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靈動
g,更新快,無彈窗,!

路染柒雙手負在背後,身影一閃便已然消失不見,而根本就沒有理會呆若木雞的江一,江一回過神來的時候欲哭無淚,現在哪怕想和路霓裳撇清關系,恐怕都有些來不及……

路染柒都來了,如果自己放棄了,江一相信,路染柒恐怕會打死自己,而一旁,也一定會有人為路染柒加油打氣……

良久之後,江一吶吶的翻開了桌面上的書籍,書籍的書皮上,只有兩個字.

靈動!

翻開第一頁的時候,書籍之中的墨香尚存,仿佛還有些字跡未曾完全干涸一樣,江一有些納悶,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本書,無論怎麼看,仿佛都像是翻抄本,可這種事情也就不是江一欲要考慮的事情了,路染柒已經離開了,事情已經演變成了現在的模樣,江一也只能不斷的努力,只有破掉重重障礙,才能讓任何反對自己的人屈服,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根本就沒有人敢相爭……

靈動的第一頁,看上去似乎是這本書的簡介,字數不多,卻讓江一為之一振.

靈動:傳聞之中,為仙界第一主宰林影主修之魂技,後授徒數人,靈動亦是傳播于世,有緣人得知,需好好珍惜……

"仙界的東西?"江一皺了皺眉頭,其實他對于仙界一無所知,他的認知里,仙界似乎應該是仙人們該呆的地方,而鬼神大陸的記載中,仙界卻是與鬼神大陸為敵."第一主宰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差,就算功法等級不高,被仙界第一主宰作為主魂技,想來日後也只能修煉到一種可怕的地步才對……"

獨自喃喃之間,江一繼續翻看.

靈動,世人皆知魂可修,亦知魂如何修,而魂之所在,太過飄渺,人雖修,卻不知如何作用,何也?魂之所在,太過虛無縹緲,故而,吾將此魂技流傳于世,無論仙界也好,鬼神大陸之人也罷,但凡得到此書者,需認真修行,細細善待……

江一看著這其中的字眼,有些摸不著頭腦.

"仙界的第一主宰不排外?無論鬼神大陸還是仙界的人都能修煉?可這本書看上去明明是手抄本,可為什麼卻要將這些話也抄上來……世人都說鬼神大陸與仙界為敵,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讓鬼神大陸的人看到仙界第一主宰的話?再或者……這其中有篡改?"

江一一下子想了好多,卻又始終不得其果,良久方才舒展眉頭,決定繼續向下觀看,也就直接在這房間之中,捏起了手印,口中念動了口訣.

江一感覺得到自己的神魂仿佛是在悸動,仿佛自己的神魂正在一點一點的壓縮,然後形成如同尖錐一樣的東西,自眉心之處向外彈射!

"嗖!"

破空聲響起,雖然微弱,可江一也是聽得真切,它能感覺得到,這本並不厚的書籍,其中記載的功法並沒有錯,而且威力,似乎還很強,哪怕自己現在根本就不知法門所在,哪怕自己現在根本就控制不了多少神魂凝聚進行攻擊,江一都依舊可以感覺到這神魂之中爆發性的力量.

"砰砰砰!"

外面,突然響起了敲門之聲,江一起身開門,玲瓏正俏生生的站在門前.

"你怎麼回事啊,怎麼這麼久?"玲瓏順勢向屋內看了一眼,有些疑惑湧現."咦?這屋里怎麼沒老師,那你在這里面干什麼?"

江一也不知道到底該用什麼樣一種情緒了,反正就是見到素衣也湊了過來,也就如實說了,說的兩人目瞪口呆,這才知道原來路染柒剛剛在這間房間里……

而江一的魂技的事情,兩人倒是沒再說什麼了,只是玲瓏告訴江一.

"既然府主來了,那肯定就調查清楚你所有的事情了,上到你八輩祖宗,下到你自己有沒有病,絕對的一清二楚,所以,他給你選擇的戰技,絕對是最契合你的戰技,用就是了,反正又不要錢,反正是白送的……"

江一郁悶,差點對著玲瓏的腦袋一頓"爆栗",也不知道這小丫頭到底在想什麼東西,明明是好好的一句話不能說,非要說的跟詛咒自己似的,什麼上到八輩祖宗,下到自己有病沒病的,額……怎麼聽,怎麼怪異!

玲瓏和素衣也是選好了,只能去另外一個房間兌換出了完整的書籍,而藏經閣頂層的書,只外借三天,三天之後,無論如何,必須歸還,好在江一他們選擇的書籍都不是很厚,就算只有三天的時間,也足夠讓他們將這書籍給背下來了.

剛剛出了藏經閣,江一就看到路霓裳在藏經閣門口有些擔憂的晃蕩,見自己出來了,路霓裳一路小跑的到了自己身前,前後打量,口中一邊低語.

"我爹沒為難你吧……"

"那道沒……"江一搖了搖頭,見江一真的沒事,路霓裳方才松了口氣,可江一卻是接口又道."不過你爹說了,娶你的時候,一定要我八抬大轎……"

路霓裳一愣,狠狠的踢了江一一腳,有些翻了翻白眼,都什麼情況了,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不過,從路霓裳這里,江一也才知道,原來在自己對陣血墨的時候,路染柒就已經到了,只不過路染柒一直未曾露面,卻也一直都在看著戰局,路霓裳在江一等人和她一同回去的半路之上,還有些不岔的說道.

"我爹說,如果江一對陣血墨失敗了,那絕對是立刻就會剔除江一在我的生命里的,可偏偏的,江一贏了,我爹說竟然是一時半會找不到讓江一滾蛋的辦法了,就只好先留著,看看以後會不會做出點讓人失望的事情,然後就讓江一趕緊滾回西北雪域……"

"……"

江一滿頭黑線,素衣和玲瓏卻是一陣大笑,而路霓裳卻是一臉的認真,面朝江一.

"所以說,無論如何,你都不可以讓我爹抓住把柄,無論如何,你都要用你的實力,堵上所有人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