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青天府主,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砰砰砰!"

樓下,敲門聲響起,不過倒並不是外面有人來了,而是江一敲響了素衣和玲瓏的房門,兩人都在淺睡之中,聽到敲門的聲音皆是翻身而起,見江一精神抖擻的立在門票,素衣開口打趣.

"就算是去藏經閣頂層,也沒必要這麼激動吧,這麼早,院長有沒有起來都難說,更別說什麼帶我們進入藏經閣了."

江一有些燦燦的笑意,的確,他還真的有些著急,不過,倒也算正常,畢竟,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再好的心境,遇到很有可能能夠翻倍提升自己戰斗力的戰技或者功法的時候,也很難保證自己不會心中出現劇烈的情緒波動.

聽到外面的聲音,路霓裳也是揉著朦朧的睡眼走了出來,見江一和素衣,玲瓏已經做好准備欲要外出似的,也是明白他們要做什麼,想要跟他們一起去吧,卻又放棄了,畢竟天色還早,原本,路霓裳還睡的正香.

一行三人就這樣出了宿舍的大門,外面,還很靜怡,少有學院里的學員走動,江一也正好趁著這個時間,和素衣,玲瓏沖向藏經閣,其實江一心中也是有些發怵,實在是不想讓別人看猴子一樣的天天觀賞一般的看著自己,可偏偏的,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在幽靈學院之中,實在是太受學院之人的矚目了.

藏經閣下,夜浮沉正坐在旁邊的一個石桌之前,見江一等人突然到來,竟是有些慌亂,卻又正了正神色,裝模作樣的提著水壺自斟自飲.

江一等三人見夜浮沉已經到了,慌忙行了一禮,夜浮沉偏過頭.

"怎麼這麼早?"

"院長不是比我們更早麼?"江一嘿嘿笑了笑,又看夜浮沉面前的石桌上竟是放了兩個茶杯,而茶杯之中,尚有半杯香茗未曾放涼."咦?兩個茶杯,院長這是在和誰喝茶啊,怎麼不見人影?還是在等我們,那也太客氣了,你給我們倒茶,實在是消受不起啊……"

夜浮沉滿頭黑線,看著江一,實在像是個地痞無賴,又想起當日自己在江一房間中喝茶,路霓裳突然到了,現在,竟然正好反了過來,而同樣的事態,同樣的留下了茶杯.

"咳咳……"夜浮沉抿了口茶水."之前在和藏經閣中一位閣老喝茶,你們來之前,那位閣老進去了,行了,來了就進去吧,里面,已經有學院的老師為你們准備好了,我就不進去了,在這里等你們就好,選好了書,直接在二層學院老師那里備份一下就好."

三人倒未生疑,見夜浮沉都這麼說了,自然是與夜浮沉又欠了欠身,便進入藏經閣之中,藏經閣的大門剛剛關閉,暗中有一道青衣身影憑空而現,有些郁悶.

"差點就被發現了……"

"當天晚上,你家女兒,也是差點就撞見了我去找江一,只不過,江一那小子,可是真損,哼,想想那天晚上的事情,老子都想打斷他的狗腿!"

"哈哈哈哈……"青衣身影笑得很爽朗,"行了,既然他們來了,我就不跟你在這里嘮叨了,跟你這老家伙嘮叨,沒一點意思,我也就上藏經閣頂層去了."

"去去去!"夜浮沉仿佛下逐客令一樣."別打擾我在這里喝茶的興致."

青衣身影也不惱怒,似乎兩人習慣了這樣的言語,而以青衣身影的身份,平日里不拘言笑,可到了夜浮沉這里,仿佛才真的展露了自己的本心一般,在看朋友面前,仿佛才能展現出自己的真性情.

青衣身影又是憑空消失,而藏經閣內,江一等三人已經在藏經閣內老師的帶領下,向那樓梯的方向走去,樓梯之上,散發著淡淡的檀香,腳步踏上去的時候,尚有"吱扭兒""吱扭兒"的聲音響起,看著周圍一個又一個的法陣結界,江一更是激起了心中的好奇.

往往,符文越複雜的地方,幫的寶貝越多,這是整個鬼神大陸萬古不變的真理.

最上面,突然開了一個天窗一樣的東西,隨著藏經閣老師一步踏了上去,江一,玲瓏和素衣亦是在藏經閣頂層露出了半截身子,這才看到了藏經閣頂層的模樣.

那藏經閣的老師見江一等三人上來了,開口說道.

"你們在這里先隨便看,頂層也有老師照看,找好了之後,將副本交給他,他自然會幫你們找出原本."

"是."

見三人紛紛點頭,這幽靈學院的老師應了一聲.

"嗯,我就先下去了,只有一天的時間,今天落日之前,若是還沒有找到心儀的功法或是戰技,那就只能等下一次機會了."

雖然說是這麼說,可找不到戰技,功法這件事情,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原因很簡單吶,反正上面的都是寶貝,找不到完全契合的,難道我找一個半契合的也沒有?總不可能吧,那還算什麼藏經閣?

見下面藏經閣的老師下去了,江一等三人方才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藏經閣的頂層,看上去並不很大,倒是有些空曠,只有三個書架,書架上面的書籍尚還未曾擺全,書架四方,都是擺放的一些桌子,桌面之上,也有不少平鋪的戰技,功法.

再往里面,似乎有兩個房間,房門禁閉,在這個一眼就能看到邊的藏經閣中,江一他們也是知道,藏經閣頂層的老師,應該是在那里面.

不過,現在的三人可沒有去找那藏經閣老師的打算,行走在書架中間,尋找著自己需要的書籍.

"天劍?名字看上去還不錯,不過若是我用的話,似乎有些不合適,畢竟太過霸道,而且太費靈力,不太能承受的起……"

"皇天劍訣?額,怎麼總覺得好像有點華而不實,看上去劍譜雖然不錯,可威力……記載中,好像有點一般,不過能放在藏經閣的頂層,應該有什麼過人的地方吧,到底是哪里……"

江一一邊翻閱書籍,一邊暗自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