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震鬼劍訣第二式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沒到最後,還不見得誰輸誰贏!"

"魂法九生……"

血墨突然一字一頓的開口,江一頓時明白,血墨已經不甘于現在的攻擊了,那麼,一旦自己落入下風,想要再反抗過來的時候,恐怕真的就很難了……

一時間,江一後退半步,震鬼劍訣毫不猶豫的向前推出,而兩人戰技碰撞的一瞬間,腳下的石板,已經變得龜裂,漸漸的,那龜裂的紋路,向擂台的四方蔓延.

江一仿佛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又仿佛是抓到了什麼一般,好像有一種玄而又玄的東西不斷的在自己腦海之中出現,讓自己好像不由自主的想要叫出震鬼劍訣的口訣.

"殺亦有道因果報,生死路上有黃泉!"

劍招隨著江一口中聲音的落下,亦是在手中施展而出,而江一,腦海之中此刻變得有些混沌,等他明悟的時候,正見血墨連連後退,面目之上充斥著不可思議和不甘!

震鬼劍訣的第二式,在江一一個不經意之間施展而出,那劍勢之中包含的,似乎是一種收斂後的爆發,又在強勢爆發之後一點一點的收斂……

說是凌厲異常,好像不對,說是向死還生,好像也不對,總之,劍招仿佛格外怪異,讓人根本就看不出這到底是那門子莫名其妙的套路.

擂台之下,幽靈學院的那些學員又是眾說芸芸.

"這是什麼招式,以前沒見過,江一……怎麼隱藏了這麼多!"

"能夠在那麼多學長手下輾轉之後全身而退的人,怎麼可能沒有什麼壓箱底的東西……"

"不過也真是厲害了,以煉精化氣境界硬生生的撼動煉氣化神境界的修仙者,而且還是在學院之內,我……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真是無地自容,原以為自己考入了幽靈學院已經是人傑中的人傑,沒想到,終究還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而這一下,就連素衣等人也是一愣,根本就沒認出江一這一招來自什麼地方,反正以往從來都沒有見過,方宗有些吶吶的開口.

"不會是這家伙臨時自創出了劍招吧,還敢再變態點兒麼……"

"不是."靈塵搖了搖頭,有些苦笑,當初震鬼劍訣是他和江一一同觀看的,可惜,自己始終都沒有領悟到其中的精髓,而江一,卻已經在戰斗之中施展出了第二式."還記得江一的震鬼劍訣麼?這是震鬼劍訣中的第二式……"

眾人了然,心中仿佛有塊兒大石突然落地,好像江一突然有了新的手段,讓他們對江一戰勝血墨有了更大的把握一般.

之前血墨的魂法九生雖然讓江一有了些許震蕩,可畢竟江一一瞬間施展而出的,卻是兩式劍招,血墨還未來得及從江一劍招中回過神來,江一已經又一次到了,這一次,江一不再憐惜自己的靈力,法則戰技脫手而出,讓的血墨手中的戰技嘎然而止.

雖然血墨在戰陣之中依舊可以移動,可他的攻擊,卻已經打不到江一,血墨突然有些慌亂,他已經看到江一為他准備的那些攻擊了,血墨根本就不敢再做什麼攻擊的打算,此刻全盤防禦,准備阻止江一的攻擊!

面對擂台之上突然產生的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瞬間驚呆了所有人,只見江一在血墨從法則戰技之中脫離出來的一瞬間,震鬼劍訣的兩式又一次脫手而出!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殺亦有道因果報,生死路上有黃泉!"

兩招施展而出,血墨雖然全盤接下,卻已經快要後退到了擂台的邊緣,江一不敢停止,他怕自己的攻勢一旦停下,就很難再有什麼能夠壓制血墨的攻擊,劍花翻轉之間,江一的劍,已經指向了血墨的眉間,血墨反手上攔,江一的另一只手已經抓著尖牙短匕,刺向了血墨的小腹之間.

上下兼攻,讓得血墨自顧不暇,小腹被尖牙短匕刺中,疼痛感瞬間遍布周身,血墨一個抽搐之下,已經被江一腳踢向了下盤,血墨倒地,江一順勢又是一腳,將血墨踢下了擂台……

江一虛脫了一般,自己亦是疲倦的坐落在了擂台之上,大口的喘息,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江一聽到那裁判也是有些吶吶的開口.

"三四名爭奪,第一局,江一勝!"

顯然,一開始的時候就連裁判都不看好江一,可江一,贏了!

江一有些郁悶,若是只有一場,那自己已經獲勝,可惜,卻是三局兩勝……

擂台之下,依舊是久久的呆滯,不少人對江一的定位又一次抬高了一個檔次,他們的認知之中,江一……已經不在屬于新生中拔尖存在的那類人了,已經可以將他歸入到神靈榜爭奪者的候選人之中……

血墨呆滯的躺在地面之上,他不相信這個結局,可事實證明,第一局,他輸了……

九溪老人上前,安撫血墨.

"沒事,還有兩局,第一局試試水而已,第二局開始,就不要再遮遮掩掩了,直接動用九魂,強勢將其擊敗……"

九溪老人的話根本就不曾顧及江一是不是能夠聽到,因為九魂的增幅,真的能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心顫.

江一知道,下面的兩場,只會更加難打,能不能贏,很難說.

中場休息的時間,江一被夜淚等人帶著歡呼聲抬下了擂台,並非是江一沒有行走的能力了,只是眾人都知道,江一需要節省每一分氣力,雖然走路也費不了什麼勁,可說不定只是這一點點的力量,便能判定一場比賽的輸贏.

"下一局,恐怕要輸了……"江一苦笑搖頭,"恐怕下一局一開始,血墨就會全力增幅,到時候,很麻煩."

原莉莉突然伸手遞上了自己的弓箭.

"就算他增幅再厲害,如果他追不到你,而你能夠攻擊到他,也是你贏,這比賽,可沒有規定不允許更換兵器,拿著我的弓箭,必要時,也可以放出弓箭中的勢,與他九魂鉤中的勢梁衡!我的弓箭的勢為玄武,可禦世間萬法攻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