹也真是的,當初非要我魂修作畫,這墨汁好大的味道……我……"

看也累滿臉嫌棄,江一有些無奈.

"好歹也是最好的魂修手段好吧,怎麼在你說起來就感覺好像是個很讓人厭煩的職業那……"

"就是啊,我就是這麼想的,我當初喜歡煉丹,可我爹不同意吧,我有什麼辦法,就只好學畫畫了,可我又畫的不好,說真的,在你們面前,實在不敢獻丑……"

"沒事兒,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們又不笑話你,再說了,就當是來玩兒了,輸了就輸了唄,咱們賺了那麼多的元靈值了,總要給其余的新生留點活路吧……"

"那好吧,那隨便畫畫好了."

然後,隨便畫畫這幾個字,就成了江一他們口中.共同的字眼,根本就不在意的一場比賽,卻讓那其余的五名新生焦頭爛額,遲遲不敢動筆.

那白發老者就坐在一旁,一副威嚴的樣子緊緊的盯著這並不大的"賽場".

"對了,突然心血來潮,我知道我要畫什麼了!"

夜淚突然這麼一說,江一等三人頓時看了過去,只見夜淚端起手中的筆墨,到了那畫板之前,有模有樣的整理了一下畫報之上的宣紙,看上去好像頗為專業,江一,靈塵,原莉莉倒是饒有興致的望了過去.

只見夜淚醞釀了一下,動筆了,一筆畫下,筆墨好像有些濃,讓江一等人怎麼看似乎都不像是一個優美的弧線,可夜淚仿佛對這條線頗為滿意,又是在另一側輕輕一勾,卻又臂膀一頓,江一他們正不知所以,卻見夜淚一把扯下了畫板之上的宣紙,團成了一個紙團,隨意的扔了出去,夜淚的面色,頓時有些尷尬,看江一等人有些發愣,轉頭望向白發老者,絲毫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情緒,面不紅心不跳的伸出手.

"再給一張紙!"

"扣五分!"

"扣,隨便扣,有本事你扣五十分!"

"好……"

白發老者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個字,夜淚的面色變了.

"啥!你敢扣我五十分你試試?!"

"你讓我扣的."

"我讓你給我算第一,你算麼!"

"不算."

"那你還這麼聽我的?"

"因為你是院長的公子,我還指望跟著院長混口飯……"

"……"

江一和靈塵差點笑得背過氣去,夜淚手中的宣紙不由自主的窩做了一團,面色有些微怒,而這個並不大的畫室里,所有人都望了過來,繞是夜淚沒皮沒臉,也讓夜淚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而那白發老者的話,也真是沒毛病了,之所以扣分,是因為你讓我扣的,是因為你是院長的公子,所以我聽你的,而不讓你得第一,我就是不同意,那是因為我是這場比賽的裁判,這……夠公私分明了吧……

"你再說一遍,扣幾分?"

"五……"白發老者見夜淚突然抽出了無光短匕在手中把玩了起來,有些燦燦的笑意."額,當然是五分……"

"很好,早點這樣,不什麼事兒都沒有了麼?"

江一等人狂暈,真沒想到這裁判這般沒節操.

可當夜淚看到自己剛剛領來的宣紙被自己握成了一團,好像已經不能用了,夜淚理所應當似的伸手.

"這張用不了的,再來一張!"

"那還帶再扣五分……"

"你說啥!"夜淚炸毛了,"你再說一遍!"

"鬧著玩兒是鬧著玩兒,規矩是規矩,這是院長定的,我就只是執行而已,如果你不服,那你找你爹去說吧……"

"哈哈哈哈哈……"夜淚的背後,江一等人笑得越來越厲害了,夜淚差點就真的要動手去挽回自己的顏面了.

"你狠!看著,就算皺巴巴的紙,小爺也照樣能畫出第一名的滿分神作!"

然後,夜淚就真的在地面之上將這皺巴巴的紙團攤平,雖然宣紙之上充滿了蜘蛛網一樣的紋路,可看上去,似乎還能用……

江一他們幾乎是看戲一般,就這樣看著夜淚將自己的畫架搬到了牆角的地方,然後將畫紙固定,揮起毛筆仿佛氣勢恢宏!

江一他們想去看看,卻見夜淚投來了反對的目光,一邊還將自己的"大作"緊緊的護在自己的身下,仿佛自己不完全畫出來之前,誰也不讓看一般.

江一他們也不在意,反正有的是時間,他們也等的起,反正是很好奇,好奇夜淚到底要畫個什麼東西.

那沙漏下面的沙子轉眼之間已經鋪上了厚厚的一層,而夜淚也是沾染的滿身墨跡,卻依舊很認真的在哪里畫畫,突然,夜淚抬頭,審視一般的看了這畫一眼,看起來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丟掉畫筆,抬步走了出來,很是瀟灑的開口.

"嗯,就算我能得第一,我也放棄,讓第二名順位繼承吧,我餓了,就先走了,你們繼續,那什麼,江一,靈塵,原莉莉,我就先不等你們了啊……"

說罷,夜淚裝的跟個二大爺似的,邁著八字步,向那畫室門外的方向走去,沒有人去管夜淚,所有人都好奇夜淚到底是畫了個什麼東西,在那白發老者的帶領下,齊齊前去觀看,而誰也沒看到夜淚在門口的時候突然轉頭向里面看了一眼,見所有人都過去了,一時間有些竊笑,然後逃似的轉身跑出了畫室的大門.

眾人終于走到夜淚畫板的前方了,畫板的宣紙,依舊朝著牆角,眾人看到的,只是後面那個綠色的夾板.

這白發老者伸手將這畫板轉過,一張看上去皺巴巴的宣紙,其上已經畫滿了亂七八糟的圖案,仔細一看,畫板之上的宣紙還有字,當看清楚字的時候,眾人先是一愣,除卻白衣看著之外,皆是強憋著笑意,卻還是彎了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