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路霓裳入住
g,更新快,無彈窗,!

"哼!"路霓裳冷冷一哼,一拍桌面,已經決定破罐子破摔了."我不管,我就在住在這里!一層不是素衣,玲瓏還有原莉莉住的麼?方宗,收拾東西,上樓住去!"

"嗯?"方宗算是躺槍了."我?我住那啊……神女,這不行啊,這里都住滿了的,你……不對,是您,您地位尊崇,沒必要跟我們這些小魚小蝦米厮混在一起吧,再說了,您都和江一成雙入對了,最起碼也要成全一下我吧,就算沒和原莉莉在一起,最起碼我也住在她隔壁的吧……"

"我同意讓方宗搬走,讓他去住別的宿舍我都不介意!"

原莉莉適時的開口,頓時讓方宗生無可戀,而江一為了逃避自己的"罪責",已經一路小跑的到了方宗的面前,拍了拍方宗的肩膀.

"哥們,對不住了啊,神女點名要住,那沒辦法了,只能委屈你了……"

說著,江一一腳踹開方宗的房門,蠻橫的便將方宗屋子中的東西給扔了出來,方宗頓時怒吼.

"江一!!"

夜空之中,這聲音不斷回響,似是杜鵑泣血,格外悲戚.

"重色輕友,丫的,我要跟你絕交!"

方宗嘟嘟囔囔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原本宿舍中配制的床榻也被江一給扔了出來,因為江一知道,路霓裳的東西之中,也包括他的那張可以提升修為的玉床.

江一絲毫都沒有理會發飆的方宗,而其余幾人也是看熱鬧似的,生怕牽連到自己,自顧自的說著話,喝著茶,一邊與路霓裳熟絡著關系.

江一可以說是將這房間中所有的東西都給扔了出來,隨即弄來了清水,將這房間潑了個遍,洗刷乾淨之後,又強逼方宗運起火勢,將房間中的水漬蒸干……

方宗原本不肯,江一只說了一句話,方宗便不得不從了,江一只是悄悄的說.

"如果你不聽我的,我讓神女挑撥原莉莉……"

至于怎麼挑撥,挑撥什麼,江一都沒說,可偏偏的這樣一句輕飄飄的話,就這麼威脅到了方宗,方宗屁顛屁顛的將這房間又收拾了一遍,做出請的姿態,請路霓裳檢驗……

總之路霓裳,很滿意.

不多時,學院護衛隊的人收拾好了路霓裳的東西,到了江一他們的宿舍之中,面目之上顯得有些怪異,不過路霓裳下了命令,他們又不得不從,在路霓裳的命令下路霓裳的東西被一一放在了原本方宗居住的房間之中.

江一又進去幫路霓裳收拾了半天,方才重新出來,路霓裳就這樣入住了……

而方宗,看著一大廳的東西,差點坐在地上哭起來.

"那我住哪兒啊……"

江一指了指當初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居住的那個牆角.

"住哪兒吧,順便還能給大家看門……"

"滾!"

方宗一聲怒吼,卻是引來眾人的哈哈大笑.

路霓裳雙手抱懷,靠在門框之上.

"這麼大的房間那,兩個人住一起不就行了麼?你們不是好兄弟嘛,好兄弟,共患難得嘛,更何況只是住在一起而已."

方宗深覺路霓裳說得對,一副不要臉的模樣湊到了原莉莉的身前,一邊搓著手,一邊滿是嬉笑.

"這個……原……"

"滾!"

"唉,好嘞……"

方宗甚至還沒叫出原莉莉的名字,原莉莉便欲要打人了,然後方宗就真的很聽話的滾了……

方宗又沒皮沒臉的到了江一的面前,不過表現出來的姿態,卻是和在原莉莉面前截然不同,仿佛就是江一欠他的一般.

方宗道.

"江一,都是你戳出來禍,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

"……"

江一滿頭黑線,原本似乎不是個什麼事兒吧,硬是讓方宗說的自己好像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江一還沒出聲,路霓裳就先開口了.

"不行,你不能跟江一住在一起!"

"為什麼?"

方宗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夜淚一巴掌就打在了方宗的腦袋上.

"你是豬麼!你住進去了,萬一神女什麼時候找江一想要卿卿我我一下,你在那當看客麼!"

"哦哦哦,對對……"

路霓裳面色微紅,看著夜淚.

"別胡說八道,只是方宗住進去了,影響江一休息而已!"

"行行行,就當是這樣……"

夜淚嘿嘿笑笑,見方宗已經眼巴眼望的看向了自己.

夜淚連連後退.

"不行,我拒絕你住在我那里!"

方宗頓時沉下了臉.

"平日里都說是兄弟,到了危難關頭,不對,這算個狗屁危難關頭,你們都不幫我!還算是兄弟麼?"

"哈哈哈哈……"

眾人哄堂大笑,南宮無常無奈.

"行了,把你的東西搬我房間里吧,夜淚那里亂七八糟的,你們倆要住在一起的話,那他那里才真的成豬窩了……"

"呸!"

夜淚和方宗異口同聲,不過方宗也是趕忙帶著東西就上樓,生怕方宗再反悔自己的這個決定似的.

房間就這麼定了下來,方宗和南宮無常住在了一起,而路霓裳亦是如願的住進了江一他們的宿舍之中.

只不過,眾人正要休息,門外又有敲門聲傳來,眾人皺眉,不過還是開了門,夜浮沉幾乎是奪門而入,一見路霓裳正吃著水果,滿臉無奈的跑了過來.

夜浮沉未曾追上藍電,回來的時候,卻是聽到路霓裳已經住到了江一他們這里,頓時,夜浮沉都有些淡定不下來了,慌忙沖了過來,卻見路霓裳似乎已經把這里當自己家了似的,住在這里,仿佛沒有絲毫生澀和阻礙.

"小姑奶奶,你……你怎麼還住這里了,你讓你爹來了跟我拼命麼你,神女閣住著不舒服?要不你隨便再換一個別的學院內的庭院住也好啊……"

"不去,我就要住在這里!"

"可這里是新生宿舍啊,你平常出入也就算了,你住在這里,你這……你讓別人怎麼看你啊,再怎麼說你也是神女啊……"

"我不管,反正我就要住在這里,想和我爹說就說去吧,回頭我自己解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