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三輪比賽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明白,我……我一定會努力的!"

江一憋了半天,也只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言語,而實際上,江一的心中已經暗暗發狠,一定要配得上路霓裳……

這個世界的父母雖然沒有給自己高貴的出身,可自己想要的一切,還是自己去努力,才會讓江一更加心安理得.

路霓裳見江一長長的舒了口氣,也知道這件事情是不能去逼的,若不然的話,難免給江一造成壓力,而路霓裳心中很清楚江一的為人,也明白既然江一見到了自己的父親,而自己的父親又並沒有為難江一,那他們兩人冥冥之中已經有了一個"共識",只要江一在意自己,就必然會為自己去努力.

路霓裳從來都沒有懷疑過江一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和自己交往,她知道江一並不是那樣的人,也不相信自己會沒有吸引到江一的魅力.

一行四人繼續回趕,江一這才知道原來路霓裳是丟下了路染柒跑來找自己,一時間有些後怕的情緒在江一心中出現,生怕路染柒再回過頭來收拾自己,就這樣提心吊膽的過了兩三天,江一才聽夜浮沉說在路霓裳來找自己之後,路染柒就已經離去.

不過按照夜浮沉的話,路染柒似乎並不是很高興,臨走之時還板著個臉,一邊嘟嘟囔囔什麼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

雖然路霓裳還沒有被嫁出去,可潑出去的水這個事情,似乎還真的就差不多.

幽靈學院的新生又一次聚齊,這一次,只剩下了五十六人,不過,卻並沒有影響到第三輪比賽的規則,這天,夜浮沉將這些新生聚集在了大會堂,與眾人開口.

"第三輪比賽,咱們不再考驗實戰能力,而考魂修……"

此話一出,頓時有人興奮異常,頓時,也有人沉下了臉.

興奮異常的諸如凌兒等人,他本就是以魂修為主,而變了面色的,就有玲瓏和素衣了,再怎麼說,她們兩個的本體也都是上古蠻獸,就算修為晉升的再快,終究也是難以完全如同人族那樣毫無門檻兒的修魂.

畢竟,上古蠻獸哪怕修煉到了大陸實力的巔峰,也都是以器修為主而魂修少有精通者.

不過下面眾人如何,也並沒有影響到夜浮沉的話語,夜浮沉依舊自顧自的開口.

"魂修者,數百種,不過,我們最近也看了你們的資料,你們之中,修魂種類里,有二十七人選擇煉丹,十三人選擇樂器,九人選擇作畫,剩下的八人基本都是雜亂魂修,我們也決定分做四組,相互對碰,最後各組之中的第一名,共計四人最後碰撞,決出三甲……"

眾人聽明白了,煉丹的就和煉丹的比斗,樂師和樂師比斗,而畫師和畫師相爭,最後的雜亂魂修者,在一起對砰出一個第一.

在也浮沉的引導之下,幽靈學院的這些新生已經分別立了出來,各自排序,准備相爭.

畫師之中,江一,靈塵,原莉莉,夜淚都在,丹師里,則是方宗和南宮無常,而素衣和玲瓏就有點尷尬了,她們兩個人幾乎就沒有魂修的存在,之所以強橫,還是靠的本體的力量,不過,卻也是歸入了那雜亂魂修者的隊伍之中,只是他們如何比……江一他們也還真的就不知道.

大陸之上,魂修三絕雖然以畫師為最,可選擇丹師的終究還是最多,畢竟這個世界的法則決定,生存下來才是硬道理,而行走在大陸之上,丹師的生存能力,確實要比畫師,樂師強大的多.

而樂師也多,主要還是因為大陸之上聲波戰技一樣不少,修魂的同時,同樣也可以借住魂去對其余人進行攻擊.

畫師就不一樣了,作畫這個東西,說起來還真的是需要一點天分,若不然,畫師也不會名列三絕第一而少有人修.

這一天,江一他們也就和眾人各自分開了,各干各的事,各比各的比賽,畫師都去了畫室,丹師去了煉丹房,而樂師去了聲樂室.

畫師只有九人,相對來講的競爭壓力並不是很大,而江一他們就占據了四人,想來也是,江一和靈塵被西北雪域稱作天才,他們的培養,對于兩大家族來說,至關重要,而原莉莉歸根到底還是有些文氣,煉丹似乎有些暴躁,而樂師和畫師之中,原莉莉更偏向的選擇了畫師,夜淚就更簡單了,只是因為夜浮沉選擇的而已,因為夜浮沉很清楚修煉上的各種各樣的問題,也知道如何選擇才能讓夜淚更好的成長.

其余幾人江一他們雖然認識,卻也不太熟,只是打了個招呼,便沒有過多的去理會這幾人了,有一句沒一句的和自己人說些什麼,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說起來,這第三輪應該是速度最快的一場了,因為江一他們都很清楚,作畫而已,決出其中的第一,一天足以!至于其余的魂修比賽,過程恐怕也和江一他們這里相差不多.

江一其實也是在計算著時間,還有幾個月,似乎就要到新一次鬼神塔攀登的活動了,那可是大陸之上的盛事,江一雖然並不打算攀登,卻也想要到時候過去看看,湊湊熱鬧也好.

而離開家族也有一段時間了,江一知道等到鬼神塔攀登儀式開始的時候,或許會有自己家族的人到來,屆時,應該沒什麼事情了,江一也想要跟著家族的人回去一趟,看看西北雪域,看看自己在西北雪域的父母.

這般思索之下,江一不由得有一抹笑意勾顯而出,若是到時候自己帶著路霓裳回西北雪域,或許,自己的父親,母親真的會驚掉下巴吧,畢竟,就算只說路霓裳青天府小公主的身份,就足以讓西北雪域所有修仙者為之拜服!

不是江一喜歡炫耀,只是好像自己與路霓裳在一起了,就想要將這個事情昭告天下一樣,那怕會給自己找來數不盡的麻煩,江一也只當那是對自己的試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