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神女,你不能住在這里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在門外?!"靈塵眨了眨眼."別鬧了,這大半夜的……"

而江一則是不以為意的起身,向那房門的方向走去,伸手拉開了房門,外面空空如也,除了繁星的光芒映下,外面看不到丁點的光芒.

江一直接踏步走了出去.

"真的假的?"南宮無常一邊端著自己的茶杯喝著茶水,一邊看著江一的背影."就算是假的,江一裝的也挺像了……"

"大半夜的,神女怎麼可能過來,就算來,最起碼也要等天明吧……"

江一沒有在意這些人的言語,徑直到了之前路霓裳落座的地方,路霓裳見江一來了,抬頭看著江一,一雙大大的眼睛之中,充斥著些許明亮.

"說好了?"

江一點了點頭.

"說好了."

路霓裳抿了抿雙唇,站起身子,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與江一道.

"那,走吧……"

……

宿舍之內,夜淚等人依舊是沒有移動他們的位置,各自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全神貫注的看著大門之外,方宗有些困意出現,一邊打著哈欠,一邊開口.

"不會是他耍咱們的吧,咱們幾個,就屬他壞心眼兒最多!"

顯然,方宗還是記得當初他們同到修煉室的時候,在修煉室門外的那些事情,依舊有不岔的情緒在心中彌漫,原莉莉絲毫都不打算浪費這樣的打擊方宗的機會.

"你敢當著江一的面再說一遍不?"

"我……我當然敢!"

"那好,等會等江一回來了,我幫你轉告……"

頓時,方宗慫了.

"別……別,大家都是兄弟,這樣傷和氣啊,哈哈哈,對對,傷和氣!"

"真是慫包."玲瓏也是搖頭."不過也不知道神女到底有沒有過來."

"依你之見那?"南宮無常敲擊著桌面,面向玲瓏."畢竟咱們幾個之中,就你和神女應該算是相處時間最長得了."

玲瓏沉默片刻,搖了搖頭.

"應該不會來吧,就算神女和江一確定了關系,以神女自幼的家教來說的話,應該也不會隨意的隨江一來這里."

可玲瓏的話剛剛說完,便已經轉變了面色,因為他看到路霓裳,真的已經到來.

路霓裳就在江一的身後拉著江一的衣角,似乎是沒見過夜淚,素衣這些人似的,到了門前,伸手與內部眾人打了個招呼.

"大家好……打擾了……"

江一郁悶,明明夜淚等人給我路霓裳之間已經很熟絡了,偏偏路霓裳竟然是露出了羞澀的情緒.

"額……神女?!"

這倒當真是打臉了,玲瓏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無地自容,仿佛剛才高談闊論明白神女性格的人並非是她玲瓏一樣.

"嗯,江一都很你們說了吧……"

江一頓時心中一個咯噔,誰又能想到路霓裳剛來就尋問這個問題啊,可靈塵,夜淚他們這些人又怎麼可能知道路霓裳到底是說的什麼有沒有說那?他們只是認為,路霓裳問得是江一有沒有和他們說江一遇難的問題,夜淚當先點頭了……

"說了,說了……"

見夜淚點頭了,其余幾人亦是同樣出聲.

"對對,說了,都說了,神女里邊坐……"

見南宮無常的狀態有些懵,又見南宮無常這麼親熱,路霓裳笑了笑,但是當真認為江一已經告訴了這些人自己要住在這里這些事情.

懵,是因為他們不敢相信而自己真的來了吧……

至少路霓裳是這麼想的.

路霓裳直接就踏步到了江一原來坐的位子上坐下,而江一則是轉身關上了房門,轉過來的時候,有些怕怕的模樣似的,咽了口唾沫……

看上去,現在兩邊都不知道真相,江一不敢想象若是兩邊的人知道真相了,自己會變成什麼模樣……

而路霓裳開口了.

"那你們打算怎麼安排我?"

江一頓時定住了腳步,甚至有了些許欲要後退的模樣,而夜淚依舊沒有反應過來,一拍胸脯.

"神女放心,待會兒我一定讓江一那家伙親自再給你送回去!"

路霓裳頓時轉頭看向江一,而江一尷尬的笑笑,便已經看到了路霓裳已經沉下了面色,一抹不高興的情緒,已經開始流露而出,江一慌忙開口.

"這麼晚了,神女來都來了,若是再送回去,不大好吧……"

路霓裳的神色略有緩和,而夜淚,靈塵等人卻是變了臉色,靈塵有些吞吞吐吐.

"不……不是……那什麼,江一,你……你……"

方宗見靈塵結結巴巴的,頓時接過話音.

"江一,你丫的不會要做什麼禽獸的事情吧!神女你們倆才……"

"就是啊……"玲瓏一樣接過話音."神女,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如果和江一那什麼的話,恐怕府主真的會殺到幽靈學院的……"

路霓裳眉頭輕皺,他又怎麼可能聽不出這幾人話語中的意思?無非是路霓裳還未曾聽出江一並沒有將他要來住在這里的事情說給這些人而已……

"你們想什麼那,我不過是決定住在這里而已,又不和江一住在一起,等會我的東西就搬過來了,你們要讓我住那個房間啊?"

"住在這里?!"

一刹那間,除去江一,其余幾人皆是發出了這同樣的言語,路霓裳頓時聽出不尋常了,笑意收斂,又是轉過頭,已經崛起了櫻唇,卻讓江一感覺仿佛鋒芒在背似的.

"你,根本就沒有和他們說!"

路霓裳一字一頓,讓江一一陣燦笑.

"哈哈哈,霓裳,哎呀,這種事情不要計較嘛,又不是什麼大事兒,你說是不是,再說了,他們現在不也知道了麼?"

路霓裳又氣又惱,卻又有些無奈,路霓裳雖然決定住在這里,可畢竟是女孩子,又有神女的身份放在那里,在路上的時候,路霓裳始終在想怎麼說出口,卻始終沒想出來,最後只能讓江一去說,而她若好意思說的話,又怎麼可能讓江一先進來?誰知道江一進來了半天,把自己叫進來了,卻是又讓自己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