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做你的女婿
g,更新快,無彈窗,!

可這書,終究是簡本,倒也看不出什麼特別的不尋常,江一思索片刻,還是決定去這藏經閣老師那里問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自己疏忽的地方.

江一抬步就要向那兩個房間的地方走過去可,素衣和玲瓏還在挑選書籍當中,見江一的步伐,皆是抬頭,聲音之中略帶疑問.

"怎麼,你選好了?"

"沒?"江一搖了搖頭,晃了晃手中的皇天劍訣,"只是有點看不明白,所以進去問問."

見江一如此說,素衣和玲瓏也並沒有太過在意,點了點頭,便繼續尋找契合自己的書籍,江一終于到了那兩個房間的前方,沒有什麼猶豫的敲響了左側的房門,房間之內,頓有聲音傳出.

"進來."

這聲音,聽起來有些溫潤如玉,仿佛聲音的主人是一儒雅書生,這倒是讓江一有些意外,一直以來,在江一的認知之中,藏經閣中的人,最起碼也應該年過半百.

江一推開了房門,屋內一桌一椅,有一青衣身影正有些吊兒郎當的翻看著手中的書籍,見江一步入房間之中,坐正了身子,將手中的書倒扣在桌面上,示意江一近前,便一揮手之間,讓得那江一身後的房門又重新禁閉,江一雙手抱拳,與那青衣身影欠身.

"參見前輩."

青衣身影輕嗯一聲,有些饒有興致的打量了江一幾眼.

"選好了?"

江一搖頭.

"還沒有,有些疑問,想要請教一下前輩."

"哦?"青衣身影笑了笑."說說看."

江一聽到青衣身影的話,沒有一絲半點的隱瞞,又上前走了幾步,將手中的皇天劍訣遞上,一邊輕開口.

"晚輩仔細翻看了皇天劍訣,這本書看上去好像並不算可以放在藏經閣頂層的密藏吧,不知是不是晚輩疏忽,有什麼遺漏的地方,沒有體會到這皇天劍訣的真諦?"

"這本書,不適合你."

青衣身影隨意的翻了一下,便將那書冊扔在了桌面之上,一邊取過了之前他在看的那本書,與江一面前晃了晃.

"你的器修,已經在同級之中登頂,可你的魂修,卻似差了點火候,雖然也有利用,可卻只是被動防守以及監視敵人而已,並不算什麼大用,這本書,為一魂技,大成時期,殺人于無形……"

一瞬間,這青衣身影的話便引起了江一的興趣,確實,這青衣身影懶得很透徹,自己的魂修,終究是有些懦弱,可江一欲要伸手去接青衣身影手中的書的時候,青衣身影突然將那手中書籍向身後一背,笑吟吟的開口.

"給你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你要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江一一愣,卻還是點了點頭.

"前輩請問,只要晚輩知道,必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如此最好."青衣身影反身又坐了下來,緊緊的盯著江一,面目之上收起笑意,話語也變得有些平平無常,聽不出什麼特別的情緒."你……現在和神女在一起?"

一聽到這個問題,江一懵住了,原以為是什麼修煉上的事情,誰又能想到突然問到了這樣的事情,江一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去說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說是,還是要說不是,仿佛這兩個答案,在幽靈學院里,都不太好使……

雖說事實是是,而且幽靈學院也都知道了,可自己若是直接應下來,誰也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給自己添麻煩,而若是說不是吧,那整個幽靈學院都知道的消息,他又怎麼可能說的出不是,思緒片刻,江一無奈的笑笑.

"前輩都已經知道了,何必再問."

青衣身影也不追問,自顧自的繼續問著江一其他的問題.

"你覺得,神女如何?"

"前輩是指哪方面?"

"全部!"

青衣身影說的斬釘截鐵,讓江一又是一時語卒,好好的自己來選個書吧,怎麼還這樣的那樣的問題沒完了?可自己不回答吧,自己想要的書在人家手里,不回答就意味著自己很可能得不到那本書.

江一有些郁悶,這根本就是給自己下好的套兒好麼?先是誘惑自己,然後再讓自己不得不按照他的話去回答他要問的問題,見青衣身影緊緊盯著自己的目光,江一幾乎是發自內心一般的吐出兩個字.

"完美!"

"不夠明確."

江一狂暈,這讓自己怎麼明確了說?這青衣身影看上去就是要讓自己去誇路霓裳,偏偏的又不給自己說讓自己誇那個方面,讓自己也是頗為無奈的.

"最起碼,神女的一切,我都很喜歡."

江一也是不得不這麼說了,可卻也算是發自肺腑,這青衣身影看上去仿佛也放過了江一似的,手指突然捋了捋自己的長發,與江一又道.

"那你可知道,神女背後有什麼勢力?"

"知道,青天府和鬼神塔……"

"那你認為,你配得上她麼?"

"配不上."

江一的毫不猶豫,倒是讓青衣身影張開了嘴,又把想說的話給憋了回去,可沒有過多的停頓,青衣身影轉口又言.

"那你,還敢和她在一起?就不怕青天府的人,對你不利?"

"怕,可是,我依然會向青天府證明,神女的眼光,不會錯!"

"但願如此……"青衣身影又輕笑了笑,雙唇輕泯,"不過現在的你,還配不上做青天府的女婿,青天府隨意一個門丁,都比你實力強橫."

"伯父放心,就算我不能在短時間內雄踞一方稱王稱霸,也必然會在短時間內名揚天下,配得上,做你的女婿……"

突然這樣的話,青衣身影愣了一下,眉頭輕佻.

"哦?你叫我什麼?"

"伯父,路伯父,青天府主,路府主……"

"哈哈哈哈哈……"青衣身影笑了."好小子,腦袋瓜子倒是夠使,怎麼看出我的?我……好像沒暴露什麼東西,說的那些話,也並沒有一絲半點有暴露我的身份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