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只記仇,不記恩!
g,更新快,無彈窗,!

"嗯?你就是江一!"這神靈榜之人仿佛頗為驚訝,"傳聞你和神女,呵呵……"

這神靈榜之人只說了一半便不在多言,言語之中,不乏有威脅之意,可話音剛落下,卻已經聽到不遠的地方有腳步聲響起.

這人,正是路霓裳,路霓裳感受到這暴戾的氣息之後,沒來由的心中一慌,慌忙趕來,卻正看見江一的青衣染血,身前背後,傷痕累累.

路霓裳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又見凌天的時候,皺起了眉頭,路霓裳三步並兩步的沖到了江一的面前,伸手一拉將江一護在身後,根本不分青紅皂白的怒視凌天.

"凌天,你什麼意思,要治江一于死地?"

凌天頓時瞪大了雙眼,這鍋給扔的,可真是太隨意了點,好歹也問問到底是咋回事好吧,凌天正要解釋,路霓裳竟然已經直接拉出搖光鞭甩向了凌天,凌天嚇了一大跳,慌忙多少,口中大喊!

"臥槽!江一,你丫的快救救我啊!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說過的!"

凌天差點都哭出來了,這倒是讓那神靈榜之人眯起了雙眼,之前新生個人賽比賽的時候,路霓裳,誰若再動江一,哪怕調動鬼神塔勢力,也要將其抄家滅族,現在看來,看路霓裳的情形,好像並非說笑,哪怕只是因為凌天和江一以前有仇,都能帶動路霓裳不分青紅皂白的敵視!

江一也是慌忙拉住了搖光鞭的鞭柄,一邊出聲.

"唉唉唉……霓裳,搞錯了……"

路霓裳一愣,在江一的示意下停了下來,冷冷一哼,有些不岔,卻還是收了搖光鞭,開始檢查江一的傷勢,在場幾人都是聽到了江一對路霓裳的稱呼,又見到了路霓裳對江一的親昵,明了今晚江一牽手路霓裳這件事情同樣不虛.

江一接著解釋道.

"說起來,若不是凌天學長,今天晚上,恐怕我就真的要死在這里了."

當江一將之前的事情說清的時候,路霓裳突然有些臉紅,悄無聲息的吐了吐舌頭,卻又不去理會一副等待誇獎笑意的凌天,瞥了一眼之後,路霓裳開口.

"看在今天這件事兒的份兒上,以前的事情,就暫時不跟你計較了,不過卻不代表等于就過去了,我這人,很記仇,如果以後你再做什麼對江一不利的事情,我只記仇,不記恩!"

凌天郁悶了,原以為路霓裳怎麼的也會說幾句感謝的話吧,也好讓自己高興一下,可不但沒有這意思就算了,還再威脅自己一番?這倒真是有點意思了……

不過路霓裳放了狠話,那神靈榜的人也聽得真切,神靈榜上,那個不是人精?就算有人欲要追求路霓裳,卻也同樣回做出取舍,值,才會去做,不值,便當機立斷的放棄,絕不猶豫.

神靈榜上的人,無論是誰,都絕對是未來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棟梁之才,除非逼到迫不得已,否則,他們都不會輕易的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

就像現在在這里的這個神靈榜之人,他已經放棄了對路霓裳的追求,他想要追求路霓裳,不過是因為路霓裳高高在上而已,追求的主要動力,便是那種征服欲,可現在,威脅到了自己的利益,征服,已經被這神靈榜之人放棄.

越來越多的人到了,路霓裳根本就沒放在眼中,依舊撅著嘴巴,拉著江一在一旁的石頭之上坐下,為江一配制著丹藥.

來的人很快都知道了這里的一切,夜浮沉眉頭緊鎖,沒多久之前才提醒過江一,卻沒想到藍電真的來了,來的猝不及防,若不是正好凌天欲要尋找路霓裳,江一還真的死無葬身之地.

原本這些人正在各自交流些什麼,可空氣之中,突有一言傳出,帶著桀桀的笑.

"爆!"

江一等人的周圍,仿佛被雷電完全包圍了一樣,江一見到面前的景象,驟然想起那之前藍電向自己和凌天扔出的兩個藍色圓珠,一直都忽略了它們的存在,沒想到在他們到了這里十多人之後,突然發生了爆炸!

雷電一瞬間擊打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身上,修為弱點兒的,比如江一,口中鮮血噴湧,修為強點兒的,比如夜浮沉,周身也是一陣酥.麻!

而聲音的來源突然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棵樹上,藍電雖然渾身是血,卻依舊不減桀驁的笑.

"哈哈哈哈,雖然威力差了點,不過看起來還不錯,等小爺我改良改良,日後天天往你們幽靈學院里扔,哈哈哈哈……"

說罷,藍電的身影驟然消失,夜浮沉踏步向藍電之前存在的地方沖去.

"小輩休走!"

夜浮沉細細的感知了一下,轉頭與江一等人開口.

"通知學院護衛隊,全面戒防,但凡不是我幽靈學院的人,全部扣押,反抗者,不用彙報,殺!"

那幾個神靈榜的人頓時點頭四散而去,他們知道學院護衛隊的駐兵所在,此刻皆是要去通知那些人,而原本就到了這里的幾個學院護衛隊之人卻是並未離開,就這般守在了路霓裳的身邊.

路霓裳見江一傷上加傷,一時間頗為心疼,取出絲絹與江一擦了擦嘴角,便要帶著江一回神女閣.

江一見到路霓裳的動作,搖了搖頭.

"我沒事兒,受點傷而已,又死不了,把我送回宿舍就好,有夜淚他們在,我也一樣很安全."

若不是江一此刻靈力不濟,腿腳有些虛浮,江一根本就不會說出讓路霓裳想送這種事情,路霓裳有些不高興的模樣.

"我那神女閣,就這般可怕?"

江一一見路霓裳生氣,趕忙賠笑.

"不不,只是神女閣中,諸多不便,再者人多嘴雜,我還好,沒皮沒臉的也不怕別人怎麼說,關鍵是也影響你的名聲啊……"

"我怕那些東西麼?"

路霓裳這話一出,江一愣是無言以對,見江一良久不言,路霓裳轉頭與身後學院護衛隊的人說道.

"你們不用跟著我了,我把江一送回去,你們去我神女閣,把我的東西都搬過來,以後,我也要住在江一他們的宿舍里……"