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醋壇子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江一的聲音,凌兒的曲調一亂,因為下一個瞬間,就是他曲調出現斷層的那一瞬間.

而江一一個彈躍,壓低了身子,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凌兒的面前,手中星芒長劍毫不猶豫的向下劈砍,凌兒不敢再吹奏曲調,將這百鳥朝鳳簫反手抬起,擋在江一星芒劍的面前.

江一的另一手,已經摸向了腰間,尖牙短匕,在江一的手心旋轉,尖銳的匕鋒,讓凌兒一時間有些蒼白的面色出現.

只見江一就要將尖牙短匕刺向凌兒了,凌兒卻是驟然松開了手中的百鳥朝鳳簫,一手拉住了江一握著尖牙短匕的手腕.

江一的兩只手中,可都是有兵器的,雖然尖牙短匕被擋住了,可星芒劍卻又有了活動的空間,百鳥朝鳳簫眼看就要掉落擂台,下方所有人都看見凌兒腳尖一點,百鳥朝鳳簫轉向,已經將那兩側尖端踢向了江一的腳踝.

江一只覺腳踝猛的疼痛,手中星芒劍一個停頓,那凌兒已經後退出了江一的攻擊范圍,而百鳥朝鳳簫,也終于掉落到了擂台.

江一順手將那百鳥朝鳳簫攝入手中,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攻擊凌兒,反倒嬉笑.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魂修,也並非不可戰勝,就比如現在,你的武器,在我的手中,你已經輸了……"

"你耍賴!"

"耍賴?"

江一郁悶了,倒是想好好的聽聽面前這個小丫頭對耍賴的概念到底是個什麼概括,而凌兒幾乎是脫口而出一般.

"你若不耍賴,你根本就近不了我身."

江一也笑了.

"你若沒有聲波戰技,根本就不是我的一合之眾,哪怕你近身作戰還可以,可真的論起爆發力的話,我只用一劍,或許便可以將你劈下擂台……"

這句話倒是真的了,雖然一開始凌兒也和靈塵有過一場近身戰斗,打了個旗鼓相當,而江一和靈塵在西北雪域卻是齊名,可畢竟隨著兩人實力的提升,兩人也走了劍修不同的途徑,越走越深之後,也就出現了不一樣的戰斗體系.

靈塵或許比江一更適合消耗戰和纏斗,江一或許比靈塵更適合爆發和絕對攻擊……

更何況,江一雖然沒有表現出全力,可他畢竟已經晉級了,靈力上沒有表露,卻不代表事實實力不會多多少少的提升.

"還打不打?"江一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看著面前這個氣呼呼的小丫頭似乎頗為好笑,而在江一抹著嘴角鮮血的這一瞬間,凌兒突然動了!

"當然打!"

江一一個猝不及防,被凌兒一個掃腿摔倒在擂台,而自己的劍,已然出現在了凌兒的手中,凌兒將那劍尖已經指向了江一的面門.

"現在,你的武器在我手中,你已經輸了!"

一模一樣的話語,出現在了凌兒的口中,而江一看上去仿佛絲毫不以為意,身體傾斜了一下,似乎欲要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一般,而只要江一跳了,這星芒劍的劍尖,必然會刺在江一的臉面.

可江一還是跳了……

凌兒都嚇了一大跳,看上去似乎欲要將星芒劍後移一樣,卻是突然感覺手中一輕,星芒劍已經消失不見,江一站起來了,星芒劍重新回到了江一的手中,江一反手將這長劍搭在了凌兒的脖頸之間.

"忘了告訴你,我的劍,只聽我的……"

台下竊竊私語,靈塵等人紛紛鼓掌大笑,聲波戰技修仙者,原本以為無論如何也是一場惡戰,可在江一的手中,似乎很是輕松一般.

當然,也只是看上去輕松,江一在這場戰局之中多麼欲.仙.欲.死,或許也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

已經出現了擂台之上將劍搭在對手脖頸之間這樣的局面了,江一無論如何都已經算作勝利了,而四強的第二個人選,也是出現.

凌兒氣呼呼的跳下了擂台,江一轉頭邀功一般的看向路霓裳的時候,卻是見路霓裳有些板著臉,江一滿頭霧水不知所措,可裁判已然開始清場了,江一也只得從擂台之上的地方跳了下去.

"第四輪第三場,玲瓏對陣云鯇!"

一場毫無懸念的戰斗,江一他們根本就不認為玲瓏會輸,此刻,除了玲瓏上台了,其余幾人皆是在慶祝江一的勝利.

緊接著,路霓裳從高台之上跳了下來,徑直到了江一等人的面前,見路霓裳到來,南宮無常頗有顏色的讓開了位置,讓路霓裳坐落在了江一的身旁.

路霓裳狠狠的瞪了一眼欲要看戲似的南宮無常等人,頓時讓南宮無常等人打著哈哈.

"咳咳,那什麼,你們聊,你們聊,我們看比賽!"

"唉唉唉,夜淚,你干嘛那,別影響神女和江一,過來,還有你們幾個,離遠一點,看什麼看,是不是想打架!嗯?你還看,哥幾個,抄家伙,揍他!"

"……"

江一滿頭黑線,不過路霓裳看上去仿佛卻並沒有面色之上的改變,路霓裳湊在江一的耳邊,聲音很輕.

"你剛剛明明已經贏了,為什麼還要多說一會兒話?"

"額?"

江一一下子愣住了,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麼一個問題,路霓裳又道.

"反正我不管,你不許和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任何女的多說話!"

江一頓時明白了,路霓裳這丫頭原來是掉到醋壇子里了,可就說了幾句話,似乎也沒啥吧,咋就不能和其他任何女的多說話了?

江一腦抽了一般的開口.

"那我娘那?"

江一這話音剛落下,迎來的便是路霓裳凶巴巴的目光,不過,路霓裳頓了頓還是開口.

"也除外!"

"那我妹妹那?"

"親妹妹?"

"嗯……"江一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應著路霓裳的言語.

"那也除外……"

"那玲瓏和素衣姐那……"

路霓裳看上去似乎快要打人了,一副惡狠狠的模樣.

"一個是風靈獸,一個是幽冥骨龍,也除外……"

"那還有原莉莉……額,哎呦,疼啊,輕點,哎呀,別打臉!別打臉啊……"

一下子,江一和路霓裳這里,鬧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