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威懾
g,更新快,無彈窗,!

"呵呵,還想要功法?"夜浮沉笑得有些荒繆."且不說有沒有,就算有,我憑什麼給你?"

"你……"

"我?我如何?你指著我又如何?這是幽靈學院,不是你九溪小徑,更何況,就算是在九溪小徑之中,我幽靈學院的人去了,諒你也不敢動!"

話語之中的威懾之余,同樣的已經有了威脅,話語中的意思很簡單,出了幽靈學院,你若是敢對我幽靈學院的人有什麼"不太友好"的舉動,我幽靈學院也並非就不敢與你為敵……

江一已經看出來了,這幽靈學院的人,倒當真是格外的護短,就算自己一方千錯萬錯,只要是幽靈學院的人,那除了自己人,誰敢動,必然引動幽靈學院的報複……

說起來,這倒真是一個足夠足夠可怕的勢力團體了,江一回想起了凌天,哪怕兩人都快生死相向了,可在有外敵的時候,他還是選擇幫助自己.

九溪老人依舊不依不饒,可卻也不敢再囂張了,九溪老人言語之中已經出現了軟弱的意思,卻仿佛又丟不下自己的面子.

"實在不行,那夜院長開個價錢吧,我們把那功法買走就是了……"

"沒有這樣的功法,九溪請回吧,若不然,等我送客的時候,大家都難看."

"神女都說過有這樣的功法的,夜院長你什麼意思!"

"有麼?"一旁原本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路霓裳突然開口."我有說過這樣的話麼?誰能證明?"

九溪老人突然愣了,仿佛因為路霓裳的話,讓他陷入了一種深深的不安情緒之中,突然指了一圈.

"他……他們都聽到的,當初,當初就是你說的藏經閣頂層有這樣的功法!"

路霓裳此刻已經將眸子關切的轉向了盤膝靜養的江一,聽到九溪老人的言語,路霓裳歪著腦袋看向四方.

"你們……誰聽到過我說那樣的話?"

得來的答案,皆是搖頭,甚至沒有一人敢向著夜浮沉說一句話.

路霓裳笑了,看著此刻呆若木雞的九溪老人,聲音之中略帶譏諷.

"看到了吧,沒有人聽到過我說這句話,九溪老人看來真的是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了,記性也不大好了,還是乖乖的帶著血墨窩在九溪小徑吧,最起碼,世人都知道九溪小徑還有一個九溪老人坐鎮,不敢輕易的殺掉血墨,若不然,以血墨的脾性,混跡在大陸上,能不能活著見到你下一次,還真的很難說."

路霓裳一下子說了一大串,其中不乏對九溪老人和血墨的貶低,其實,九溪老人和血墨並沒有得罪路霓裳,也不敢得罪路霓裳,只是可惜了,血墨一開始就針對江一,而在路霓裳眼中,只要跟江一過不去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九溪老人想要咆哮,想要在這里大殺四方,可他不敢,因為這里,是幽靈學院……

九溪老人又狠狠的瞪了路霓裳一眼,臨走之時不甘的看向夜浮沉還有擂台之上的江一,橫身抱起昏迷不醒的血墨,向幽靈學院大門的方向走去.

"站住!"

九溪老人剛剛踏步,背後又有聲音響起,聲音的主人,依舊是路霓裳,此刻,路霓裳面露淡淡的怒意,怒意的來源,正是九溪老人最後不甘的看向江一,雖然九溪老人什麼都沒說,可在路霓裳的心中,九溪老人已經對江一進行了威脅,這還得了?路霓裳若是不為所動,那才真的妄為神女了.

九溪老人的步子紊時間停了下來,偏頭看向路霓裳,只聽路霓裳開口.

"再強調一遍,若是你還有血墨,敢做一些什麼見不得光的勾當,我必帶領青天府或是鬼神塔的精銳,蕩平九溪小徑,讓九溪小徑,千百年內,寸草不生……"

九溪老人抱著血墨的身子突然打了個寒戰,九溪小徑里,可全都是九溪老人的家眷啊,這路霓裳的意思就如同當日所說的那般,誰若不服,抄家滅族……

或許整個鬼神大陸之上,敢說這樣硬氣話的人,真的是寥寥無幾,可路霓裳,卻絕對在這樣的一個行列之中.

九溪老人帶著滿腹思緒離開,他不得不離開,他若不走,真的會被夜浮沉給"請"出去,因為,再也浮沉眼中,幽靈學院之內,決不能弄虛作假,沒被發現也就算了,此刻已經被發現了,讓他們如何在幽靈學院之內自處?且血墨的反應也告訴九溪老人,血墨丟了面子,就算痊愈,在幽靈學院之中,也沒臉呆下去了.

或許,走了也好吧……

最起碼九溪老人是這麼想的,雖然離開了幽靈學院這樣一個高不可攀的"大樹",可最起碼,從此以後血墨也不必再和江一他們"斗智斗勇"了……

最起碼,血墨安全了,因為江一身後還有路霓裳,看上去仿佛江一一直都在路霓裳的幫助之下一樣,看起來江一好像一直都在靠神女的保護,可也不得不說,江一還真的有些真本事的,若不然,也絕對不會出現現在的局面.

見九溪老人離開,夜浮沉一時無奈,他看著擂台之上的江一,根本就不知道該用那種情緒去看待,自從江一來了,仿佛一下子多了好多的事情,仿佛整個幽靈學院都要翻了天一般,各種各樣的麻煩,各種各樣的形式出現.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上江一這小子,就連神女也還不知道他來了,若是看不上的話,那才麻煩大了,這小子再有點兒什麼好歹,神女還不把這里給拆了……"

夜浮沉眉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聽到.

而擂台四周觀眾席位上的人,此刻尚且未曾離去,而靈塵,夜淚等人,此刻已經圍繞在了江一等人的身邊,見江一面色漸漸的出現了紅潤,方才松了口氣.

原本,其實素衣和玲瓏還有一場一二名的比賽,可玲瓏直接選擇了放棄,素衣直接踏上了第一,或者說,他本來就在第一……

(因為這幾天非常忙,碼字都是晚上十一點以後才開始准備第二天的稿子,有時候有些困,難免眼花有些錯別字沒有挑出來,若是那位讀者大大發現了,可以加我qq:767839254聯系我,經證實後,有紅包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