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八進四
g,更新快,無彈窗,!

八進四最後的一個夜晚了,江一他們在宿舍之中不斷的研究有可能出現的情況,而這幾天,路霓裳也真的就定居了,夜浮沉每天都來趴牆角,讓江一頗為無奈.

"反正一定會碰撞,具體的還是要等到比賽的時候再來看,不過,江一……"素衣輕敲著桌面,朱唇輕啟,話語繼而傳出."現在學院中,幾乎還沒有人知道你的真是實力,隱瞞下來,作為我們碾壓血墨的資本."

"放心,這個我清楚,不過萬一碰不到那就沒辦法了……"

眾人有的沒的的說著,只要想到了什麼,就說出來與大家一同商討一下,看看有什麼能夠臨時應對的辦法,只是讓江一隱藏實力這件事情,被提的格外重要罷了.

天亮了,眾人吃飽喝足,方才向擂台那邊走去,這一場,只剩下了八個人,受到的關注度,卻到了最高,原本一直未曾有神靈榜之人到來,了這一輪,單是神靈榜的高手,都來了七個.

七人皆是坐在觀眾席位的第一排閉目養神,等待著江一的到來,而凌天也到了,靠在不遠處的樹上,目光卻正好能夠看到擂台之上的任何動靜.

江一和他們是和路霓裳一同到的,那神靈榜之人見路霓裳到來,皆是略有躬身,神靈榜之人,基本上已經供職鬼神塔,相對來講,見到路霓裳,也算是見到了自己的上司.

路霓裳只是淺淺一笑,有了之前學院之中的傳聞,路霓裳倒也不再避諱和江一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了,就這般將手搭在江一的臂彎,和江一有說有笑的走到江一他們的席位上,方才翻身一躍上了擂台旁邊的高台,落坐到了自己的地方.

雖然依舊有不甘的目光不斷的掃向江一和路霓裳,不過兩人仿佛已經見怪不怪了似的,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目光,而這些目光的主人,亦是心中期盼著路霓裳父親的到來,將兩人拆散……

至于什麼有情人終成眷屬?狗屁!明明應該是,我得不到的,別人就也不能得到.

夜浮沉姍姍來遲,看上去精神狀態有些萎靡,恨恨的看了一眼江一,自從江一拿杯子砸了夜浮沉之後,夜浮沉便和江一卯上了,要不是這幾天要比賽,夜浮沉恐怕真的會給江一打出來點外面看不出來的內傷……

夜浮沉走上高台,宣布八進四比賽規則.

"可以使用全戰技,可以使用任何武器,可以服用任何種類丹藥,無論增幅,療傷,恢複靈力,只要有,皆可以用!"

一聽到這消息,參賽席位上的八人慌了手腳,開始想方設法看能不能從什麼地方搞來點增幅的丹藥,見參賽席位上的舉動,夜浮沉又道.

"從現在開始,交換丹藥,或是隨意離開座位的,按棄權處理……"

所有人,又不敢動了……

江一等人相視一眼,也只能相互打了打氣,便准備上台去抽取這一場比賽的號碼……

這一場,沒有那個幸運的人了,沒有人會抽到白球而直接晉級,拼的,都是硬碰硬的真本事!

在夜浮沉的呼喊聲中素衣上台,抽到了一個寫有"壹"的紅球,又跳了下來.

第二個上台的是玲瓏,抽了個"肆",第三個,是江一……

等所有人抽簽結束,夜浮沉又是最後宣布了一下比賽排序,便回身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第四輪第一局,素衣對陣夜淚,第二局,江一對陣凌兒,第三局,玲瓏對陣云鯇,第四局血墨對陣南宮無常……"

這樣的戰局,說起來對江一等人有些不利,畢竟最強的素衣抽到了和自己人對陣,而說好的保存實力的江一,卻抽到了一個勁敵,最弱的南宮無常,卻是對陣上了江一等人最為擔心的血墨.

不過,比賽,終究是開始了.

"我棄權!"

久違的聲音響起,夜淚直接放棄了比賽,讓素衣進入了四強之中,而直接轉到了第四輪的第二局,江一對陣凌兒……

江一和凌兒皆是起身,雖未開始,可兩人的氣場已經開始在這擂台之下對碰,無形的起浪,吹得周圍之人長發飄起,江一眯了眯雙眼.

"請!"

兩人躍上擂台,江一反手甩出了星芒長劍,斜指擂台石板,而凌兒亦是取出了百鳥朝鳳蕭,輕輕擦拭.

"自入學以來,常聞江一,本想早些挑戰,可院長卻說有個人賽這樣的事情,于是,我就等了等,最近學院之中,傳出的屬于你的戰斗可以看出你確實很厲害,只是,器修再強,終究強不過魂修……"

江一搖了搖頭.

"平級之中,確實魂修最強,因為魂修可以連接天道,但在絕對實力之下,魂修,也並非不可破之……"

"你我平級,如何破?"

"試試,不就知道了?"

凌兒輕抿櫻唇,又向高台之上路霓裳開口.

"若是傷到了江一,還望神女勿要見怪."

路霓裳的回應,但是給江一格外長臉,只是卻逼得江一只能贏而無論如何也輸不起了,路霓裳說.

"絕對實力之下,你……傷不了他……"

江一回身一笑,手中星芒劍已經挽出了劍花.

"來吧."

江一此刻當真是全神貫注了起來,周身上下每一寸皮膚都緊張的有些汗毛豎立,並不是江一懦弱,只是魂修為主的修仙者,真的很麻煩,而江一又沒有這樣的對陣經驗,甚至只是知道如何破之,根本就不知道那個方法能不能一試.

江一的神魂,已經散發在了整個擂台之上,全神貫注的監視著凌兒,可下一瞬間,江一便感覺到了有另外一股力量對自己力量的抵觸.

江一知道,凌兒也同樣出手了,自己欲要監視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而凌兒卻是要將自己的神魂屏蔽.

兩人在擂台上神魂碰撞的一瞬間,周圍的氛圍便開始變得有些緊張,兩人的頭發與衣衫無風自動,這場戰斗根本就不用裁判開口,便已然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