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夜都沒出來……
g,更新快,無彈窗,!

而夜浮沉險些炸毛了,他又怎麼可能不清楚路霓裳的性子?再說了,路霓裳的父親交代自己照看好路霓裳,自己自然也是要照看好路霓裳的各個方面的,而剛剛還在說路霓裳有可能會來,路霓裳,就真的來了……

外面又是開口道.

"江一?"這聲音有些疑惑."你沒睡的話,我就進去了啊……"

夜浮沉頓時和江一面面向覦,不愧是神女啊,辦啥事都不按套路出牌,普通人不都應該說,若是睡了就不打攪了麼?這算是啥意思啊,沒睡的話就直接進來?要是睡了那?

夜浮沉警告似的與江一低吟.

"小子,你注意點!老子今晚就趴在窗戶下面,你要是敢圖謀不軌,老子扒了你的皮!"

說罷,夜浮沉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徑直從這窗戶的地方跳了下去.

江一無語,這都說的明明白白了,都知道他要趴窗戶下面了,自己還圖謀不軌?傻子麼?怎麼這平時看起來還算睿智的院長,今天看來跟智障一樣……

江一亦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邊開口.

"霓裳,這麼晚了,你不睡覺麼?"

外面的路霓裳聽到這聲音,勾起唇角,原本還欲要將這房門悄無聲息的弄壞然後再進去的,不曾想江一還真的沒睡著.

聽到里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路霓裳一時間也是有些拘謹,房門開了,路霓裳一副淑女的模樣,隆了隆裙邊,沖著江一展顏一笑.

"嘻嘻,沒醒想到你休息吧."

江一搖頭,便見路霓裳已經毫不客氣的步入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江一有些郁悶,不過也沒說什麼,只是見路霓裳已經坐在了原本夜浮沉坐的地方.

"咦?你在喝茶?那為什麼我之前叫你,你不理我?"

江一臉不紅心不跳的信口開河.

"有點困,喝著喝著就睡著了……"

"悟道茶哦."

路霓裳眼看就要拿起杯子輕抿,江一又怎麼能願意?江一的心中已經開始怒罵夜浮沉那個老東西,你好歹喝玩茶把茶杯帶走吧,這算是咋回事兒?讓路霓裳以為是自己的,張口就喝?雖然好像也沒啥,可感覺上總是有點別扭……

江一趕忙上前奪過路霓裳手中的茶杯,路霓裳有些詫異,江一淡淡一笑.

"茶都涼了,我重新給你煮一遍吧."

路霓裳未查有他,點了點頭,淡淡一笑.

江一徑直走到了窗戶旁,悄無聲息的將眼睛向下一撇,正見夜浮沉趴在那下面,身體牢牢的貼著牆,江一心中一陣陰惻惻的笑.

丫的竟然敢威脅小爺?小爺讓你看看啥叫有苦說不出!

江一毫不猶豫的將那茶水傾灑而下,頓時,夜浮沉被淋了個透心涼,那茶杯說起來,也並不小,一茶杯的水,已經足以讓夜浮沉上身濕透……

夜浮沉欲要怒吼,卻又不敢吼出來,生怕讓路霓裳知道自己在這里聽牆角.

江一裝模作樣的"手一滑",茶杯掉了……

原本正在向上怒瞪江一的夜浮沉,被江一冷不丁的松掉手中的茶杯,嚇了一大跳,根本就來不及躲閃,便已經被那棱角砸到了額頭之上……

夜浮沉只覺頭頂似乎有一種燒灼的疼痛,他不敢運起靈力,因為他怕路霓裳知道自己在這里,可也正是如此,倒是讓江一在夜浮沉的頭頂砸了一個大大的包……

其上帶著些許淤青,而夜浮沉卻是啞巴吃黃連,一句話也不敢說出口……

"哎呀,茶杯掉了……"

江一裝的像模像樣,仿佛真的似乎不小心一樣,路霓裳起身,似乎是想要到窗戶這邊向下面看一看一般,卻是被江一返身看下.

"算了,霓裳,我在重新給你拿一個,這麼高,掉下去估計也碎了,用不了了……"

路霓裳在江一面前,顯得總是格外乖巧,特別是兩人確定了關系之後,路霓裳似乎變得已經完全聽江一的話可一樣.

江一蹲下身子,在桌椅旁邊的一個小櫃子里又取出兩只琉璃杯,一個推在路霓裳的面前,另一個隨意的放在了桌面之上.

江一又是將那茶壺中的悟道茶重新煮了一遍,與路霓裳倒滿,方才側靠在一旁的牆面之上,與路霓裳開口.

"怎麼了霓裳,大半夜的,有什麼事情?"

路霓裳搖了搖頭,又鼓了鼓自己的嘴巴,可愛之中,不乏嬌俏.

"事情倒是沒有,就是有點兒睡不著,玲瓏去睡覺了,素衣和原莉莉也去睡覺了,沒人說話,然後我就上來嘍……"

江一苦笑,若只是因為無聊的話,那這個理由,額……真好.

果真只是閑聊,路霓裳似乎很是開心,雖然擔心江一的傷勢,時不時的問一下,確定江一身體狀況並沒有問題,方才放放心心的和江一談笑.

直到天快亮了,夜浮沉也聽了一晚上沒有任何營養的話題,平添郁悶,幽靈學院之中,已經有人開始走動,夜浮沉也不敢再在這里帶下去,抽身離開,離開的時候,江一自己都不知道.

反正江一始終都認為夜浮沉依舊在那里……

路霓裳似乎有些困了,趴在桌子上雙眼有些倦意出現,江一未曾打擾,只是笑笑,見路霓裳終于睡著了,小心翼翼的將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床上,長長的舒了口氣,方才坐在屋子之中的蒲團上靜修,一來穩固自己的修為,再者療養自己的傷勢.

不到正午,幽靈學院,便亂了,神女住進了江一他們的宿舍,而江一他們宿舍所有人以及神女,到正午為止,都沒有一人站出來解釋過,這事情,證明也就坐實了……

而江一他們宿舍的一層,素衣等人皆是看著樓梯的轉角,面色之上各有異樣c??

????"額,神女……似乎昨天晚上就上去了,睡著之前,我聽到了上樓的聲音……"

"確實是昨晚就上去了."夜淚雙手拖著自己的下巴."我昨天晚上聽得可清楚了,神女敲門,然後進江一的房間了,額……倆人到現在都沒出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