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摸狗那?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得了,不得了……"南宮無常搖著頭."真是太可怕了,這倆人,嘖嘖嘖……"

"行了,別在這里瞎猜了,學院里都瘋了,咱們要是還在這里胡說八道的話,那神女才真的沒臉見人了……"

終究還是玲瓏護著路霓裳,最後還是出言制止了眾人的言語,眾人皆是淡笑,也就不再多言,卻也沒有去打擾江一和路霓裳,雖然他們都很好奇這倆人究竟在干什麼,可若是中間去打擾的話,好像無論如何,都有點兒不太好……

而房間之內,江一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睜開了雙眸,傷勢雖然未曾全愈,可修為卻已經穩固在了煉精化氣之融合境當中.

江一剛一睜眼,便看到路霓裳一張小巧的臉蛋兒湊在了自己的面前,嚇了江一一大跳,江一慌忙向後仰了身子,後腦勺卻碰到了牆角,路霓裳噘了噘嘴.

"好像我真的很可怕一樣……"江一賠笑搖頭,站起身子,路霓裳卻又是不願意了,一邊看著自己身體的上上下下,一邊說道."你沒對我做什麼吧……"

江一無奈,反問道.

"你既然怕我做什麼,你還敢大半夜的來找我?"

"哼!"

路霓裳有些不岔,可發出來的聲音,無論怎麼聽,卻又似乎都是在撒嬌.

江一伸手摸了摸路霓裳柔順的長發,發絲在手指間流轉,很滑,路霓裳有些不大情願的搖了搖頭,卻是讓得江一的手蹭到了自己的發飾,頭發頓時散落下來,有些凌亂,路霓裳又甩了甩頭.

"你摸狗那?"

這樣一句話,江一下意識的嗯了一聲,方才反應過來不對勁兒,可是……來得及麼?來不及了……

路霓裳頓時變了面色,江一一把拉開房門,奪門而出,卻是在到了樓梯處的地方被路霓裳追到,路霓裳一腳踢在江一的小腿之上,口中一邊嬌喝!

"滾!"

可偏偏的看起來並沒有多大力氣的一腳,硬是讓江一沒站穩身子,就這樣咕咕嚕嚕的硬是從樓梯之上滾落一樓,原本在一層大廳閑聊的夜淚等人有些發愣.

"干啥那?咋回事兒啊……"

他們都是聽到了路霓裳的聲音,緊接著就看到江一似乎是被踹了下來,一時間心中都是有同樣的一個想法,就是……

江一對路霓裳,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而路霓裳一路小跑的下來了,見其余幾人長大了嘴巴正看著江一,而江一則是委屈兮兮的趴在地上,一時間亦是有些心疼,趕忙去拉.

可眾人看到路霓裳的形象的時候,更加確定了江一的禽獸不如……

只見路霓裳此刻發絲凌亂,衣服尚有皺褶未曾捋平,這啥情況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能有啥情況?

畜牲啊……這才剛剛確定了關系,江一就做出了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不過唯有一人,簡直崇拜江一崇拜到沒邊兒了……

這人正是方宗,此刻心中大吼,偶像啊,這就是自己的偶像,自己的楷模,自己的人生標榜!

追女孩子那麼快,連行動起來也是毫不含糊啊,方宗心中甚至在琢磨,哪怕只是追到原莉莉,哪怕只是追到,那自己每天被原莉莉打一頓,那自己也心甘情願吶……

江一揉著自己被磕的有些發青的地方站起身,看著路霓裳,眸子之中,竟然滿是哀怨,仿佛就像是深閨怨婦一般……

見其余幾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兩人,江一有些尷尬的笑笑.

"呀,都在啊,哈哈哈……"

"是啊,確實都在."夜淚站起身,抬步向江一和路霓裳這邊走過來,一邊伸手捏著自己的下巴,一副考究兩人的模樣."嘖嘖嘖,神女昨夜進入江一的房間,到現在才出來,這剛一出來,就暴打江一,神女,你說,是不是這家伙欺負你,我們幫你收拾他!"

路霓裳頓時變了臉色,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雙目微垂,仿佛欲要淚下.

"對……他,他趁我睡著……"

一說到這,路霓裳突然停了下來,原本其余幾人還有點兒玩味兒的笑,此刻也是嘎然而止.

方宗咽了口唾沫.

"江一……你,虧我一直把你當做正人君子,沒想到你竟然還做出這樣小人的勾當!"

方宗可謂是真真正正的心口不一,嘴上怒罵江一,心中簡直快要給江一跪下拜師了.

靈塵滿臉呆滯.

"江,江一……這個,咱們是來求學的,你們,別到時候直接弄個孩子回去了,那你也厲害了……以後你們江家抱上青天府和鬼神塔的大腿了,記得提攜提攜我們靈家啊……"

江一死的心都沒有了,蒼白的解釋著.

"我什麼都沒做啊……"

而一旁的路霓裳,偏偏垂著頭,拉著自己的裙角,江一離得近,也唯有江一看到路霓裳實際上是在笑,而外人看來,路霓裳卻是因為江一的緣故,此刻不知所措的委屈.

"什麼都沒做?"玲瓏上前拉住了路霓裳的胳膊."江一,你要是敢負了神女的話,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

江一真的是無力反駁了,所有人都在聲討自己,而自己又能怎麼辦那……

而眾人眼看就要把江一說的喪盡天良了,卻是聽到江一身邊的路霓裳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

眾人又愣,這干嘛那?怎麼越來越看不懂了那……

路霓裳突然接續上了之前的話語.

"唉,他趁我睡覺,竟然什麼都沒干,也不知道是他有問題,還是我太不吸引人了……"

"……"

眾人皆是無語,繼而大笑,路霓裳的話,倒也真的挺毒了,反正江一是一瞬間就黑了臉,說路霓裳不吸引人?開什麼玩笑?

而路霓裳一共就舉例出了兩條,那另一條就是江一自己有問題嘍?

不過鬧了半天,弄出這麼一個大烏龍,翻來覆去的,受到坑害的,卻全都是江一,江一都有點兒生無可戀了,她知道夜浮沉絕對還會來找自己,而路霓裳,也一樣的在這里坑自己,自己的以後會變成什麼模樣,真的是,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