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作弊
g,更新快,無彈窗,!

擂台上,血墨幾乎是下意識一樣的出現了緊張,而下一刻,血墨知道,要麼這些長針自己必須硬抗,要麼,自己就跟有可能被逼下擂台.

血墨刹那間用出了九魂鉤中的魂,四道猙獰的虛影出現,血墨毫不猶豫的爆喝而出,一邊讓那虛影的力量加持自己的周身.

只是,這九魂鉤中的力量似乎第一個一定是攻一樣,直到到了第二個,才出現了禦,根本來不及准備第三個虛影加持己身,江一已經控制著那滿天長針刺向了血墨的周身……

血墨全神貫注的防禦,江一拖著星芒劍抬步上前,一邊念動著法則戰技的口訣,一邊在血墨剛剛反應過來的一刹那,將這法則戰技推出,而滿天長針,卻依舊在江一的控制里,在血墨驚恐的目光中,長針已經包繞周身,只要法則戰技消散,血墨自覺,自己必然就會被這滿天長針刺穿……

江一絲毫都不敢停頓,壓榨著自己每一分的力量,最後將那震鬼劍訣施展而出,在血墨周身法則戰技結束的一刹那,長針刺體,而江一亦是將震鬼劍訣推出.

擂台之上,硝煙彌漫,石粉飛揚,里面的情況看不太清,外面確實清清楚楚的看到,血墨被江一劈出,此刻正不受控制的擺動著自己的身體,看那弧度,似乎掉落的地方,便是擂台之下的地方.

血墨的胸口,被江一劈出了一道長長的傷痕,紊時間,鮮血如注.

可按理來說血墨無論如何也是要掉下擂台了,偏偏的血墨在半空中的時候似乎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了一般,竟是在空中站直,身體前傾,又進到了擂台之中.

而擂台中央的硝煙已經落下,江一依舊還在,可此刻卻已經氣喘籲籲,手中持著星芒長劍,劍尖刺在石板之上,勉強支撐江一的站立.

江一已經看到血墨了,雖在擂台邊緣,卻並未落地,江一有些苦笑,總之,自己已經沒有了戰斗的能力,可高台之上的夜浮沉突然站了起來,面目之上有些生氣,突然伸手一揮,那血墨的身體仿佛受到了什麼重擊,驟然倒飛而出,鮮血自口中噴出,在空中留下一道猩紅色的弧線.

九溪老人坐不住了,突然站了起來,又飛身接住倒飛的血墨,口中怒聲呵斥!

"夜浮沉,你什麼意思!你這偏幫也太明顯了吧!"

"偏幫?"夜浮沉眯著雙眼,雙手負于背後,抬步走到了高台的邊緣."哼!在我幽靈學院之內,任何人的弄虛作假,都藏不過我的眼!九溪,你未免太小瞧于我了,你以為,你暗中推了血墨一把,別人看不出來,我也看不出來?"

"凡事,要有證據!"

而夜浮沉看上去絲毫都沒有和九溪老人講證據的興致,冷冷一喝.

"幽靈學院之中,我就是證據!"

其實,幽靈學院在場所有人,選擇相信的,都是夜浮沉,因為他們知道夜浮沉絕不會弄虛作假,也都看到了,血墨的身體在半空之中確實出現了停頓,而那個停頓,看起來可並非是和血墨平級的修仙者能夠掌控的停頓,僅此一條,再加上夜浮沉的指證,九溪老人無論說什麼,都會讓幽靈學院的人,覺得他是在胡攪蠻纏.

"夜浮沉,這就是你們幽靈學院?弄虛作假,徇私舞弊,為了巴結神女,你們倒真的是不惜一切代價……"

"九溪,不想死,就閉嘴."

夜浮沉又是冷冷的一句話,徹底的鎮住了九溪老人,九溪老人,真的不敢說話了,因為九溪老人知道,再多說幾句,說不得夜浮沉還真的敢動手將他們留下.

江一在擂台上有些不知所措,其實江一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用出了自己最強的力量,至于到底能施展出什麼樣的威力,江一還真的就不大清楚.

不過,事實證明,江一真的已經很強了,因為血墨了不僅僅只是煉氣化神之心動境這麼簡單,若是加上血墨的九魂增幅,血墨的戰斗力完全可以再進一級!

繞是這種情況下,江一都能將血墨打到重傷,打到毫無還手之力,雖然戰斗時間不長,卻也足以自傲.

血墨有些愣愣的聽著夜浮沉和九溪老人的話,他確實感覺到了一股推力,而此番情況之下,血墨認為,自己仿佛受到了比失敗還要大的侮辱一樣,因為,他可以接受失敗,卻不可以接受因為作弊而被發現之後依舊失敗.

血墨手中的九魂鉤都在顫抖,看著人群中站立的九溪老人,突然將手中九魂鉤砸了出去!

"我,恨你!"

誰也不清楚血墨為什麼突然有了這樣的言語,而血墨突然掉下擂台,沖向了幽靈學院的大門,雖然滿身是傷,雖然鮮血不住的流淌,雖然血墨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一塊兒並不大的碎石,將血墨絆倒在地,血墨努力的爬了兩下,卻並沒有爬起來,在擂台之下的九溪老人不再理會擂台之上的江一,也不再與高台之上的夜浮沉對峙,愣愣的握著手中血墨砸過來的九魂鉤,抬步向血墨的方向跑去.

路途之中,夜浮沉突然開口.

"離開幽靈學院吧,既然你認為你教的比幽靈學院的好,只要你認為你的方法能將血墨培養成一方人傑……"

九溪老人的腳步突然頓住,驟然轉頭.

"你……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從今往後,幽靈學院,再無血墨,血墨的嗜殺,已經被你灌輸至周身上下每一寸血脈里,他已經不再適合做幽靈學院的學生,再者,血墨來了幽靈學院那麼久,都不曾晉級,你來不足半個月,卻讓他連進三級,我幽靈學院自愧不如……"

九溪老人突然握緊了拳頭.

"若不是你們廢了墨兒的手臂,我怎麼會不得以將墨兒的實力強行提升,若不是你們,我怎麼會催動墨兒體內的殺氣!"夜浮沉一言不發,那九溪老人仿佛越加不甘了似的,卻又不得不軟弱了下來."將治療墨兒手臂的功法給我,我現在就帶著他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