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再生個大胖小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爹那個怪脾氣,我……"夜浮沉滿目悲戚,"我一把老骨頭了……神女呦,你跟我回去吧,這真不是你住的地方啊……"

夜浮沉苦口婆心,路霓裳不為所動,坐在桌子前一邊剝著靈果的皮,一邊輕咬其果肉,說話之時亦是有些含糊不清.

"不走,你要再逼我的話,我回頭就告訴我爹,就說你沒有照顧好我,差點讓別人殺了我."

面對路霓裳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夜浮沉懵了.

"不是,神女……你……"

"快走快走,別影響我休息."

路霓裳起身攆人了,夜浮沉幾乎是被又踢又打的給推了出去,夜淚在一旁唯唯諾諾不敢相幫.

終于,夜浮沉被推了出去,而夜色夜漸漸的深了,江一有傷在身,也就沒和其余人再做閑聊,回到自己房中療傷.

可剛剛進入房間,一道人影已經順著江一的窗戶爬了進來,江一嚇了一大跳,差點動手,卻是看到這進來的人影,竟是夜浮沉.

夜浮沉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江一房中唯一的凳子上,江一亦是關好了房門,滿臉堆笑.

"哈哈哈,院長啊,你這……大半夜的爬我窗戶不太好吧,一次就算了,這……這不能上癮啊……"

確實,這已經是夜浮沉第二次翻窗戶進入江一的房間中了,上一次,猝不及防,這一次,江一可是非常清楚夜浮沉來到這里的用意的.

"就一個事兒,神女要住在這里,是因為你吧."

夜浮沉倒是毫不猶豫的步入正題了,讓江一一時間有些尷尬,亦是打著哈哈.

"那個……這種事兒,神女自己願意才行啊,我又左右不了神女的意志,再說了,就算院長你逼死我,我也沒辦法讓神女走啊……"

"那我不管!"夜浮沉大腿翹在二腿上,顯然一副耍無賴的模樣,一邊還毫不猶豫的捏起江一放在桌上,自己都不舍得喝的悟道茶,丟進了江一的茶壺之中,靈力化液,江一還來不及阻止,茶香便已經撲入了江一的鼻息之中……

江一的心都在滴血啊,雖然這是幽靈學院發的,可那也算是自己的東西了啊,再者說了,這也就剩下這最後一片了啊……

夜浮沉絲毫不以為意,又自顧自的拿過江一的茶杯.

"反正神女不能住在這里,太危險了!"

"危險?"江一皺了皺鼻頭."這里是幽靈學院唉,不是號稱鬼神大陸最安全的地方之一麼?危險算是怎麼說?哦,對了,藍電都發現不了,確實很危險……"

夜浮沉頓時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可想要反駁,卻又真的無力反駁,夜浮沉恨恨的哼了一下,沒臉沒皮的撇過了這個話題,自顧自的說道.

"外在的危險,倒還真的沒什麼,以神女的修為,阿貓阿狗一時半會兒也討不著好處,實力強的人也不會不知死活的動手,不過,家賊難防啊……"

江一頓時明白了.

"院長是怕我?"

"當然!"夜浮沉一拍桌面,又做出了一個誇張的姿態,似是受驚了一般慌忙朝江一門口的方向看了看,似乎生怕有人聽到這里面的動靜一般,片刻之後,見外面並沒有什麼動靜,夜浮沉方才又囂張了起來!"現在誰不知道幽靈學院內你和神女的事情啊,小年輕的,有個沖動啥的也正常,我也不是那種不開明的人,也不至于什麼事兒都去找青天府彙報一下,畢竟這是神女的事情,可是你……你在外面親親抱抱,拉拉扯扯就算了,還直接領回來住!咋滴,近水樓台先得月?還琢磨著畢業之前再生個大胖小子?"

"……"江一完全被鎮住了,看傻子一樣看著夜浮沉,也不知道夜浮沉這腦子里究竟裝的是什麼東西."院長,你這個思想……額,有點危險吶……再說了,我們也沒那個打算啊,你這算是怎麼回事?逼良從娼?"

"噗……"

夜浮沉剛剛喝入口中的茶水又一點不少的吐了出來,悟道茶泡出來的茶水,在從夜浮沉口中噴出之後,化作點點靈力上湧,可現在,江一和夜浮沉可都沒有那種心疼茶水浪費的心情.

"逼良從娼?!虧你用的出來,反正我不管,你想辦法把神女弄出去,住神女閣."

見夜浮沉又是雙手抱懷,一副大爺的模樣,江一就氣不打一處來.

"那我也不管,反正我管不了,你想說你自己說去,我不說,再說了,我住二樓,神女住一樓,還有原莉莉和玲瓏,素衣姐在,我還能咋滴不成?"

"你……"夜浮沉連連點頭."好好好,小兔崽子,你記住,這里是幽靈學院!"

"幽靈學院又咋滴,總帶講人.權吧."

"幽靈學院,老子說了算!"語罷,夜浮沉又是添了一句."在幽靈學院里,老子就是人.權!"

"……"江一郁悶,"意思還要給我穿點小鞋什麼的?"

夜浮沉沒說話,不過那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你不同意?不同意我就收拾你,反正這是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做主!

江一見夜浮沉一聲不吭,又是有些賠笑說道.

"介個,院長啊,你想想看,神女就算住在神女閣,他想來找我你也攔不住是不是?現在住的近了點,最起碼神女也少跑不少的路吧,大家都開心嘛,是不是."

"放屁!"夜浮沉又是想拍桌子,卻又忍下."神女在神女閣的話,最起碼她不會三更半夜的來找你!"

"嗯?"江一滿臉懵逼."那神女住在這里,也不至于三更半夜的到我房間里來找我吧……"

江一的話音剛剛落下,外面竟是傳來了敲門聲,夜浮沉剛想說些什麼,聽到這聲音,又慌忙停了下來,江一未曾吭聲,外面卻是說話了……

"江一,你睡了沒?"

這聲音,正是路霓裳……

"額……"江一看著夜浮沉,有些怕怕的意味."院長,這事兒……不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